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智慧

成熟其实不过是学会了“装”和“忍”

文/廖超国 关于人生的成熟,有很多种论述,比如文化学者余秋雨曾有一段很美的描述,他说“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声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了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喧闹的微笑,一种洗涮了偏激的淡漠,一种无需声说的厚实,一……

关于生活的几个关于

作者:德鲁伊 *关于美* 傍晚,小区内遛弯,一个丫丫和妈妈也在转悠,孩子歪歪扭扭的走,妈妈后面跟着。 “妈妈,这有花花。” 一户人家种的月季,孤零零开了一朵,硕大无比,粉艳艳的。 “妈妈,花花,好美呀。”孩子的胖胖手指着,歪着头看妈妈。 “是啊,真漂亮的花。”妈妈是见多的……

天门启阖,能为雌乎?

文/金鱼的水 【戴营魄抱一,能毋离乎?抟气致柔,能婴儿乎?脩除玄蓝,能毋疵乎?爱民栝国,能毋以知乎?天门启阖,能为雌乎?明白四达,能毋以知乎?生长、畜之;生而弗有,长而弗宰也,是谓玄德。】 第一句:戴营魄抱一,能毋离乎? 戴:头顶,拥护。 营:围而居之。 毋:禁止,不……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文/金鱼的水 百度查资料的时候,看到一个问题,想了想就回答了。如下。 问: 中国民间流传过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位老和尚,老和尚苦心修行30年,即将修成正果。山下有个镇,镇里有名大员外,这大员外很是阴险毒辣,总想破坏老和尚的名节。某日,大员外对自家一个……

所谓“行止”和“ON&NO”

文/德鲁伊 春天来的时候,属于自己的时间多起来,见了很多很久没见的朋友,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可能这几年呆的是传统行业,而且还是很边缘的项目,闭塞的很。于是新旧老友总是给我很大的冲击,让人挺有挫败感。这让我明白,这个世界从来不会淘汰某个人,只会告诉人们现在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老师才是一流的老师?

文/ 铂程 (一) 我相信很多人在阅读的时候都有过类似的体验:一本书无论有多好,你也不可能记住所有的细节。但是,那些闪光的部分足以令人难忘。 我读德鲁克的《旁观者》的时候,就是这种感受。 我最喜欢其中的一篇:《怀恩师》。 众所周知,德鲁克创立了管理学,但我更愿意称他为……

你的境界,决定了你的生活状态

文 | 宗白华 世界是无穷尽的,生命是无穷尽的,艺术的境界也是无穷尽的。 龚定庵在北京,对戴醇士说:西山有时渺然隔云汉外,有时苍然堕几榻前,不关风雨晴晦也! 西山的忽远忽近,不是物理上的远近,乃是心中意境的远近。 什么是意境? 人与世界接触,因关系的层次不同,可有五种境……

谈谈《心经》,心无挂碍

文/金鱼的水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这是出自《心经》里面的一句话,对我而言,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几句话之一。 如果你去学佛理,你就会发现“心无挂碍”是最终的目的。我这里说的是“学”,而不是“信”,所以你大可不必有被束缚之感。大多数人,对于佛教不甚了解,只是……

聪明与精明

文/廖超国 世界上有些事就是这么吊诡,人人都希望自己聪明,谁若被人视为愚蠢,一千个不乐意。但一个人若被人称之为精明,却并不是什么好事,除了别人在与其交往过程中格外扫兴外,他自己也不会觉得荣耀,甚至反感。聪明与精明,仅一字之差,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同反差呢?细想开来,这里头还真藏有……

聪明往往是方法论层面的机巧,智慧则往往是世界观的高超

我们常能看到聪明的人,却很少遇到智慧的人。因为聪明可以习得,而智慧则需要开悟。 ▼ 就如日本画家东山魁夷,在经历那一场硝烟前,他从未觉得远处的山林,是如此的平静和美丽,在那之后,他像是突然开悟了般,从此看世界的方式变得不一样。可见智慧开悟可能就是一瞬间之事。 智慧的人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