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感悟

我们从相遇时就开始告别

文/曾鑫林 一阵微风吹过,传来淡淡花香,飘落几片树叶,于是我知道清风你曾来过,我想追寻你的脚步,花香和落叶告诉我你已走过…… 风起云涌,日升月落,我走过春夏秋冬。花开叶落,这天地不曾变过,为何千万年的时光却已灰飞烟灭? 忘川之上我想与那流水告别,流水淙淙,甘甜清冽。水向东流……

听景,看景,边听边看,又听又看

文/读博在四方 老家有俗语:看景不如听景。那意思是言语描述的景致总要比实际看到的要好、要美、要入人心。 其实细看这句话,这里面体现了语言的叙事魅力,也透露了信息取舍的关键。毕竟别人在给你转述他眼中之景致的时候,已经过滤掉很多他认为无关紧要、无伤大雅,甚至无关主题的旁枝末节内……

你以为的结束,其实刚刚开始

文/德鲁伊 本来今年挺遗憾的,毕竟春色未观春已逝。但这两天侍弄花园,月季开了。花就这样一茬茬的续着,总让人有欣喜。 又在读《论语》,应和着这心情季节情境,觉得“悦”“乐”之分挺有意思。“悦”是内心的,外面是否看得出来不一定;“乐”是外在可以感知的。想来,这个遇见月季的事情,多半属于……

人生就是一场意外

文/德叔 我相信这次以后,人们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应激障碍。同样,我也相信,只要再能拥有享受美食的机会和在外闲逛的自由,要不了多久,你注定遗忘。 且不说这病毒的厉害,这是生物要活下去必须的进化。真与上次不同的,就是信息更多了,人更恐惧了。对信息的态度和对时间的态度,其实就是一……

按下暂停键的生活

文/德鲁伊 这是被封锁在家里,约摸有两周了吧。 人总是这样的,当你哭诉没有自己的时间时,就给了你大把的时间。但结果最大可能是出乎意料,你开始焦虑和濒于狂躁。 这两天阳光不错,每天晒太阳,昨天和一只虎猫一起晒的。我们小区经过这几日的闲逛,晓得大约有七八只猫。一只白猫,见人就……

活得明白才是人生的第一要义

文/廖超国 我们终其一生,究竟为什么而活?怎样活才算真正活出了人生的意义和价值。这是生活的原题,也是人生的大题。不弄清这个问题,苦累一生,不知何为。人终究难脱俗。世俗有许多标准。很多人终生忙碌,都难逃“名、利、权、情”四个字,我们总会为名所累,为利所苦,为权所困,为情所惑。但大……

初看春花红,转眼已成冬

我们总觉得一年不长,但当我们把一年的“头”和“尾”摆在一起时,我们就会产生一种“时间感”,会突然觉得原来一年的自己经历着这样的事,也会突然感慨原来新的一年里,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当岁月撕下最后一张日历的时候,2019年就结束了,过去的2019年,是刹那,也是永恒。那花开花落的过程,深浅不……

2019,生活比你想的艰难,人生比你想的容易

文/德鲁伊 前几天,爱人给孩子挑衣服,要买件羽绒。我说,冬天都过去了,还买什么羽绒服啊。“雪都没下一场呢,怎么就算冬天过去了?!”。 也对,看样子是我着急了,太教条的算日子。是啊,没下雪的冬天,应该还有雪要下吧。我是有多不待见过去的一年,急匆匆的想了结了,奔着春天去。 ***……

中庸,人如器

文/弱水三千 中 庸 中庸:中者,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之名;庸者,平常也。——朱熹。 古人的中庸哲学,是智慧的哲学,是使人游刃有余的处事法则。 清代胡澹庵有《半半歌》“看破浮生过半,半之受用无边。半郭半乡村舍,半山半水田园。半俗半雅器具,半华半实庭轩。衾裳半素半轻鲜,肴馔半……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文.图/弱水三千 已经立冬了,南方的叶子还未落尽,北方的初雪还未降临,那一树树的果实,分明在诉说着不舍,可再多情的秋,都抵不过温柔的冬。 我以为,人生55岁才开始,在这之前,是被各种不情愿所绑架的无数日子。 佛说“一切皆流,无物永驻”。世间的一切都不会永恒,人的一生亦是转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