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风景或许正在这拐弯抹角的路上

2022-03-17 . 阅读: 5,193 views

文/光临

从南昌去河南安阳,按说应该过九江的。可火车广播说下一站到的是新余,这让我紧张坏了,很以为自己坐错车了。

奇怪的是,我紧张的并没有着急去问乘务员,而是懊恼刚刚为什么坚持要在车站吃上一碗面条。离发车明明只有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还想着可能会误车。

可能是过于的自信,出发的时候就把时间掐的紧紧的,不紧不慢的差不多没留一点儿松动的余地。可饭还得要吃,不然近六个小时的路途会把肚子饿坏。所以在出地铁的地方找了这家店,赶着点上一碗面,以至于最后来不及清晰地再三地核对清楚检票口和上车月台。去安阳的车就这一趟,从西站过道出发,恰好碰上正当午餐的时候。

按说现在有的是精力,大块大块的东西就是“闲”。可这来去无常的疫情搞得人六神无主,除了傻呆呆的留在家中,做啥都没法有个定数。就连一直远游的兴致都被消解的很是恍惚,这对我无异于伤害性的打击。

问过邻座,又与列车员核对过信息之后。终于确认无虞,车是绕道长沙最终会经停河南安阳的。但还是有些纳闷,好端端的拐啥弯弯呢?高铁不就图个直与快吗!

同样的疑问也在微信群里看到了,那是群友的蹊跷:好端端的跑去安阳做什么,难道真就只是去林州看看红旗渠?我把正写着的小文截了个屏发过去,“‘熟悉’的红旗渠”打腹稿几天,有一段时间了,发呆之余偶尔捉笔流落一些想法,其实已经快结尾了。这次正好逮着一个机会,去安阳的林州实地看看红旗渠。

自己一直恐高,不太愿意坐飞机。多年前又出过交通事故,驾车仍然存有阴影。所以,就取道了高铁大体就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了。

高铁是这个国度的大样张名片之一,有着出奇的出行效应。当然,对好游的人来说也不是没有不足。就比如受制感太强,没有那种驻往自如的随机度和随意性。又似乎更容易失落沿途的不少景致,和好游的肆意与挥洒。特别是对眼下的我,闲淡时光富足到慌张的时候。

西去车厢风驰电掣,投眼外望,心绪陡然又舒松起来。我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仓央嘉措“世上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大诗人元稹也说,“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我就是去个安阳,想那么多干啥呢?火车要拐道也随他去吧,只要按点抵达就是。

寒冷的冬天还在车厢外淅沥着。有的地方飘着雪,有些地方下着雨,这都隔着厚厚的车厢。有的地方可是冒出了和煦的太阳,透过车窗玻璃,我感受到这很长很长一瞬间的温暖。

车过长沙去安阳,风景或许正在这拐弯抹角的路上。

左岸记:也许一切正是最好的安排,要是有心有闲,那无论绕道何处,终会殊途同归,说不定还有意外之喜。诚如三丰兄所说,光临老师要是能和稻田老师在某个时刻相逢,结伴一起旅行一段,那一定是件极其神妙的事情。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