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风物长宜放眼量

2022-10-16 . 阅读: 10,087 views

文/德鲁伊

前段时间,老爷子病了住院,陪了几天院。老爷子八十多了,六十年代大学生,旧社会、新社会都经历了。难得有专门成段的时间缅怀过往,有些于他是检索记忆,于我倒是多了很多思考。

***天下是如何得到的***

我们习惯于相信那些对朝代更替、成王败寇的演绎,历史的必然与偶然,英雄的出现和群众的力量,孰重孰轻、谁是决定项,争的不可开交。但最底层的逻辑和表现是什么呢?

老家曾经被日本占领过,国共反复争夺过,既是军事重地也是犬牙交错地区。一个重点县的边缘村镇。老爹说,日本人不敢住在村镇,主要在县里,定期下来搜集物资,半抢半买。汉奸开道,狗子凶残,但乡里乡外的,不至于太过分。

国军来的时候,也还算规矩,不祸害东西。虽然都不是本地兵,但不怎么祸害老百姓,就是买卖东西有点强买强卖。部队来了,村里大户的房子都腾出来给军官住,好吃好喝。军容可以,风纪一般。他还和一个军官的勤务兵交好,大约都是孩子吧,平生第一次摸枪。

新四军在的时候,是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打扫庭院、担水劈柴,帮助农活。不经人同意,不进院不进屋。借门板,走的时候帮安上。组织孩子们学写字、唱儿歌。买卖公平,还讲道理。他结识了一个苏北的小兵,闲了一起玩,就是农活干的不行,还被家里人嫌弃。

其实这些个,老爷子之前讲过,还是我问的,但年代久远了,我倒不怎么记得了。再说起,忽然明白,有些胜利在底层逻辑上,很早就决定了。同样的,如果不了解这些最底层的表现,不管你是精英治国、还是所谓的自由民主,一切都是幻影。

里面还有有意思的事情,那时的乡长保长什么的,都还是村里的热心人或是场面人。因为宗族的关系,目的还是一方的和平和安稳。绥靖也好、妥协也罢、两面三刀也成,给各方款曲暗通总是常态,也难为这些人了。

***宗族的力量***

父亲好学,身体孱弱,家境一般。这时候宗族的力量就发挥出来了。不管是去县里读初中,省城读高中。得了本地和散落各地宗族的支持。说起来都是我的爷爷辈,但远近都有。

政不达乡,起码在那个时代是这样的。乡村里的管理很自治,被强烈的乡情乡愿所左右。那里至今的规矩仍旧很多,貌似这些年又有兴起的迹象,过年磕头,是一景。

大时代里的小乡村,努力维系着自己的稳定和和平,又被大时代所左右。过去是以家族为单位,如今是以个人或是家庭为单位了。自由和独立一定是有代价的,没有宗族的力量和制约,一方面你很自我,一方面或许就要独自承担太多东西。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代价,不叫苦不埋怨,往前走。

***农民和人民***

每个人的三观和认知,大约在三十岁左右就定型了,那些能不停更新意识和认知的都值得称道。

我有幸在四十岁之后,因为工作原因,接触了县乡村的很多现实。也与他们打了一段时间的交道。忽然领悟的是教员的伟大,那个写出《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教员。才明白,这个国家归根结底要解决和正视的问题,不是城市而是农村。人民的问题,也是农民的问题。

现在的话语权在所谓的城市人手中、眼中、嘴中、脑中,但城市化的背后,还是农民、还是农民意识(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我们的城市化的背后是农民的流入,是农民意识。任何的政策和应对危机的方法,没有基于这个视角,多半都会失败。

有年轻的朋友说我,从曾经的自由主义者,变得保守主义和农民视角。我说,试着走到这些你看不上的人群里,寻找到自己的影子和烙印,帮着别人或自己,厘清哪些应该保留、哪些应该剔除,或许认知会有所改变吧。

前些日子的人民经济之争、躺平和清零。别坐以论道,试着去人民中走一下。想一下,听一下,看一下,不是让你认同他们的观点,只是了解他们的想法,推导出自己的认识。至少现在的中国,骨子里还是农民。这不是贬损,而是国情,也是中国内在的力量所在,同样也是未来发展的力量。

城市人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虽然我出生成长生活都在城市里。

我很讨厌反思券,但我更讨厌那些认知层次论、精英治国的想法。风物长宜放眼量,很多事情需要放在一个较长时间段里去考量、认知。而我们又必须在当下接受一些起伏坎坷,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含义吧。

左岸记:这是篇有力量的文章。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发展,很多人以为自己已经脱离了“农民身份”,自诩文明,满脑精英,这是不是丢失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呢?天下,从来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道即民心,民心即人民的福利和幸福。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1 Comments On 风物长宜放眼量

  1. 好文章 好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