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从俄乌危机到上海抗疫,我们还是更爱自己

2022-03-26 . 阅读: 7,546 views

文/丁忆坤

之前俄乌危机,社交媒体上热热闹闹,不同立场的人都出来说上几句。国际政治、军事、历史、人道主义,这个话题可以从很多角度展开。但是疫情一来,朋友圈里的关注点变成了做核酸、小区封闭、买菜这种琐碎的小事。

从重要性而言,当然是战争更能吸引我们的眼球,毕竟枪火无眼,撞上的人非死即伤,离开故土的乌克兰难民已经超过三百万。但对我们个体而言,还是生活中的小事让我们的感受更深刻,不能出去买菜,不能出去遛狗,不能出去跑步,这都让我们觉得生活不方便。

说到底,我们还是最关心自己,孩子不能去上学这种事比战争更让我们头疼。

朋友圈里大部分人都比较淡定,毕竟上海是慢下来,不是停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是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有人买不上菜,有人看不上病,开始有人抱怨,质疑防疫政策。

我想起了之前网上对武汉、西安等地的批评,等今年疫情全面泛滥,每个城市的表现都差不了太多。

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边,坐在键盘旁的我们,批评其他城市太容易了。等发生在自己身边,发现事情哪有那么容易,一个家庭父母双职工,要安排好孩子上网课,一日三餐,老人如果不在身边,生活全部乱套了。一个家庭如此,一个城市的节奏慢下来,涉及的领域就更多了。

这就是一个选择的问题,想要在疫情下事事尽善尽美,问题是所有的事谁来做?所有的成本谁来出?

无关生死,所有的事都是小事,即使涉及生死,也有一个选择的问题。毕竟隔壁香港新冠病人每日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两百,我们这边在抱怨因为疫情影响,很多病人不能及时就医。

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而没人想要成为那个代价。

新冠爆发两年了,我们对它的认识在逐渐加深,这不能代表过去的做法是错的,也不能肯定现在的做法就是对的,事情是在动态发展的。

要做一件事没那么容易,疫情两年多了,有人觉得应该继续动态清零,有人觉得不应该,如果社会不能达成共识,仅靠政府推动是很难做成的。

在现实生活中,有人抗拒疫苗,有人不做核酸,也有人不遵守防疫政策。

上海之前是防疫优等生,但是遇上变异的病毒,它的表现只能算得上一般,没有上热搜是好事,放在聚光灯下,每一个细节都被放大,任何城市都经不起这样的审视。西安终于下了热搜

对上海,之前我没吹捧过,现在也不会批评。

任何事情从决策到实施、执行,都没有那么容易。决策环节可能出问题,执行环节也可能出问题。

普通人对防疫没做什么贡献,我只是正常上班,照顾孩子,遵守各项防疫规定,我仅仅不想给在前线的工作人员添乱。

那些医护人员、社区工作者,公安民警,志愿者,他们的工作比我们辛苦多了。当然有很多人想法和我不同,他们觉得防疫是别人的事,而这件事情妨碍了他的生活,必须对它百般挑剔。有人是在网上发言,有的人是行动先行,近期外地有人用刀捅了两个志愿者。

面对未知时,恐惧会让绝大部分人行动一致,两年过去了,新冠病毒已经成了熟悉的老朋友,有人觉得新冠不可怕,但防疫政策影响了自己的生活,目前政府意志还是起了主导作用,但人们的行动发生了变化。

记得2020年初新冠疫情刚暴发时,上海每天确诊人数不过个位数,但小区里几乎没什么人出来活动,到了今天上海每日确诊人数和无症状感染人数超过五百,小区里人很多,大街上也有很多行人。

人们对病毒的接受和容忍程度大大增加,这也意味着动态清零的难度大大增加了。

国家的防疫政策出现了调整,将来也会进一步调整。

我不想去谈论政策,不管是对病毒的研究,还是社会政策的制定,都是专业人士的事。

这也是我很久以来的观点,每个人先做好自己的事,不论是学习、工作还是生活,再照顾好家人,国家大事就随它去吧,国际大事更不必花费太多时间,除非工作性质需要跟进时事,比如投资。

这不是冷漠,而是理智,毕竟俄乌危机,我们能做什么?首先绝大部分人无法区分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即使想捐钱捐物,该捐给哪一方?如果你不能出钱不能出力,那对局势没有任何影响,又何必为了这种远在天边,又无能为力的事情浪费时间?其次,战争的主角不是中国,我们又何必太在意,尤其是普通人又何必太在意?

说到底,世界再喧嚣,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一个人只能通过改变自己去改变世界,而不是相反,想让世界改变来适应自己。

疫情既已是既成事实,那就在这个已知条件下去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抱怨没有任何意义。

我在2020年担心过毕业生找工作的问题,没想到到了2022年这个问题变得更严重了,这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想法,她没有经历过大的危机,以为新冠的影响过一段时间就能消失,没想到世界已经回不到从前。俄乌危机是个小插曲还是某个重大事件的序曲,也只能慢慢观察。

左岸记:2022开年以来,意外的事很多,持续的疫情之外,还有空难,纷飞的战火,以及刚刚发生的邯郸驾车撞人事件。所有这些事情都不断通过社交网络媒体以文字、图片、视频的形式推送到人们面前,面对这些非常形象具体的苦,一个人的心境很难不受到影响。很多人会忍不住去问: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一旦这个问题生起,人就会有抑制不住的冲动,想要去社交网络媒体上找寻答案。当一切都悬而未决,无论是谁,也无论给出什么解答,甚至无论提供什么线索,感觉上都值得去追寻、思考、感受。在不知不觉中,一天的生活重心就悄然转移到网络上,一天的个人行动就彻底变成刷手机。

站在人的角度上来看,不断激发起沉重而哀伤的情绪并不是什么好事。生活的真相,总是喜忧参半,总是苦乐相随。一旦心随境转,因为追逐最新消息而陷入网络社交媒体,落入他人的流量收割技巧,情绪就会受到控制,注意力也会变窄。如果你是内心强大的人,可以做到境随心转,又有客观的认知,独立的思考,那自然能不受流量的裹挟;如果我们自认是个普通人,那么还是和专业的人积极配合,做好力所能及的事,安心等待最后的真相吧。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1 Comments On 从俄乌危机到上海抗疫,我们还是更爱自己

  1. 高品质的生活来源于提出高品质的问题,同一件事,问这件事有什么好的一面和问我怎么这么倒霉得到的答案是截然不同的,由此对人生的影响也会与日俱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