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人生

记忆中那个手写书信的年代

文/Dora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木心先生在《从前慢》这么写道,这也是那个年代书信存在的魅力所在。 对于从前的年代,所知甚少,只是恰巧经历了同样手写书信的年代,加上近来自控力下降有些浮躁,心底便滋生了些感慨。 有些怀念那些手写书信的年代。 你的书信只写……

怎样让孩子成为他自己?

文/德鲁伊 和一个朋友喝酒,聊起今年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我想了想,说起今年去上海、苏州的事情,在拙政园前的一个店面和上海虹桥机场的机场店,我被误认为是孟非。 当店员窃窃私语、指指点点,那种粉丝的热切眼神,让我很尴尬、很尴尬。模仿秀很流行,COSPLAY正当道,被误认或错会成名人名角,该……

一夜寒蝉凄切,忽然悟透了人生

文/邹近夫 生活在大都市里的我们,没有千山万径那种深邃的意境,不能把日子过得明白。往往是一场春风、一袭秋雨,骤不及防地把年岁添了一笔轮回。于是我们不再拥有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世事变幻的根源,因为这一切都被笼上了盘根错节的阴影,显得深不可测。 向前一步是谜底,退后一步像深渊,唯有沿着……

有一种怀念,叫《春光乍泄》

文/庞一多Lesica 阿根廷,距离中国最远的国家。因为优雅而热情的探戈,因为世界最南端的“断肠之城”乌斯怀亚,因为世界上最宽的马路七月九日大道,因为壮丽的伊瓜苏瀑布……然我对这片妖娆土地的向往,都是从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小小的旅馆房间里,灯光昏暗下,两个缠绵的男人开始的。因为《春光乍泄》……

对生命流逝的唏嘘叹息

文&图/唐唐 (一) 以前的农村,人多热闹,村里和我同一两年出生的男孩女孩大约就有一二十。大家一起去上学,一起在学校里打闹,一起长大的过程中自然发生了很多故事。现在到了而立之年,各自天南地北,几乎没了任何联系和交集,青春年少时的记忆早已蒙上了灰尘。但其中一个孩子L的故事大约以年……

关于爱的几个奇思妙想

文/德鲁伊 我的爱好很多,这个多少和我是一个理科生,却没事爱写文章有关。也一直拿这个理由去说服自己。 01 父亲的教育在爱好这方面,一直秉持的是“可以寄情,不可寄物”的理念。好处显而易见,你总是能很好的控制爱好的程度,不痴迷也就不荒废自己。坏处也是大大的,让你很多的爱好没有专精,也无从……

我的同桌,我们终于一起长大

文/奶茶不太甜 我永远记得那个考完试的下午,天气晴朗,云朵像一团团棉花糖一样缀在蓝的透明的天空,偌大的校园静的只能听到偶尔几声知了叫,冬青树沿着两边的路排成一列,苍松劲柏高耸入云,漫长的台阶直通教室。只是我们再没有以前那种勇气和机会,跑完楼梯,径直推开教室门,找到自己的位置,从一……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文/榆木榆木 前段时间是七夕,各大公众号都遍布着关于这个主题的内容,朋友圈里嘛,年年岁岁皆相似。有情人发的是鲜花,美食,烛光晚餐,结婚证,单身狗们发的是自嘲段子,或是一些歌,睹物思人之类的。浪漫的,温馨的,搞笑的,苦涩的都有。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会有些害怕每一个节日的到来。 ……

父亲的国

文/邹近夫 到了中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破红尘,父亲便是其中之一。 他的故事大可以说到对越自卫反击战,小可以说到与邻居阳关家争夺屋丈,常常是一寸的地儿,闹得不可开交。我以为是老死不相往来,但逢年过节,他俩却又坐到一起,有阳光的午后,就摇着扇子说从前,下雪的傍晚,就围着火炉迷迷糊糊……

人生道路尽头的凶猛老虎

文/驰云 一个生灵的降生是偶然,而离去则是必然。活着活着就老了,老着老着就死了,规律使然,想来也不应该是一件特别值得遗憾和悲伤的事,倒是不经过时间磨砺的死亡更让人措手不及,是吧? 然而,人体机能随着年月的流逝而失去了年少时的健壮和力量,精神之舟也因回忆的累积而停留在生活的淤泥里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