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人物

金庸大侠的突围

左岸记: 今天,金庸走了。 对金庸,我们这代人很多是看着他的小说长大的,也就是我们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 他很早就离开了江湖,这次他是真的走了。 我并悲伤,因为对他来说,生死该是早就参透了。 他留下的作品作为男子汉,是要选那么两三部好好看一下的,用来圆一个自己的英雄梦。   下面是金庸茶……

祖父的美丽心灵

文/榆木榆木 祖父种了很多花草,院子里开满了黄的白的红的郁金香,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 有时候我们几个晚辈在里面嬉闹徜徉,有时候跑到楼上吃甜食发呆,那时候楼上的房间还没完全搭建起来,里面没有窗,很通透,外面没有人和车,很清静。远远的望过去,只有一排排青翠的树木在风中摇曳。 我做过很多……

我的同学雷老虎

文/大伟 1.记忆少年 雷老虎姓雷,但其实真名并不叫雷老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们还在读中学,当时流行一部电影,剧中有个人物外号雷老虎,于是大家也半开玩笑叫他雷老虎,久而久之都习惯了这个称呼,反而一时想不起他的真名了。 雷老虎上中学时个子并不高,可以说还有点矮,相貌又有些黑,看起来那……

以才华之光驱散命运的阴霾——读《曹植传》有感

文/周云峰 王玫所著的《曹植传》,是一本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读不尽曹植的才高八斗、读不尽命运的造化弄人、读不尽历史的千古遗憾。于是,我又读曹操、曹丕、建安七子;读《资治通鉴》《三国志》《历代赋》,以求观其全貌,探其内心,与其对话。 “言出为论,下笔成章”——惊艳千年的不世之才 文学批评……

父亲的国

文/邹近夫 到了中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破红尘,父亲便是其中之一。 他的故事大可以说到对越自卫反击战,小可以说到与邻居阳关家争夺屋丈,常常是一寸的地儿,闹得不可开交。我以为是老死不相往来,但逢年过节,他俩却又坐到一起,有阳光的午后,就摇着扇子说从前,下雪的傍晚,就围着火炉迷迷糊糊……

林若宁:写词的少年 孤独亦芬芳

文/奶茶不太甜 因为《慕容雪》这首歌,知道了香港乐坛的年轻填词人林若宁。 “分一碟相思豆,冬至送轻舟。红霞熔掉你身边白雪,姑苏盛产的丝绣,盖着我消瘦。”即便不理解词中深意,也能被它的美丽熏染。 斯斯文文,白白瘦瘦,戴着黑框眼镜的林若宁,2001年开始填词,他的老师就是香港词坛的殿堂级人物……

岁月神偷

文/奶茶不太甜 她们,是这些年,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后来我们都迷失在自己的生活里,和猴子一样,走一段丢一个,到头来手里只剩最珍贵的一个。跟猴子不同的是,我的记忆力更好,想起这些曾经捧在手里的甘甜玉米时,就能捡起碎片的回忆,看到没心没肺又闪闪发光的我们。 岁月是个小偷,把她们悄悄……

毛姆,一个风流至死的双性恋者

文/谢慧敏 毛姆是双性恋者,他生前费煞苦心隐瞒的事情,在他刚一闭上眼睛,马上被最亲近的人拿出去卖了钱,结果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毛姆说他自己:四分之三是异性恋,四分之一是同性恋。 乱讲! 事实是倒过来:四分之一是异性恋,四分之三才是同性恋。所以作家的有些话听听就好,特别是自评的。 毛姆……

高晓松治愈冯唐

这个世界有时候很迷人,有时候也很操蛋。 当我们被生活劈头盖脸地一顿教训的时候,创伤和挫折在所难免。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能与人言者无二三。当我们受到伤害且痛苦万分时,自我疗愈才是最靠得住的生存法则。 新一季的《奇葩大会》邀请了冯唐,一个嘴上喷着油腻中年人的油腻中年人。 节目中,冯唐……

逝者归于源头

文/下午百合 几天之内接连几位名人去世的消息。霍金-当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李敖-善于舌战的台湾畅销书作家,洛夫-著名诗人。洛夫与几月前去世的余光中,在华语诗歌写作的圈子里为人们所熟悉。 天才也好,怪杰也好,诗魔也好,大咖也罢,都在归于天际的这一刻一同沉寂了,连同他们的发现,探索。 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