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思考

你的“喜欢”有多少价值?

文/lymon 和朋友聊面试的细节。 她说,假设HR问你,你平时有什么爱好,你会怎么回答? 脑袋里闪过的是看电影、养多肉、画画、爬山…… 还没等我把喜欢的东西想完,她紧接着说:“如果你很喜欢一样事物,你在这方面有什么收获吗?” 仿佛猜到我会回答什么,她接着又问:“就像你喜欢多肉,你有什么养植物的……

能说“不”是人生最大的自由

文/廖超国 万物渴望自由。无论是整个人类,还是人类的每一个体,乃至自然界,自由都是其追求的最高目标。自由是人类终极的价值体现,其与人种、社会、国家、民族、地域无甚关系。从共产主义远大的目标到美国的《独立宣言》,抑或法国的《人权宣言》,无不都是将自由平等的口号悬挂在其高高飘扬的旗帜……

当你老了,会是什么样呢?

文/奶茶不太甜 高考第二天,天气转凉,淅淅沥沥的雨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天,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今天起的格外早,要跟着第一班公交车一起上路,拍司机与乘客之间温暖的瞬间。 那个年轻女司机今年三十多了,身材瘦高,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和人问好的时候眼里闪着温和的光。发车前,她仔细检车厢,擦拭窗……

你就活该崩溃么?

文/德鲁伊 中年已经不危机了,主要是这词儿落伍了;中年已经油腻过了,认同了油腻的现实,只想着法儿油腻的时候怎么能高点逼格。 但悄无声息的,中年开始“无声的崩溃”了。 前几日,一个朋友例行去苏州进货,突然发信息我,“我可能喝多了”,我没理他,后边又发了一条消息,“要吐的节奏……”,我拿起手机……

开局一张图,故事全靠编的时代,我们应该相信谁?

——自媒体时代,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远 文/萝卜丁 如果国内造谣也算实体的话,一定是全世界最“暴利”的行业之一了,键盘间灰飞烟灭。 史书上记载的谣言,无不是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揭竿起义者需要“大楚兴,陈胜王”或“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这样的“预言”以蛊惑人心,而守江山的君主们也需要君权神授……

作为一个女大学生,卷进了婚外情该怎么办?

小婷: 我的大学老师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他特立独行,学术严谨,我在心底是很崇拜他的。 我的第一次给了他,现在我们在一起已经两年了。 这两年来,因为这段畸形的地下恋,我的情绪一直很不稳定。 反反复复很多次,将他加了又删,删了又加。 心里对他又爱又恨。 ——爱他对我的种种好,经常送我礼物,……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读《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有感

文/轩然 某一日,例行在书店闲逛,就被畅销刊侧首的这本书吸引,封面古朴敦厚,印得是青灯古佛和作者加措仁波切活佛,书名《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有种望之则心安,念之则心静的力量。翻开书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源自作者对《楞严经》中“若能转物,则同如来”的启发感悟,说的是随心自在,心不被外……

我的5个经济学思维

查理·芒格说: 「每个人要理解这个世界,需要找到自己的 mental models,底层的思维模型。这些模型应该来自不同学科和方面,大概 80 到 90 个模型就可以帮你处理 90% 以上的问题。」 我们所有学过的基础学科和理论不都变成了自己的 mental models 吗? 什么时候舍,什么时候得,什么是需要坚持的,什……

世间事,当真有标准答案吗?

文/邹近夫 春尽夏来时分,最容易犯困。尤其是雨后初晴的日子里,凉薄的微风从山涧席卷泥土芬芳飘进卧室里,那似醉非醒的味道一刹间便把人逼入了梦境。 生平从未惧怕过考试,哪怕是一场毫无准备的硬仗,可偏偏在入梦后慌了阵脚。 置身在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室里,然而周围的环境却是大学时的第九教学楼,……

做单身狗不是你的错,因为你不会这道小学算术题

文/毛云北 因为我周围大都是“剩女”,而“剩男”屈指可数,所以对媒体宣传所谓现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问题一直存在严重质疑,所以我对此进行了一番调查。 具体的数字就不展开讲了,通俗点讲就是因为城乡发展不均衡,以及人们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姑娘们都往城里跑,造成了城里姑娘人满为患,城外男人单身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