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Category Archives: 人生百态

周愣子

文/金鱼的水 初四那天下午,我听老家的人说,周愣子前两年死了。 我很诧异,还以为他早就死了,没想到活了这么久。 人们都喊他周愣子,因为他姓周,小名二愣子。也有很多人喊他傻子和呆子。 虽然他小名叫做二愣子,但是他小时候并不傻,除了有点憨憨的,其他的和正常人一样。大多数智力……

你为难自己了吗?

文/欧阳田 1.为难自己。 刚参加工作,我们都带着憧憬与好奇,在许多未知面前,终将面对困难与挑战。 我们去搜索资料、去做分析和思考,最终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艰难,但是我们不曾言弃。 这个时候,其实就是为难自己。 为了一个目标,为了自己心中的执念。我们会……

成年人的再见,悄无声息

文/大伟 几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出差去北京,见到了锋锋,我初中时关系最好的朋友和同学,没有之一。 回忆起我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十多年前。那时候锋锋还在读大学,黄昏的时候,我们边坐在他们学校的球场边上看别人打球,边聊起当年中学时的事情,很是有趣和令人怀念。 临分手时,锋锋骑着……

回到自己,回到事情本身

文/文昌 新年了,是一定要给大家拜年的,祝福大家新年快乐,牛年大吉。 随着新年的夕阳落下,此时的乡村像往常一样的宁静。门外的小朋友成群结伴的在玩耍嬉戏,放着小烟花,骑着小单车,尽情的享受着纯真,也不必思考人生;年轻人也多半会聚在一起玩牌,在一圈又一圈的重复中寻找着不确定的刺……

熟人厌烦症

文/迈克尔.金 我是在11路公交车上遇到菲利的,他是我的老同学,大学四年,我们是公认的铁哥们,连衣服都互相换着穿,所以,我们极其夸张地来了一次拥抱,煞是令旁人羡慕。 彼此问候,才知道我们都在墨西哥,他结了婚,我也有了家。所以,我竭尽全力地寻找关于工作、家人、小孩的话题,可惜,……

冬天的阳光,游子的心情

文/曹含清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午后,冬天的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洒落在庭院里,让人感到一阵暖意。家猫伏卧在木凳旁懒洋洋地眯着眼睛,几只麻雀在屋檐下觅食。我吃过午饭后去找堂哥,他正闲坐在院子里的阳光下,看上去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我让他陪我打羽毛球玩,他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说他想在阳……

成熟是一种分别

文/德鲁伊 冬天毫无疑问的要过去了,虽然偶尔还耍点小威风、使点小性子;因为春天已施施然的走来,虽然还不大看得清模样。 到底是冬天烦了想走了,还是春天急着要来,这个看每个人的心情。 仪式感本身是一种纪念,比如春节。传承这事,你说是希望今天和过去一样,还是缅怀过去,还是寻找过……

生命终将结束,那生命有什么意义?

文/四字儿格 试答亘古间最泛滥,最无用也最有争议的问题。 中学时代无比期冀修哲学,当时并不知道为什么这门学科如此吸引我。后来发现当时正处于由内部为主的世界转为外部为主世界的年龄。这个世界有太多未知领域,从而焦虑于什么都不了解的自己。受不了自己不了解自己,也受不了自己不了解多……

论人的自私与包容

文/苏樊 过去有人曾经告诉我,人的自私是因为家庭孩子的多少造成的,早期都是独生子女的时候人们大多这样说,现代的子女都太过自私霸道。可我觉得70后和80后的人很多不是那样的,他们更加的通情达理和包容,也比较努力。 很多人经历了世界科技以及经济社会人文的变化,从最初的土房到楼房,再……

自我驯服的人生

文/德鲁伊 现在住的地方,流浪猫多。估计也是家猫被遗弃的多,于是各形各色的都有,还都蛮漂亮。因着大家生活好了,都善良起来,投喂的人挺多,一个个精气神也就不错。 有只三花猫,和我、和孩子都有缘,经常想跟我们回家,还需要斗智斗勇才能拒之门外,被拒了偶尔坐在门前一直一直的叫,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