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关于几只猫(一):猫的世界也很社会,很好玩

2021-04-30 . 阅读: 493 views

文/德鲁伊

今天和朋友聊,什么是现代社会,我开玩笑说,我们总是渴望救世主或超级英雄出现,我们也希望我们能成为超级英雄,但现代社会就是你在帮助别人脱离困境时,其实自己一样在挣扎,现代社会就是:救世主本身需要被拯救。

拜陪太子读书所赐,租住了孩子学校边的房子。

我是个擅于适应环境的人,这得益于年轻时频繁更换环境和团队,走南闯北的。这是一个近十年的小区,不过做到了人车分流,绿化环境也算一流。租户和自住,大约对半。

因为孩子的作息必须规律,自然而然自己的作息也改变了不少。因为规律,你会发现时间在增加。闲了把小区转了几圈,发现流浪猫不少,留了意,一段日子后觉得猫的世界也很社会,很好玩。

【花花和玳瑁】

花花是一只三花猫,于是应该是只母猫无疑。“花花”我住进小区就看到她,她就住我们楼的地下室。她是最执着于被收养的吧,定期会在一二楼的住户家门口蹲着叫一会儿。大家也不赶她,都是好言相劝的,偶尔还会给点吃的。

“花花”是大家公认的名字,她也认可。她很佛系,也很善良可亲的样子,心情好的时候会蹭你或是和你对话,躺下让你挠。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叫她,她只是回应一句“喵”。

花花是不和其他猫打交道的。今年樱花好的时候,一天下楼,一米高的树杈上,她斜倚着。安静而迷离的眼神,盯着花瓣纷纷的落。我喊她,她转头定睛看了看,又转头回去。反倒是我觉得破了景致,只好心虚的陪着看了几眼花落如雨。

我喂她是最多的,因为离得近,因为彼此都佛系。有一日,开门见地上一只老鼠,想来是她送来的,她还没在跟前,不显摆,不讨好的。

和花花都在这个楼下活着的,还有只玳瑁的短腿猫。估计是杂了很多代了,短腿猫真不适合流浪,草坪里走路都被淹没了,只有尾巴高高的翘着。

玳瑁脾气不好,不怕人也不亲近人,连狗也不怕。是那种爱答不理的不怕,不是充满战斗力的不怕,狗再叫,他就是不理,连毛都不炸。

玳瑁来的晚,一度和花花争食和争地盘。但花花是属于团宠,不知道晚上打架谁赢谁输,反正白天的时候,喂食的人会守着花花吃完再走,看不到花花或叫不来,可能也就不喂。玳瑁不亲人,只能远远的蹲着看,花花不吃了,他再来,花花不贪,所以貌似两只都活得不错。

楼下木香花下有长廊,太阳好的时候,他们两个会一人蹲一头的晒太阳,但应该晚上还会打架,当然也有可能是一起驱赶其他的外来户。

【三只白猫和鳌拜猫】

小区里猫聚集的地方大约四五个,其中一个在紫藤花架下,锅炉烟道上。

去年的时候,有三只白猫,妈妈和两个孩子,全身一水儿的白,漂亮极了。猫妈应该是见过世面的,对人客气或无动于衷,偶尔会互动两句。

两只小猫不行,警戒心很高,玩的再热烈,人过去了必定箭一般的跑掉,跑远了才定住,回头观望。

可能因着漂亮,也可能因着母性,一段时间里,全小区喂猫的都聚集到那。小猫不亲人,大家也不怪罪,只念叨这猫妈会生还辛苦,一只带两只。猫妈是个像样的母亲,都是紧着两只小的吃,吃完自己才下嘴。

这里本来住着一只鳌拜模样的猫,黄绿色的眼睛,毛很长,莫名其妙的那种褐色(或是咖啡土黄色?),嘴角撇着向下,胡须咋咋呼呼的乱。他应该是个厉害角色,过去人们放了食,他总是施施然的跳到台子上先吃,其他的猫都远远的围观,冬天时,台子因为是烟道的原因,暖和。他就趴在上面睡觉,也没有猫敢于上去共享。

但人还是厉害,喂食的时候,一定是先把他赶走,然后唤着白猫来。起初,他还龇牙咧嘴的,斯斯的哈气。次数多了,他知道于事无补,就背靠着烟道墙坐在那,还真是岔腿坐着,一脸不高兴,都能感觉到他的生气。在原先气呼呼的原生表情上,更加的愤怒。

半年吧大概,小猫眼见着大了些,上窜下蹦、追蝶抓鸟的。忽然有一天,两只小的不见了,路过的时候只见人在喂猫妈,不知道两只小的跑了哪里去。后边注了意,确信是小猫不见了。

虽然小猫不亲人,但没了小猫,喂猫的不那么热情了,都又开始去过去习惯的地方喂猫。又过了一段时间,猫妈也不见了。

小猫有可能是被人逮了去,毕竟那么白,眼睛还是蓝色的。猫妈就不知道了。

鳌拜又开始统治这里,但伙食眼见着没有之前好,但地方就是暖和,不用去地下室窝着。

猫的世界很好玩,感兴趣的话我会继续写着……

左岸记:喜欢猫的读者有福了,德叔写猫,如猫眼观世界,大家多多留言,一定要让德叔继续猫们的故事……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