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让人心动的,从来就不是风景!

2021-04-08 . 阅读: 517 views

文/公子如月

清明时节雨纷纷,每到这个时候,天总是要下雨的,连着几天淅淅沥沥,看不到晴的希望。但今天却是个多云的天气,仿佛知道我要回家似的。高铁行驶在群山中间,云雾缭绕在窗边,倒有点腾云驾雾,像是坐飞机的感觉,这趟车算是值了。

车站外面,拉客的司机络绎不绝,一路死皮赖脸地跟着不放。我故作一副高冷的姿态一一拒绝了。高铁站是新建的,班车就临时派的那几辆,等了有一小会,迟迟没来。拉客的司机也都散去了,载上客的已经走远,没载上的去出口拉下一批人。

想起去年国庆回家,趁着天气好,我从车站走回了家,看样子今天这天气也还行,那就走?那便走!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两万。虽然没有如此大的气魄,但我这个人向来喜欢走路,在能力范围内的路程,只会越走越有劲,从不会觉得累。还记得毕业旅行去张家界,我硬是说服他们从山脚走上去,美其名曰这样才能终身难忘。结果,第二天大家都在酒店里躺着度过了。不过,痛并快乐着,各奔东西之后,都嘴硬着说要再走一次。

回家是一场无价的旅程,甚至无心欣赏沿路的风景。刚开始沿着马路走,车流来来往往,便只顾着走路,时不时看到路边的土狗,便吹个口哨召唤一声。亲人一点的,还摇着尾巴过来了;胆小一点的,夹着尾巴跑开了;凶狠一点的,竟龇牙咧嘴吠个不停。

走到镇上回村里,有两条路,一条马路一条小路。马路好走一点,但是饶一大圈。这几天下雨,小路自然是坑坑洼洼。但我偏要走小路,或许是小时候经常从这里走去上学,有了感情。又或许是走惯了城里的水泥森林,想感受一下泥泞。

我以为这一路上就只会有我一个人,但中途遇到一老一少。老人大概是去接孙女的,手里提着个装饭盒的袋子,孙女则是背着一个与她身高不符的书包。在这泥泞的路上,她们倒是苦中作乐起来。

“奶奶,你太慢了,你看,我又走在你前面了。”
“你慢点,看你的鞋,脏成什么样了,还给我溅一身的泥。”
“你骗人,隔这么远我怎么溅的到你。”
“怎么溅不到,你站那里别动,我试试看溅不溅的到你。”

说话的瞬间,奶奶加快了脚步,女孩则信以为真的站在那里。奶奶一脸严肃的从她旁边走过去,她却还在认真的检察自己身上有没有被溅到泥,确认没有之后,她楞了一下,才发现是上当了,一溜烟追了上去。

而我则放慢了步伐,默不作声跟在他们后面,特意保持了一段距离。没多久他们就到了家,这下又只有我一个人了。

地高形出没,山静气清优。走到一片无人的山野处,一股清香的空气吹来,连呼吸都变成了一件愉快的事情。这山,这云,这田野,仿佛都是我一个人拥有。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要不是看到电线杆上的几只黑色的鸟,我竟忘了还有燕子这回事。

一处田野里,有三头水牛在啃着新生的嫩草,主人则坐在旁边的田垄上。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远远的就看着我,眼睛里充满着好奇,仿佛看着一个新奇事物。

教科书教导我们,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从科学理论来说,这话固然是真理,但真理往往是严肃而无趣的。自从了解了些唯心主义,才发现并不能因所谓的主观臆断而否定它,这其中自有无穷的趣味。

就像此时此刻,我明白了王阳明“心外无物”的妙处,所谓美丽的风景,并不是说风景本身有多好,而是这风景让我们动了心。如果你现在跟我说喜马拉雅的雪是多么让人着迷,我也只会置之一笑。并不是因为它真的不存在,也并不是因为它不美,而是它没让我心动,对我来说,这和不存在有什么区别呢?

啊,这泥泞的小路,这朴实的村民,这自由的牲畜,这翠绿的旷野,都极为平常,而为何此刻我却难以平静?因为“仁者心动”啊!就像那句诗一样: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

终于到了家,父亲怕是等候多时了,远远的就看他在屋前站着。

“怎么才到家,又走路了吧”
“嗯”
“路这么难走,不打个车”
“冷,好久没走路了,多走走”

家里的灰狗听到了动静,从屋后跑了出来,对着我吠了几声。

“吼,不认识了”,我朝它跺了一下脚。刚开始还害怕地退了几步,认出是我后,摇着尾巴扑了上来。我奋力推开,还是被挠了几个脏脚印。

鞋子上面也已经满是泥了,但心情却是一尘不染的。

——公子如月,记于清明。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