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想爱的人,去爱,别等

2022-04-07 . 阅读: 7,705 views

文&图/唐唐 

奶奶,对我来说是怎样一种存在?真的无法用一两句话来说清。现在,她去世了,我想说些什么……

 【让我又恨又爱的奶奶】

爷爷很早就去世了,奶奶独自生活了三十多年,我的认知里,奶奶的一生疯狂而彪悍。

她有一张很厉害的嘴,有着过人的胆量和魄力,敢于去争所有她想要的,最终,她所有的幸与不幸好像都是一样的起点和原因。

一言以蔽之,她和自己的孩子们互相折腾得天翻地覆,甚至还有那些不相干的人。

只是,如今,她去世了,好像一切都不重要了,其中种种,是我需要自己消化和弄明白的。

其实,因为家里的人和事,我可能恨过她,并且因为这份我以为的恨选择性地远离过她,只是,现在我才意识到,我更爱她,在她离开之后。

最后几年时间里,奶奶生病了,在心理上其实给了大家很多的缓冲,都知道那个结果不会太远了,对所有人来说,身心上的持续消耗在等一份解脱,这是最残忍的现实。

对于奶奶的离开,曾经我以为对我的冲击力度,大概会是十分中的七八分,可真到了这一天,才发现,它是100+ 的冲击。

就好像瞬间遭遇了海啸,我毫无招架之力,来不及反应便被击溃……

等到稍有时间反应、感受时,往事便开始倒带播放……

【关于奶奶,那些我会永远记住的】

大多数孩子的童年时光里,应该都有祖父母辈的陪伴,爷爷对我来说只是个名词,而奶奶则是我人生记忆的起点之一。

冬日的下午,奶奶在家门口的空地上,娴熟地纳着鞋底,和来串门的邻居们一起晒着太阳~ 洗完澡的我,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迫不及待地跑过去,一边等着晾干头发,一边听他们聊着各种家长里短,那么无忧无虑……那样的场景自带温暖滤镜印象中,奶奶很少叫我的名字,一直都是叫“宝崽”,哪怕是我早已长大成人许多年,依然是。

“宝崽”这个称呼,就像一个温暖而舒适的怀抱,哪怕是光想起来,也能让我因为被爱而感受到最踏实的安全感,感觉可以永远做个孩子。

只是,再也听不到奶奶这么叫我了……

以前,奶奶常年养鸡,过年回家时,她会把攒下的鸡蛋给我,还一次不落地叮嘱我水煮蛋的要点,一定要放凉水,再或者直接就抓一只鸡给我,那是她给我的最朴素的爱之一。

到了要离家的时候,奶奶总说,在外面好好的,不要挂念她。

事实上,我为她做过的太少,也就仅仅是挂念她而已……

【那些我想和奶奶做而没做的事】

还记得在自己写的某篇文字里,说想要带奶奶出去玩一次。

印象中,奶奶好像从来没有出过我们那个县城,她可能去过村里的每一座山,但却从没有看过山之外的世界。

我好想带她到大城市看看,去玩好玩的,吃好吃的,体验没有体验过的,因为各种原因,我终究错过了这样的机会。

家、家庭、家族,并不总代表温暖,这所谓的“原因”里,藏着我无法细说的“取舍”和“懦弱”。

我还想做的另一件事,是让奶奶和我自己的小家庭拍合影,给她介绍我的爱人,让她放心,让我的孩子陪她玩……那样,多好啊。

我虽然不会为了满足家人的期待而结婚生子,但没有让奶奶看到我的幸福,终究是一种遗憾。

关于奶奶,“子欲孝而亲不在”从多年前我背下的一句话,变成了刻在我心上的刀痕。

只是,我的悲痛,对奶奶来说,终究已无任何意义。

自私地说,我希望奶奶离开时……是无意识的……因为我害怕她想再看我一眼,可是却没有看到,想到她临终前可能有着关于我的遗憾,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也无法承受,无法原谅自己。又或者,这就是我该承受的。

经此以后,我告诉自己,想做的事,去做;想见的人,去见;想恨的人,别浪费那个时间;想爱的人,去爱。

别等。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