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故事

爱江山,但更爱美人,风流少帅一生有无数个好妹妹

 ——读唐德刚的口述历史《张学良》 文/谢慧敏 看唐德刚先生的口述历史《张学良》的过程,是不断后悔的过程。翻开第一页,心就像裂开了一道口子,越往下看,裂缝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密,最后“哗然”一声,一地碎片。一尊偶像轰然倒塌。 不能把教科书上的人物跟历史的真实人物划上等号,这是……

在一起那么久,却一张合照都没有

文/世本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需要一些空白期,来总结之前的路,也规划着未来的方向。 写作从来都是一件孤独的事情,写着写着,不知道是在写别人还是写自己。那些文字埋藏在记忆深处,像是一块路标,标识着一条条不归路...... 12月的某天晚上,我和他一起吃着学校对面那家不怎么干净的大排档。那老板有个……

山村里,一古稀老人的诗意人生

文&图/唐唐 很久以前,村里有这样一对夫妇,太太说着浓浓口音的四川话,丈夫和村里其他人说着一样的话。那时候,不太能见到外地人,加之还是小孩的我,没见过什么世面,觉得这是很特别的存在。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才意识到最特别的是其它。 【一】 这对夫妇其实都是老师,丈夫被大家尊称为唐老……

民国时期的霍乱爱情

文/冉竹 民国时期,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多半出于鸳鸯蝴蝶派刊物中。爱情本是美好与神圣的,其中唯一不可否认的是它的确很讽刺很滑稽很可笑亦如婚姻一样。但是,它的力量,尤其是给女性带来的力量,从来不可小觑!而张爱玲、张幼仪(在这里我把她们称为二张)就具备这种力量。 张幼仪出生于历史的拐角……

万物皆有时——小城流年

文/小涛 九十年代的巨鹿,到处是摆摊的,卖磁带,光盘VCD的,卖衣服的,修自行车,打烧饼,修鞋的,开饭店的…… 序 在很小的时候,城里有个长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古时候的巨鹿城是被一个龟神仙保护着,巨鹿有一圈古老的城墙,城墙有六道门,北门为龟首,南门为龟尾,东西各两门为龟足。城内由四条街……

破框和跨界:一个外国大牛离职后的活法

文/漏报君 前几天收到一个很特别的电邮,标题只有一个单词:Departure(重新启程)。 邮件是对全公司同仁群发的,我以为是什么通知邮件。点进去一看,才知道这是我们公司一个叫Gary的员工的离职信。 一般会向全公司群发的离职信来头都不小,尤其值得一提是这封离职信的标题没有用传统的farewell(告……

“葱花炒蛋”的觉悟

文/稻田 人的世界是由眼睛决定的。夜幕笼罩的两排宿舍,以及黑色的山影,就是知青们的世界,而更明晰的世界其实只有煤油灯光摊开的那一小块。 山坡下两条灯柱摇晃着扫来,伴着发动机的嘶叫,这是运板材的汽车来了。于是,照例已经睡着的厨房便又有了灯光和锅勺相碰的响动。不久,带队干部的房间便传……

你好,之华!你好,旧时光!

文/奶茶不太甜 在这个寒冷冬日的午后,我坐在暖烘烘的房间里,看完了这部温暖影片。这是一个短小简单的故事,线条明朗清晰,偶尔有些小误会也美丽的让人掉泪。不过是年少时代的记忆,却因为感情纯粹而显得珍贵可爱。由信件串联,传情达意,纵是缓慢悠远,却不免让人心生期盼,见字如面的亲切感,如今……

猫小姐的情事

文/魏文慧 一 猫小姐,三十岁,单身。不是白领,不是骨干,更不是什么精英。她在二十五岁之前充满幻想旳年纪是想过要做职场杜拉拉的,但是情商太低,智商也不高,又吃不得苦中苦,于是在三十岁的时候,还在和宿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一起逛地摊买廉价,不同的是,小姑娘们穷得心安理得,乐在其中,猫小……

你的心呢?

文/小于 冬日炉火旁,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 男孩对女孩说:“给你讲个故事吧。” 女孩问:“什么故事呢?” 男孩说:“稻草人的故事。” 女孩说:“你讲吧,我在听。” 男孩开始讲他的故事:“在稻穗成熟的季节里,有个农人用麻绳捆了木棍和稻草做了一个稻草人。农人给稻草人戴上了他的草帽,穿上了他的旧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