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温情故事

佛系姑娘的二三事

文/落微 1.外公 外公今年八十来岁了。 他在迅速衰老,老到,分不清站在面前的人是女儿还是孙女,记不清我是在上学还是上班,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吃午饭有没有洗脸,甚至开始分不清此时是白昼还是黑夜。 外公几乎吞不下硬食了,只得把粥熬得稀烂,将肉做成末儿,亦或是蒸得烂熟,一勺一勺的……

山村里,一古稀老人的诗意人生

文&图/唐唐 很久以前,村里有这样一对夫妇,太太说着浓浓口音的四川话,丈夫和村里其他人说着一样的话。那时候,不太能见到外地人,加之还是小孩的我,没见过什么世面,觉得这是很特别的存在。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才意识到最特别的是其它。 【一】 这对夫妇其实都是老师,丈夫被大家尊称为唐老……

你的心呢?

文/小于 冬日炉火旁,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 男孩对女孩说:“给你讲个故事吧。” 女孩问:“什么故事呢?” 男孩说:“稻草人的故事。” 女孩说:“你讲吧,我在听。” 男孩开始讲他的故事:“在稻穗成熟的季节里,有个农人用麻绳捆了木棍和稻草做了一个稻草人。农人给稻草人戴上了他的草帽,穿上了他的旧衣服……

那些花儿还在

文/任安毅 六月的日子在街上走着,总能看到那些卖栀子花的妇人。 她们提着篮子,坐在路边的树荫下。蓝里装着城市生活中鲜有的芳香和洁白。浮躁和喧嚣之中,她们静静地躺在那儿。 为保持新鲜,每朵花上都喷洒上了水,绿盈盈的叶子衬着嫩嫩的花骨朵儿。微微摇篮子,塞得满满当当的花儿一颤一颤的,惹人……

爱,可以天长地久

文/红色蒲公英 昨天,是我第三遍看龙应台的新作《天长地久》。读着读着,我突然恍然大悟:能天长地久的,并不是时间,而是爱,是亲情。这种天长地久,是把暂时片刻当作天长地久,给予所有短暂的团聚以永恒的对待。 所有父母,并不是天生就是当父母的,人生也不提前开设这门课。你看不见天真烂漫的小……

祖父的美丽心灵

文/榆木榆木 祖父种了很多花草,院子里开满了黄的白的红的郁金香,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 有时候我们几个晚辈在里面嬉闹徜徉,有时候跑到楼上吃甜食发呆,那时候楼上的房间还没完全搭建起来,里面没有窗,很通透,外面没有人和车,很清静。远远的望过去,只有一排排青翠的树木在风中摇曳。 我做过很多……

我的同学雷老虎

文/大伟 1.记忆少年 雷老虎姓雷,但其实真名并不叫雷老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们还在读中学,当时流行一部电影,剧中有个人物外号雷老虎,于是大家也半开玩笑叫他雷老虎,久而久之都习惯了这个称呼,反而一时想不起他的真名了。 雷老虎上中学时个子并不高,可以说还有点矮,相貌又有些黑,看起来那……

粽情天上人间

文/水上冰忆 世界杯球赛开打,各路球星齐上阵,R先森昨晚熬夜看球,我起来看到空着的啤酒瓶,和酒杯里躺着的蚊子,原来蚊子嗜血也饮酒,呃。 简单收拾一番,看外面太阳赖着床不肯露脸,空气也懒懒地凝滞着,偶尔不知哪里的风儿轻拂摇摆,不自觉地渴望起风的长情。家里停水,一身汗可不是闹着玩的。 ……

世上有朵英雄的花

文/奶茶不太甜 周末的晚上,凉风习习,风从细细密密的纱窗里溜进来,遣散昏黄的客厅里的沉闷,可电视里播放的故事,又把人心头的惆怅硬生生地拉回来。 在主持人对面,大红色的沙发上并排坐着四个人, 头发花白,牙齿几乎掉光,脸上爬满皱纹的老人,和他的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女儿绿色长裙,气质优雅……

岁月神偷

文/奶茶不太甜 她们,是这些年,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后来我们都迷失在自己的生活里,和猴子一样,走一段丢一个,到头来手里只剩最珍贵的一个。跟猴子不同的是,我的记忆力更好,想起这些曾经捧在手里的甘甜玉米时,就能捡起碎片的回忆,看到没心没肺又闪闪发光的我们。 岁月是个小偷,把她们悄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