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什么忙能帮,什么忙不能帮?

2023-01-12 . 阅读: 14,316 views

文/宋石男

王佩诉苦说:“在一个成熟的商业社会里,如果一项服务能够花钱购买,尽量不要试图从朋友那里免费获得!我曾被一个朋友的朋友叫去,把35公斤的书箱,从五楼扛到一楼。如果雇佣一个民工兄弟做这事,既可以让他有饭吃,也可以让我的老腰免于劳损”,引起了我的强烈共鸣,不过我是从一楼扛到六楼。

帮忙扛东西,只是小事件,佩妈还有更悲壮的遭遇。有个朋友的朋友,离开杭州,硬要放五个大箱子在佩妈的出租房里,也不放太久,初步预计是四年。佩妈想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给那个朋友的朋友去了电话,告知已经帮他找好了物流公司,从杭州到他西安老家,只需要550元。电话里,朋友的朋友相当恼恨与不情愿,说:”干嘛这样?我还会回来的“。I'll be back——这哥们是看阿诺舒华辛力加的电影看多了。I'll fuck * when you are back.——佩妈仍然拒绝了。这哥们最后撂下一句狠话:“不放你那儿就是了,我放同学宿舍去”。噢买糕的,哪位同学这么倒霉啊?

我也有大量类似遭遇,我将之称为狗日的帮忙,或帮狗日的忙。

曾有人找我义务代写学术论文(当然不是义务我也不会写),当我拒绝的时候他竟然要求我帮他找一个枪手来写。我说你自己上网查啊,枪手网站多得要命,不过小心别走到阿森纳的球迷论坛上去就是。对方居然说,这点忙都不帮,你娃不耿直。

还有人找我义务翻译上万字的烂文,我说你去找翻译公司或者外语专业的老师啊,他说,那我不是要给钱吗?

此外,更有大量的人找工作、跳槽或更换丈母娘,需要新简历。这帮孙子还非要整个双语简历。结果又找到我了,要我爱妻刘老师“帮帮忙吧”。靠,英文差就别装啊,给你弄个再容光焕发的英文简历,骨子里你还是一郊区果农嘛。郊区果农您也别生气,我知道你们中间也有英文好的,我这就是顺口一说。

还有人找我帮忙买假文凭。我说,我是在大学里客座教书,但不做这个生意。他说,你认识的人多,路子广,就给办一个嘛。可我认识的人再多,也没有街上到处贴的小纸条多啊——”代办文凭,网上可查,电话******“。

最烦的是,还有很多人找我写机关或企业的内部演讲稿,妈的我又不是宋秘书或者李同志。他们干嘛不去找一本《演讲与口才》的合并本来学习学习?或者上网搜索“励志演说辞大全”?

这些孙子全部被我凶狠地拒绝了。

奇怪的是,当我拒绝他们时,他们往往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怎么会这样?”似乎要榨出我皮毛下的血来。有个别人还发文章说,都说宋石男讲义气,好说话,原来是这种人!我要多么有涵养才能不跟帖说“麻痹的这种人是哪种人”呐?

还好我电脑技术一般,不然肯定还会有人不断来找我修电脑。我有个朋友,以前在四川省社科院,电脑技术不错,我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有求必应“。怎么说?他在省社科院三年里,至少出工了上百人次,为各种同事解决各种电脑故障,有看毛片中毒的,有正一键还原时又强行关机的,还有主板进水烧坏了的……他也不是每次都能修好,还得跟人说,不好意思啊,没修好,给您添麻烦了。后来他终于受不了了,随身揣一张名片,电脑维修公司的名片,一有人找,他就掏出名片,要人打上面的电话。结果在内部遭到广泛的批评,说他修电脑修出名了,就拿架子啦!这日子没法过了,他只好背井离乡去了中国社科院。在那里,他逢人就说自己是电脑菜鸟,鼠标坏了都不会换的那种。

我仔细清点了下,真正的好兄弟其实很少向我索求可以花钱买到的服务,这么干的一般都是熟人或者朋友的朋友。这种叫“熟人”的物种似乎唯一的爱好就是把你当传说中的雷锋使用。兄弟不会这样,兄弟会为你着想,替你挨刀。

就根本而言,求人帮忙是乡土社会的残余。那时候商业不发达啊,大伙儿互相帮忙,人情其实是一种软性投资——今天你帮我捉住到处乱跑的大公鸡,明天你家的老婆到处乱跑,我也帮你逮回来。但是时代不同了,在大多数服务可以花钱买到的今天,再这么干,就只能说是贪小便宜或者自私。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找我帮忙做写内部演讲稿这样的事情时,我要发飙。他们觉得,我这不是看得起你才找你帮忙吗?而且你做这个很快啊,你半小时就写好了,我要写半天。但是,他们从来不肯想想,时间也是人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财产,而且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私产之一。凭什么你就觉得自己的半天时间比我的半小时更珍贵呢?是的,我才华横溢,但凭什么我就要将它借给你呢?盖茨财富横溢,你干嘛不去找他借点钱,把你一直想买的那套河边别墅,至尊享受给拿下呢?哦,你要说,我不认识盖茨啊。那么,凭什么你觉得你仅仅是因为认识我,就可以找我借才华顺便侵占我的时间呢?

这种借而且常常是有借无还的。从小到大,我极少去求人帮忙,我不愿意欠情,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这点受我老爸影响很深。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理直气壮地去欠情,然后笑嘻嘻地拍拍帮助他们的人的肩膀:“谢谢啊”,就老死不相往来。

《蜗居》里宋思明的一段台词倒是可以部分说明,为什么总有人会理直气壮地欠情。他说:“关系这个东西啊,你就得常动。越动呢就越牵扯不清,越牵扯不清你就烂在锅里。要总是能分得清你我他,生分了。每一次,你都得花时间去摆平,要的就是经常欠。欠多了也就不愁了,他替你办一件是办,办十件还是办啊。等办到最后,他一见到你头就疼,那你就赢了”。

扯远了点,回到主题,帮忙社会也好,人情社会也好,都是一种前现代文明的社会状态。现代文明社会,讲究的是契约,是不含糊,是白纸黑字,是权利与义务的清晰界说。如费孝通所言:“契约是指陌生人中所作的约定。在订定契约时,各人有选择的自由,在契约进行中,一方面有信用,一方面有法律。法律需要一个同意的权力去支持。契约的完成是权利义务的清算,须要精密的计算,确当的单位,可靠的媒介。在这里是冷静的考虑,不是感情,于是理性支配着人们的活动——这一切是现代社会的特性,也正是乡土社会所缺的。”

有人或要说,契约不是陌生人中所作的约定吗?熟人还搞这些,多不亲热啊。对不起,在契约面前,熟人也是陌生人。这也是费孝通所谓中国乡土社会的“差序格局”与现代社会的“团体格局”之分。团体格局里体现的是个人主义,差序格局中存在的则是自我主义。换言之,团体格局下的契约社会,奉行的是个体之间自由、平等、守信的理性交往,差序格局下的乡土社会,奉行的是以自我为中心,以地缘、血缘、情缘等为基础的关系交往。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是偶然想清楚的。青少年时代,我常帮人代考英语四级。头两次纯属帮忙,帮着帮着就烦了。有次代考,作文题目是“当你需要拒绝时要学会说不”,嗨呀,一下子灵感就来了,大写有人找我帮忙代考四级,我是如何严词拒绝的。此后我还代考了几次四级,但不再是帮忙,而是交易。这是我人生中一个小污点。不过,比起义务做枪手来,我觉得收费做枪手虽然同样不光彩,但要稍微文明那么一点点。

左岸记:这6种事情,轻易不要帮忙:1.别人只是随便问问你的时候,不要帮忙;2.别人如果不是诚心要你帮助,就不要帮忙;3.提的要求很高,做不到的时候不要帮忙;4.给别人借钱的忙,不能帮;5.情感方面的问题,不要帮忙;6.有成本的事情,不要免费帮忙。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