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量子年纪

2022-10-10 . 阅读: 10,464 views

文/德鲁伊

一直不知道这个生日,要写些什么,不管是写给自己或他人。于是,少见的在生日写篇文章这个事情上,爽了约。因为实在没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年纪和状态。

及至诺贝尔物理学颁给了量子相关,突然明白自己进入了“量子年纪”:不能描述,状态不定,只有测量或评价时,他才塌缩成确定的状态。

这个想通了,反而有点慌张和焦虑。人对自己的三观总是笃定的,自信于三观,是成熟的开始。这是一种应对世界的力量,也是方法论、认识论,甚至是情绪控制、身体控制的根本出发点。但蓦然发觉,现在的自己活得开始量子化了。审视自己吧,和你的当下状态有关,不同时间点,审视的结果大相径庭;不审视吧,不可测不可量,浑浑噩噩的。

这和忽而豪情万丈、忽而悲观绝望,或是精神内耗下的鸡血、躺平,无比焦虑、患得患失、瞬间横跳还大有不同。是你的状态被你自己确定后,当下的你是笃定的,并没有犹疑。不过,这和那些二次元、非黑即白的脑残党不一样,那些万事以主义优先、看到反对意见就是对方脑残、认知层次有问题,不是封杀对方就是辱骂对方,星星点点的词汇,他们一定是要认知为对他们的宣战。

不得不承认,理性沟通现在越来越难,信息自从被加工成立场的附属品后,沟通就成了缘木求鱼,理性也成了情绪的伪装服。前几年大家还热烈讨论标签化的问题,现在看,标签么,你还是能多贴几张的。现如今,标签是太麻烦了,完全进入了归类时代,你别说你是独立的人,大概率你不是清零派就是共存派,不是性别派就是LGBT,不是挺俄就是挺乌。

这或许是手机和电脑惹得祸,人们习惯于从平面获取信息,以为很立体全面,其实很用户偏好和伪客观,自然而然就显得很二次元。于是,我开始学着放弃了跟很多人的沟通,把那些“伪理性”下的“立场龙”从生活里剔除。我明白这个决定绝对不是成熟,更接近于自保,为了自身内心平静的自保。但同样不自觉陷入了,当你快速判断对方是你认为的“伪理性”,你就自然而然的进到懒得言语的境地。

后遗症一样明显,那就是需要依靠自己内心的建立正反方,来避免自己成为“层次党”“立场龙”。习惯成自然,虽然不至于因为内心的论战,搞得自己痛恨自我,却难免量子化了自己。

中国人反思券从小就学会了囤,自己前几年意识到了,就断舍离真真扔掉了不少囤货。但天性使然,总还是爱站在希望这个世界变好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当你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的时候,反思就又成了常态。但同样,你会意识到,指责世界,起码那一瞬间,你会觉得很爽、也能跳脱审视自己的痛苦,为什么不能学着别人,一起跳舞挥动指责的大棒?

不天天拿着认知说事,已经是很成熟的人了;能对精英治国、层次论保持警惕,已经是理性了;能有意识的寻找同一事件相对对立的信息并研判之,已经算是有科学精神了;能对历史不虚无、民族不虚无、文化不虚无,已经是寻找到自己的定位了;能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和事逢关己睚眦必报之间保持中庸的,已经是客观了;能在偶尔审视自己错了,能不寻找“我的初衷是好的”之理由,已然是保持进步开放包容了……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进入量子年纪,这是时间犯的罪。时间一直在逍遥法外,我们作为受害者,投诉无门,默默承受。想通了这点,其实生活里的坎坎坷坷,也就那么一回事了。

我明白,人生的下半场开始了。

左岸记:202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公布,获奖者是阿兰·阿斯佩(Alain Aspect)、约翰·弗朗西斯·克劳泽(John Francis Clauser)、安东·塞林格(Anton Zeilinger),表彰他们通过光子纠缠实验,确定贝尔不等式在量子世界中不成立,并开创了量子信息这一学科。有兴趣的可以看果壳的解读

什么是量子纠缠?就是处于纠缠态的一对粒子,无论相隔多远,哪怕亿万光年,只要知道了己方的状态,就瞬间能够知道对方的状态。这是当下物理学的一个缺口,它寄托了人类打破光速囚笼的梦想,可以带来无限的遐想。

浪漫一点的说法是:在生物学中,她没有喷香水,你还可以闻到她的体香,那么证明你的基因选择了他,而在量子力学中,如果一个人足够想念你,那么, 她是可以抵达你的梦境的。

我们真的要进入量子年纪了,恭喜地球人。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