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思考

“平等”是最大的错觉

文/风墟 世界并不是平等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大到你难以想象。 关于出身和阶级这种先定的差距我们无需多言,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清醒了过来,发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人人都能成功”这些在我们小的时候被教育所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真理,现在变得无比的可笑。 一个人能不能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的父……

为什么有的人,一生的运气都不好?

作为一个在学佛的人,对于这个问题的解释往往是:你前生造了太多的孽,因果不虚,报应不爽,“欲知前世因,今世受者是”。 但是我个人认为这样的解释是不够究竟的,而且这个解释只是为了把“人类认为是残酷”的现实合理化,因而我并不完全认同。 我觉得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人对于“公平”存在着幻想,只有当……

如果那些年,你也洞悉了人生秘密

文/邹近夫 最初喜欢听歌,是十二岁那年,把学习所需的复读机放入磁带,一边听一边看折叠词,从中琢磨些伤心的念头,尤其是后来的光盘,一首歌总有一部相应的微电影,直截了当地表达人生故事的来龙去脉,不由得让人对主角进行替换,惊讶地发现岁月当真如歌如影。 人生那么短暂,有时来不及预料便被一……

不知道也没关系

文/lymon 昨天和朋友闲聊,说到写作的事情。当时我正在写《碟中谍6:全面瓦解》的观后感,从一开始的立意到最后的成文,想法多变,主题一换再换。如此的结果便是,短短一篇文章,花了不少时间,阅读起来却差强人意。 我为此感到难过,一种强烈的受挫感迎面袭来。我和她说,我感觉自己不会写东西了。……

那些与我们人生无关的艺术和学问

文/邹近夫 三个月前,那是“艾云尼”号即将登陆广东沿海的前夕,天色晦暗,但竖立在岭南印象正中间的牌坊清晰明朗。从雁城回到韶州参加区域公司召开的年中总结会议,我才意识到今年过了一半。忽然想起从前许多次蓦然回首的情景,无一例外地停在了那个没有晚风的春夜,那个唯一的、转瞬即逝的时刻,生活……

中年危机谁有药

文/黄老邪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关注中年危机这个话题。 也许是从如厕小便,发现尿的不够高不够远,再也不像20多岁时能够手握大象兴风作浪。 也许是从陪客户去KTV,坐下就化身佛系老干部,苦口婆心教育身边的女施主找份正经工作,再也不像20多岁时恨不得花三百元旁边坐的是会唱《爱情买卖》的高圆圆……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文/邹近夫 小时候立在青石门柱前,看夜空高得很。听姐姐说,那闪闪发光的星星,是妈妈的眼睛。心里一时有了安慰,便觉得天各一方至多也不过是触摸不到罢了。但并非从真正意义上去理解心头那奇怪的滋味,只是当天夜晚的那个电话,无论多晚我都会等下去,因为从听筒传来的声音,分外温暖而安详。后来的……

你的“喜欢”有多少价值?

文/lymon 和朋友聊面试的细节。 她说,假设HR问你,你平时有什么爱好,你会怎么回答? 脑袋里闪过的是看电影、养多肉、画画、爬山…… 还没等我把喜欢的东西想完,她紧接着说:“如果你很喜欢一样事物,你在这方面有什么收获吗?” 仿佛猜到我会回答什么,她接着又问:“就像你喜欢多肉,你有什么养植物的……

能说“不”是人生最大的自由

文/廖超国 万物渴望自由。无论是整个人类,还是人类的每一个体,乃至自然界,自由都是其追求的最高目标。自由是人类终极的价值体现,其与人种、社会、国家、民族、地域无甚关系。从共产主义远大的目标到美国的《独立宣言》,抑或法国的《人权宣言》,无不都是将自由平等的口号悬挂在其高高飘扬的旗帜……

当你老了,会是什么样呢?

文/奶茶不太甜 高考第二天,天气转凉,淅淅沥沥的雨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天,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今天起的格外早,要跟着第一班公交车一起上路,拍司机与乘客之间温暖的瞬间。 那个年轻女司机今年三十多了,身材瘦高,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和人问好的时候眼里闪着温和的光。发车前,她仔细检车厢,擦拭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