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思考

假两难推理

01 世界是五彩缤纷的,但人们的思维往往是非黑即白的。大家通常认为:A与B之中只有一个是对的,另一个是错的。这就是逻辑学中的“两难推理”。 非常著名的“半费之讼”就是个很典型两难推理。 古希腊有一个名叫欧提勒士的人,他向著名的辩者普罗达哥拉斯学法律。两人曾订有合同,其中约定在欧……

人有近忧、难存远虑

文/邹近夫 把日落看成一幅历史悠久的画,缱绻云舒便失去了令人遐想的张力,阁楼西畔望断天涯路,微风拂动树梢的叶子。一个梦,悄悄回归故里。宛如涟漪的旧忆,时隐时现,恰似一江春水,勾起了我对往事的一些深思。 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一直以来都意在提醒人们做长远打算,事实上却有……

欺山不欺水,欺假不欺诚

文/德鲁伊 据说,人类进化树上,聚集了很多种群,人类要么是竞争战胜了其他种群,要么是融合了其他种群。 有意思的是,我们不要脸的把我们这一支称之为“智人”,好像我们比其他种群的更强大,单一个体能力更强。但貌似,人类能发展到今天,是因为足够柔弱,足够安静。 柔弱了,开始合作、开……

论 恶 (二):恶的机制

左岸前记:在《论 恶 (一):恶的现象》中,作者非常详尽地分析了恶的各种现象,信息量非常大,我看了三遍,一时还无法完全消化。恶是大多数人“不自知”的行为,恶有道德之恶、平庸之恶和欲望之恶。今天,我们往下思考——恶的机制。 文/王建平 二、恶的机制6 思考到这里,我们就能得出一个……

论 恶 (一):恶的现象

文/王建平 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名以行。——罗兰夫人 一、恶的现象 1 这个世界存在恶吗? 这似乎是一个具有明确答案的问题。抛却宗教式不分敌我的仁爱情怀,也抛却灵修者“你和宇宙本是一体”的高深理论,去想象一下二战时一批又一批被送进毒气室的犹太人,再去想象一下1937年南京……

如果善良有底线

文/德鲁伊 在孩子的成长里,我一直有一个担心。他一直很善良,很单纯的善良。 过去我认为,单纯的善良其实是一种傻,脑子不好使。但观察久了,觉得也还行啊,那这种单纯的善良是哪里来的呢? 后来想想,多半是因为孩子的环境一直不错、也招人欢喜。于是,偶尔因为善良吃了亏,容忍的阈值高……

让子弹飞一会儿

文/德鲁伊 | 图/丁丁 《让子弹飞》里,张麻子说:“别急,让子弹飞一会儿。”中国话博大精深,起码“让子弹飞”就有两个解读,一个是允许子弹飞,二是让子弹自己先飞一会儿。 倒是张麻子还是心急,别人质疑了一下他,他就解释,“让子弹飞一会儿”。张麻子没人限制他能不能开枪,开了也有耐性等着子……

愿瘟疫带来的不只是生命的伤痛,更应有思考和改变

文/廖超国 2020年的这个春节,注定要载入史册,因为它太无比奇特了。传统的春节,是中华民族凝聚着文化象征意义的最隆重的佳节,本该是欢乐详和的快乐时光,却被一场凶神恶煞的瘟疫搅翻,封城闭户,处处禁足心惶惶,阻乡隔村,人人蒙面凄凉凉,更有无数家庭,相互感染爹去娘走、儿难送,妻亡夫死……

我所认识的自己和生活

文/肖芬 以前心情很低落的时候,会一个人去陆家嘴,去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方,感受它传递给人积极向上的能量。现在的我,好像已经不太会轻易让自己陷入消极的情绪。时光匆匆,很多东西抓不住也留不下,但依然要继续热爱生活啊! 2019年12月21日下午5点,铃声响起,走出考场,眼泪莫名其妙的在……

读《思考,快与慢》,提升思考力

文/文昌 1.前言 向来喜欢以直觉行事,起心动念之后,条件差不多就开始行动,稀罕青春年少不顾一切的激情,哪怕伤痕累累,也会假装很享受的样子。购物也从来不愿意货比三家选择最优解,凭着感觉行事,知道这样不对,又懒得对比分析,索性不愿意购物。甚至影响到人生轨迹的重大决策,也会采取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