→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评论

50%的中考升学率真的低吗?

文/丁忆坤 这几天教育股暴跌,起因是中央发布了一份重磅文件《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随便抽几段话出来看: 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 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

自由职业并不自由

文/雨令 上月末跟一个朋友吃饭,聊了很多,特别是她说到自己非常想要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 说起来,她已经在实践自己的自由职业之路,她去画画,去帮助别人,然后最近还辞职了,成为了一名线上教育的老师,工作的时间相对自由了一些。 但是从她目前的状态来看,她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多自由……

谈谈偏爱和不公平

文/金鱼的水 几乎每个人都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人出生锦衣玉食,而有人出生就家徒四壁。最近,楼下面来了三只流浪猫,又勾起了我对这种问题的思考。一只黄斑白底的猫,一只全身浅黄的猫,还有一只黑白相间的猫。去掉毛色,其他几乎一样。 但是,我偏爱黄白色的猫。第一次看到,就觉得喜欢。……

林冲,一个被体制化的人,在这无序世间

最近,在和朋友共读这本闫红读名著:《我认出许多熟悉的脸》,开了眼界,看作者点评一些名著中的人物,找到许久以来萦绕在我大脑中一些疑问的答案。比如:林冲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林冲,一个被体制化的人,在这无序世间》 作者:闫红 摘自:《我认出许多熟悉的脸》 (一) 某友写……

“真金不怕火炼”这句话有毒

文/阿正 “真金不怕火炼”这句话人类讲了很多年了,从物理学上来讲”真金不怕火炼“并不是说金子不怕火,因为金子的熔点并不高,在高温下也是会融化的,但是金子的化学性质是极其稳定的,就算是融化后冷却下来其性质依然稳定,依然闪闪发光。 当然俗语中的这句话常用来形容真正的东西是一定经得住……

梅毒的历史

文/丁忆坤 围绕新冠病毒的起源问题,各国打了很久的口水仗,现在澳大利亚跳出来要向中国追责,当然它只是台面上的小丑,光凭它制造不了太大的风浪。 站在一个中国人的立场,我觉得病毒爆发在哪里是一个科学问题,在研究结果没出来之前,政客应该少拿这件事情炒作,毕竟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未知的……

谢谢孙杨和肖战

文/丁忆坤 01 孙杨和肖战这段时间吸引了很多的眼球,前者因为暴力抗检被禁赛八年,后者因为粉丝举报导致一个小众网站被封,两起事件都引起了吃瓜群众的极大热情。 对孙杨案件的探讨,有分析案件事实的,有分析仲裁程序的,也有人分析孙杨本人,最后连他背后的女人,他的母亲也被大众审视了……

在不爱你的人眼里,连你的呼吸都是一种错

文/丁忆坤 01 新型肺炎疫情发展到今天,昨晚是一个舆情高潮。 李文亮医生去世了。 这真是一个坏消息。 12月底他根据掌控的信息在微信群里提醒大家,SARS病毒来袭要注意防护,没想到被扣上了扰乱治安的帽子。后来他继续上班并在工作中感染了病毒,昨天病情加重,不幸离世。 一开始……

长夜孤哨

他们消失于长夜,只留下哨音。 一 2001年2月,摩洛哥裔法国人穆萨维前往美国,计划抢一架波音747,然后撞毁白宫。 他先报了一个小型飞机训练班,但始终学不会。6个月后,他又前往明尼苏达州学习驾驶大型客机。 初级驾驶证都没有,就想开巨型客机,驾校老师生疑,当年8月13日报告FBI。 ……

由“蒙面”自由想到的

文/德叔 我喜欢香港,我很多的东西是从香港买的,也很喜欢这个城市,维多利亚港的夜晚,自信而野心勃勃,开放而坚忍攫取。 我也不喜欢香港,那是一个既飞快,感受得到每个人的压力,却又在很多地方悠闲和富足。摸天的住宅,笼子般,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梦想与梦想的破碎。 香港是定义为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