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为了面对当下

2021-12-24 . 阅读: 8,527 views

文/邹近夫

总有人评价现代人朝令夕改,性情多变,自当洪流来袭、泰山压顶便早已逃之夭夭。

也有人说小隐隐于朋友圈,大隐隐于众多小号,换个地方,换个公司,换个微信号。

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形式主义上的重新来过,像纸包不住火,哪怕过往被你肆意涂抹的不成样子,哪怕你对未来抱有不可磨灭的幻想,很多事,刻在骨子里,举手投足间蕴含的素养,对那些纵横江湖十几年的人来说,一目了然。

其实世事多变,人心自然也就多变,因此你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如果读过历史唯物主义的起源,那么你会知道,人的一生中所表现出来的变化不过是时代的产物,矢志不渝也好,两面三刀也罢,都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当普信艰苦奋斗的高歌逐渐嘶哑,享乐主义思潮风靡大江南北时,我们越来越把握不清人生的方向。

犹记得去年在亚布力看过一场高山滑雪锦标赛,你亲眼见到选手着地时弹起的雪花迅速埋没了痕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你污浊的脚印却格外刺眼,直到大雪纷飞的掩盖。你无比清醒地认识到万世基业都有轰然倒塌的一天,掌握人生的方向,抑或坚守初衷和信仰,即便是在大雾弥漫的惊涛骇浪中幸存下来,殊死一搏所耗费的精力和心力必将是半生光阴才可相抵的。

况且殊死一搏倒不如随波逐流来得更轻松自在,谁还像你一样惦记着忠诚,坚守道德底线。

十月金秋,你走过了云贵川,最终还是在洞庭湖边的岳州落了脚。尽管舟车劳顿一天一夜,但还是在灯影迷蒙的深夜借着参差错落的月光遥看了岳阳楼。可惜除了感到身子有点冷,什么情绪也没有,冷漠得很。

这些年东奔西走,你应该知道这世上任何一个地方,有人来就有人去,去的人会留下一堆的不甘心,来的人不仅要拨开重重迷雾,收拾这些不甘心的种种,而且要建造一个庇护所,护住奄奄一息的火把。

互相把脉的时光里,你背负着明明暗暗的考核指标审视他,他裹着一身怨气审视你,你希望通过整合资源达到戮力同心的效果,他却希望最大限度的剥取利益,甚至从你那儿夺回以前失去的东西。

忽然忘了商人是没有诚信可言的,商人的本质就是唯利是图。你的上司,你的下属,你工作周遭的生产关系,统统离不开交换形式,你的上司虽然不是商人,但却有商人的成分,你也有,只是你未曾察觉。

一直以来,你始终认为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凡事都往身上揽,然而没有人把你当成新人,也不会给你熟悉的机会,你没有试错资本,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难。尽管人事任命的会议兴师动众,你大谈2022年经济会议主题来表明行业进入了薄利时代,但前期积累的恩怨太深,格局乍看起来却像一场戏剧。

没人在乎行情如何江河日下,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也没人想过和你同舟共济,只消船破了一个洞,都是争先恐后跳下去的人。看得出来,值得做的事往往都是最难的部分,彼此之间的矛盾一时半刻化解不了。

尤其是最近几次,只要有一点机会,你就愿意大胆去尝试,但在颁布标准制度和推行管理策略时,你发现原来配合的人在不同程度表现出从中作梗的一面,可能是巧合,但却令你不得不重新审视那些第一印象。

冬有冬的来意,人心散乱、高层动荡、威信流离的背景下,万事不可操之过急,用药过猛。适逢乙方处于心理对抗期,强化团队管理信心,从小处着手,打开局面,一点一滴的把主动权夺回来,才可能有一雪前耻的机会。

有时别人大言不惭地宣称拥有你的人事罢免权,有时他们也厚颜无耻到认为违背自身利益的约谈便是对抗,殊不知甲乙之间的立场向来无法苟同。那些不怀好意的抹黑和不加掩饰的自夸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坐怀不乱是矗立在江岸的磐石,脏水洗不净镜子,别忘了你本身就很优秀,不要因为别人对你或者对公司的评价而丧失原则和信心。

左岸记:如果事与愿违,你会以什么态度面对当下?所谓机会,不只是为了应对当下,更应该着眼未来,当下提供了通向未来的契机。泰戈尔曾说过:你今天受的苦,吃的亏,担的责,扛的罪,忍的痛,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你的路。在人的一生中所遭遇的困境和不解,在当下或许是难以接受的。但在过后某一时刻会突然觉得,那真的不算什么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