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生死

幸而有人,与你结伴同行

文/邹近夫 人的一生很短暂吧!一眨眼便不见了童年,尔后断断续续的惦记,惦记那些过而不往的岁月。接踵而至的又是弥足珍贵的青春,可惜尚未完全从念想中分出神来,最后,青春也消失了,来不及追忆往昔,生活却当头一棒。 我见过许多未到中年就开始谈论生死的年轻人,甚至个别人还大胆宣称,最……

如果你有幸参加我的葬礼

文/郭敏敏 接近一个月未更新公众号,这次的不自律也确实有些原因:过去的一个月里,经历了春节以来的第二场发烧,虽无大碍但也深刻感受到什么叫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适当的时候来一场适当的病其实也不见得是坏事,至少给自己亚健康的身体状态敲了敲警钟:是的,年轻人,你要加强身体锻炼了。……

生和死的限度,不在时间,而在把握之中

文/风巽 如果以生和死的间隔来衡量人生的长度,未免是有误的。 出生入死,老子说这是两种定格的瞬间。出,就是婴儿从胎中出来,是生;入,就是进入坟墓,是死。自然,出和入也包含了两种仪式在内,正印证了古人的死生亦大的生死观。我是认为,出生入死是一个过程:人,出了生,便是在进入死。川端康……

对死亡的思考

文/廖超国 这是一个太大的话题,像生一样,死也只有一次。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像温疫一样,很少有人主动提及。但这又是一个每个人都会遇到的话题,人的一生,如何出生是不需要自己考虑的,但怎么死去却必须自己思考。而且这也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非常有意义的话题。 普通人都不想甚至忌讳谈论这个问题……

有一种活法叫向死而生

袁君的人生,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葬礼劈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那场葬礼之前,袁君是大连一名电视台记者,过着有选题忙死,没有选题死忙的高压锅生活。70后的人大都活得像一棵树,袁君机械地忙碌着,周而复始地为前途和钱途烦恼。 2004年,特别报道组的一个战友因过劳猝死,台里委托袁君为其做一个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