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很久以前,我幻想有朝一日成为书中插画的主角

2022-05-31 . 阅读: 12,532 views

文/邹近夫

很久以前,我幻想有朝一日成为书中插画的主角。

那是电动游戏稀缺、手机还不智能、连看电视机都十分奢侈的年代,课间的游戏随同四季变化而变化,也不知谁从哪里带来的规则。总之从远处归来的人都是发明家。如今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和不同的人聊天,才知小时候玩的游戏几乎出奇一致,只是名字不同。

我不是时光的逆行者,但我守护时光,因为它们的陪伴构成了我人生的信条。

犹记得中学时代第一次领到的彩色书本,除了油墨香刺鼻以外,一切都焕然一新。午后,我和同桌比拼,谁翻到一页人数最多谁获胜,由此而对课本留下许多记号。有时对画面里的人物好奇而预先读一遍,往往超过了老师讲课的进程。尤其是背书任务刚一下达,脑海里瞬间浮现出的便是书中形象生动的插画。看闰土拿着叉子站在月下的样子,我们又私下里多少次模仿着那个简单而神情刚毅的动作,这是一种勇敢,也是那时懵懵懂懂的体会到对待不公和恐惧时该有的反抗。尽管长大后只觉得苦却也形容不出,但多少有些印象不会消灭。

突破和改变值得被研究,但震惊和愤怒同样应该被重视。不知多少人从《爸爸和书》画面里得到的了一份绝无仅有的幸福感和责任感,也不知多少人从燕子来时的语文课本上感受到了春天,但我相信人们一直在追求美,那种对美的认可还是健在的。

我的希望不止是寄托在下一代,还有上一代,这一代。

当美成为一种向往,绝对的丑似乎也拥有了通行证。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反思教育深化改革的方向,但我看到一些长期压抑的、精神扭曲的、通过学历获得高文凭的一些人,如今手持接力棒,正挥舞着,饶有兴趣地挑战三代人的审美观。仿佛世界应该一劈两半,以致于丑被推崇,被搬上了教科书,甚至占据了美应该占据的位置。天生的丑可以被接纳,但不应该披上猥琐和下流的外衣被宣扬,怪异也是。现今小学课本插画之所以备受争议的原因之一,还可能是经历过革命洗礼和未经过革命洗礼的意念差别。好比那些从小无忧无虑在夏令营长大的和现实生活中长大的孩子,两者思想在认知美、接受美的方方面面上,必然不同。

自古以来曹冲称象是美谈。虽然小时候不知道小船能不能承受住大象的重量,但从图文并茂的书本上看到他在大人面前的勇气和聪慧,一种不可多得的敬佩感油然而生。也曾想哪一天忽然灵感乍现,造一出永世不朽的佳话,然后故作镇定地看大人们大惊失色的模样,借此来证明后生可畏。于是每当村子里遇到麻烦,我就会躲起来悄悄思考,但往往等不到英明的策略拿来一试,结果就被他们用粗暴的方式解决了难题。想来自己并没有一鸣惊人的本领,只好研习书本,再从中领略一些智慧。

人生就应该这样, 在读书的年龄,从读书中收获无数想象和感悟。直到一幅画面映入眼帘,那是一个人端着画板站在人群中成为焦点,围观人越来越多,大家赞叹着,议论着,仿佛鱼游到了纸上。课本里的人物形象生动,给人印象深刻。同时也塑造了我对知识的崇仰,对知识富足必然会带来自信的肯定。从那以后对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深信不疑。我开始想象哪一天成为书中的主角,受人瞩目。后来在烟雾弥漫的大年清晨,看到这样一幕,一群人围着粮站会计用毛笔写对联,更加坚定知识的力量。有时咬咬笔尖,当真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嘴角留下的一抹黑色,像极了书中的人物。然而,无论是心心念念的宇宙焦点,还是羡煞旁人的淡泊名利,这都是一份来自对知识的渴望。

左岸记:如果说一图胜千言,那么从很小开始,那些在我们学习过程中出现在课本上的插图在我们的记忆中会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也无论后来有多少同学把插图改成自己心中的样子,那都是想将自己的人生画在课本上,做故事的主人,所以,插画应该是非常重要而且有趣的吧,这是一件值得非常用心去做的事了。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1 Comments On 很久以前,我幻想有朝一日成为书中插画的主角

  1. 我们那时候用不起彩色本,都是黑白的,内容倒是差不多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