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感悟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文.图/弱水三千 已经立冬了,南方的叶子还未落尽,北方的初雪还未降临,那一树树的果实,分明在诉说着不舍,可再多情的秋,都抵不过温柔的冬。 我以为,人生55岁才开始,在这之前,是被各种不情愿所绑架的无数日子。 佛说“一切皆流,无物永驻”。世间的一切都不会永恒,人的一生亦是转瞬。……

人生如画,不必从头再来

文/邹近夫 人生很多事情,我们总是希望它再来一次,如果再来一次,也许事情就有了转机,往理想的方向发展了,可是谁都知道,世间根本没有后悔药,所以我们只能期待往事再现,为此可能花了一生的时间,做足了充分的准备,还是见不到相同的境况。 一次竞选,奈何世事需要投票,同事安雯因为发挥……

“本来”就是个借口

文/德叔 1. 经常说现代人活得不易,朋友们讨论,用什么词形容最合适,“崩溃”“苦逼”“抑郁”“佛系”“惨不忍睹”“身不由己”“无力感”“不想睡,怕醒来”…… 我倒是喜欢语出惊人,“最能体现现代人不易的,是每一个人的生活,总是看起来云淡风轻、若无其事,哪怕内心翻江倒海、孤苦无依。” 但是,但……

如何于娑婆世界,觅得心安之处?

文/文昌 1. 晨起,书:“既不能振作精神,稍尽当为之职分,又不能溘先朝露,同归于尽,苟活人间,渐悚何极”——同治十一年二月初四日。 那天下午,曾国藩溘然长逝,这篇日记是他的绝笔,临死前还在自责自己不够好。 翻开他的日记,每天记录自己的生活,阅读,写字,与人交谈记事,然后再是……

这些年过去了,我还信什么?

文/沈万九 不知不觉,已经活过一些年头了。按世俗的说法,青春已经跑至尾声,正不可救药地奔向身材变形和庸俗功利的中年。 如今这江湖,别说是90后,00后都已经长袖善舞了。我们这批80后的老战士(或者说是老司机吧),摸打滚爬了好一阵子了,刀光剑影下来,有些人已经冒了尖,成了面子;枪林……

还来得及做梦,是幸福的事情

文/德叔 我讨厌意识流,我讨厌玩弄文字,我讨厌魔幻,但宝儿喜欢。 “德哥,我做了一个梦……” “哦。” “很奇妙的梦!” “哦。” “我讲给你听吧!” “不忙,给我文字。” “好嘞……”  *** 任何的显现一定有存在的必然性,除非你不信。 我回到一个住宅,应该是在常……

请借我与深渊对望的勇气

文/一小点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这句尼采的名言我第一次听到是从别人口中,却丝毫不感陌生,可能是因为听到的时间节点比较特殊,在得知自己需要手术来消除病根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要面临的结果是好是坏,从我身上摘除的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东西,内心被难以描述的忐忑……

我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

文/节舍夫 脑子里住着一对男女,我出生后不久,他们结婚了。老公姓理,性子慢。老婆姓感,性子急。 感性姐见多识广,依靠直觉,迅速对眼前的情况作出反应。但感性姐容易上当,她相信“眼见即为事实”,凭喜好厌恶引导我作出选择。 理性哥有意识通过分析来解决问题和作出决定,他比较谨慎,不……

从错位的常态中找寻更好的自己

文/郭敏敏 你是否也曾感觉自己的人生有些错位?就像搭错了车一样,好像你并不该属于这份工作、这个人,或者这个城市。 昨晚看了一部印度电影——《午餐盒》:没有印度电影的大鸣大放,没有一言不合就尬舞的桥段,相反,色调灰暗,隐忍又克制。在导演的镜头下,人满为患杂乱不堪的孟买也变得灵动……

生命是一场偿还

文/勿忘心安 前天放学后,儿子又忘带作业本,我爸陪他去拿了半天,我打电话过去催问。电话那头是害怕听到我责骂的老父亲,手机里的嘶吼声还未落幕,电话却突而转手交到了旁人手中。就这样,一个平日关系还不错的同学妈妈,听到了我卑劣的吼叫声。我转而用恭敬的态度与她礼貌地交谈,弱弱地掩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