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印象

万里异国做中餐 ——欧行之五(结束篇)

文/稻田 十几天的欧洲之行结束了,飞机在祖国的上海落地,见到了熟悉的建筑,看到了熟悉的面孔,闻到了熟悉的气息,万米高空,万里飞行,两个世界的转换,竟似在倏忽之间。拖着行李在街道上走着,心里产生一种恍惚感——“旅游的魅力是距离产生的吗?”一个话题跳入我的脑际。 最有说服力的是在异国他乡……

岛上书店:读书是自我救赎的最佳方式

文/栗子 “开书店有几分英雄气概,收养一个孩子也有几分英雄气概。”这是A.J.走出人生低谷再遇图书推销员艾米后,她给的评价。 的确,这世上没几分英雄气概谁还会去经营书店,做什么事情都比买书赚钱要来的容易多吧?尤其是在现在国内的大环境下,“文青”这个词几乎都成为潮弄人的专用语,没有人再去用……

一次让你看懂南海主权

这几天大家一直在关注南海仲裁案,各种报道太过喧嚣。昨天我看到的两篇文章,解开了我心中的大部分疑惑。 第一篇是《你知道吗?南海裁决,海牙国际仲裁庭的世界笑话!》 文章如下: 首先申明一下,这是我在微信群里看到的,有那么一群人,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国人,他们成了一个叫法眼看南海的组织,力……

如何证明你在一座城市生活过?

BGM:梁静茹《分手快乐》 文/静静 如果把与一座城市的相处当作一段感情,那就希望我们在告别时都能够依旧快乐,毕竟只要珍惜在一起的日子就足够了,这样在离开时就不会有遗憾,也不会有悔意! 与南京结缘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高中时还带有一点叛逆心理,希望能够在离家远一点的地方上大学,可以脱离父……

南城旧事

文/乐不思蜀黍 一 旧城无新事,人们的消磨时光,就是和自己打谜语。 旧城的旧,和楼墙瓦砾的斑驳无关,也不是街头巷尾的幽幽荒草,它是嵌入骨子里的灰色记忆。整座城市的人、马、车都陷进去,深深地抹下阴影,扣在腰间,栓在脚上。 离峣城,妥当而贴切。城北一行高耸交叠的山把本就禁闭的通道封死,……

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

文/文昌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夜,雨滴敲打在钢制的防盗窗上,滴答滴答的下个不停,一场秋雨一场寒,风儿从未合严的窗户里吹进来,颇有些凉意,我蜷缩在被子里美美的享受这份温暖。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盖着被子,开着风扇吹着空调。大抵只有人类才会这样的骄傲吧!其他怕冷的动物哪能有这个条件这么任……

香港记

文/下午百合 荃湾 如果蜜蜂建造蜂巢时是依照了建筑图纸,蜂巢会不会严丝合缝,浑然天成?香港鳞次栉比的楼宇,曲曲折折,迷宫一样的天桥又是怎样形成的?混乱中的井然,井然中的随意,随意处的巧妙,巧妙里的委屈求全。这是香港。 卖烧鹅的阿叔,脸上也沁出油光。切出的烧鹅码得齐整,永远都是汁水厚,……

孤独星球

文/吱唔 NASA发现第二颗地球的新闻,经过短暂的喧嚣,快速地湮没在手机屏幕前我们狭小而即逝的视野里。IT企业贵如苹果,也不得不在市场效益的指挥棒下向大屏幕妥协,但终究没有拯救起人类与生俱来的孤独感。我们手中的“窗口”开得再大,也无法洞察苍茫宇宙中全部的真理,甚至连已知的也不能。 我们的……

一场笔墨官司和我的见解

文/子轼 最近在知乎上又和人打起了笔墨官司。其实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观点不同的交锋而已。但是思来想去还是想写出来,请诸君共酌。 在知乎上类似“如何评价xxx”的问题屡见不鲜,在一次检索有关钱锺書先生的问题时看到了“文革中的钱锺書是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回答,而是评论了一位……

大理,带光的行走

文/下午百合 1.《来去》 苍山顶上尤有积雪,古城里梨花,早樱倒都开了。城门下做小生意的妇女们,像耐寒的植物,活过了冬天。洋人街,人民路上人潮熙熙攘攘,僻静的巷子里随心地兜兜转转,却总是有惊喜的发现。 走到名曰“来去”的小店门口,正是华灯初上之时。吧台里两个男子对坐着吃饭。只是简单的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