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谈谈《心经》,心无挂碍

2021-03-16 . 阅读: 1,292 views

文/金鱼的水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这是出自《心经》里面的一句话,对我而言,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几句话之一。

如果你去学佛理,你就会发现“心无挂碍”是最终的目的。我这里说的是“”,而不是“”,所以你大可不必有被束缚之感。大多数人,对于佛教不甚了解,只是听说过,或者自以为是怎样,然后就算自己是知道了,其实大多数的知道和觉得与真正的佛教理论相差甚远,甚至相悖而道。

佛教典籍浩如烟海,几乎没有人可以看完,而且也不必看完,大多数也只是重复的理论,用不同的角度去分析和论证而已。佛教有八万四千法门,对治凡人八万四千种烦恼,但是不论多少种,都只是因人而异的方便法门,核心思想还都是那几条。所以不论你看了多少佛典,听了多少佛言,在最后的最后,都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总结,它是佛的一切思想终点——

“所以心无挂碍,究竟涅槃。”

其实《心经》是观自在菩萨的一次总结,并非佛亲口所说。佛就好比老师,当时其身边大比丘众和大菩萨七万多人,听佛说经。观自在菩萨听完后,心有所感,于是在佛的加持下,为舍利弗和众学生们做了总结。佛赞叹观自在菩萨说得非常正确。

原文这样说:“尔时世尊,从三摩地,安祥而起,赞观世音自在菩萨摩诃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行,应如是行。如是行时,一切如来,悉皆随喜。’”(出自《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由此可见,佛是非常认可这次总结的。既然,学生代表已经为我们做了极为简洁的总结,那我们只需要认真研读其中的内涵即可。

《心经》中的每一句话都令人醍醐灌顶,其中我以凡人之心感受最深的一句就是“菩提萨埵(duǒ),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般若”是“智慧”的意思,“波罗”指“彼岸”,“蜜”是“到”的意思,“多”是语气词。所以连在一起就是“到达彼岸的智慧”。

“菩提萨埵”是指“菩萨”。《心经》和《金刚经》都是大乘经典,里面的内容是说给“菩萨”听的。“菩萨”是求大觉之人,发愿上求无上菩提(智慧),下化迷途众生。相比而言,小乘佛教里面的最高果位是“阿罗汉果”和“辟支佛果”,以自我完善和解脱为最终目的,随缘度化众生。(大乘小乘有很多争论,但是在我看来,并无差别,毕竟任何事都只能是由己及人,否则误人误己。)

那么,上面那段话的意思是:菩萨依靠着到达彼岸的智慧,心中没有挂碍,也因此没有恐惧,就不会迷恋这个梦幻泡影般的虚相世界,终达无余涅槃。

这里面有个奇怪的词混了进去——“恐怖”。

“到达彼岸的智慧”就是佛的智慧。佛说的一切理论和经典,都是智慧,我们需要去学习。学习了并且也实践了,然后“心无挂碍”。按理说,到这就可以直接说“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了。但是原文又多了一句话“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或许就可以换一种说法了:心无恐怖,可达涅槃。

恐怖?真的有那么大的威力?

我想起了洛夫克拉夫特《克苏鲁神话》中的一句话:人类最古老而又最强烈的情感是恐惧,而最古老又最强烈的恐惧是未知。

结合来看。人因有恐惧而是人,当一个人消除了这种最古老而又最强烈的情感时,他就是佛。

但是有一个矛盾的地方。佛说的,和洛夫克拉夫特说的,并不吻合。佛说,“无挂碍故,无有恐怖”。洛夫克拉夫特说,“最深的恐惧是未知”。

一个说,“挂碍是恐怖”;另一个说“未知是最深的恐怖”。这两种观点有什么说法吗?矛盾?还是殊途同归?

其实,我还有一个普遍的说法——“能预知的负面状态是恐怖”,也许从层次上,并不能和上两种并列。但也就先模糊地归为第三种恐怖吧。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是“能预知的负面状态”令人恐惧。上次考试不及格,挨了一顿打,这次又不及格,担心又要挨打,虽然还没有挨呢,但是恐惧已经爬上心头。这些都是很普通的恐惧,也是生活中最常见的一种恐惧。

而“未知是最深的恐惧”,这一点也很好理解。我们从未见过的事物,不知道它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影响、有多么严重,所以就会恐惧害怕。有人害怕蜘蛛或小虫子,就是无法判断如果被接触了,会导致什么结果。如果真被爬到了身上或者被咬了两口,发现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后果,那么习惯几次,也就不害怕了。就像《金刚》里面的女主角,初见山丘一样的金刚,害怕得要死,但是发现金刚并没有伤害她,而且还通人性时,就不再害怕了。而其他人类并不了解这些,也不愿意相信这些,仍把金刚当成最大的威胁,无论如何都要消灭它。

上面两种恐惧在生活中太常见了。担心别人不喜欢自己,而陷入孤独。担心工作的失误让自己丢失饭碗,难以维持家庭的生计。担心惹恼了体格比自己强大的人,而受到殴打。担心做错了事,被父母责骂。担心没有好好学习或者工作,生活无望逐渐落魄。担心子女生气,到自己老时,无人照顾。担心没有满足爱人的愿望,又会生气吵架。担心如果自己拒绝了别人,自己就会变成一个令人讨厌的人,而遭到孤立。担心熬夜对身体不好,又担心明天很快就会到来。担心自己的努力不够,又担心自己的努力白费。有太多的担心了,生活就好像是在恐惧中度过……

对已知的事担心,担心曾经的疼痛再次涌来;对未知的事担心,担心无法应对未知的诘难,而遭受痛苦。

在我的意识中,我也是一直认为,人的恐惧来源于未知和无法掌控。但是《心经》告诉我,恐惧不是来源于未知,而是挂碍。

因心有挂碍,而心有恐惧,因心有恐惧,而无法成佛。

人害怕未知,那未知有多大呢?可以想象,在茫茫的宇宙中,地球连一颗尘埃都不算,而人连地球的一半都不了解。像这种渺小和浩瀚相比,未知显得如此的巨大且不可计量,那恐惧恐怕永远也无法消除哪怕一丝半毫。

可佛说,不必担心。无论未知多大,只要心无挂碍,就再也没有任何恐惧可言。

人害怕一切,无非是心中挂碍身体,挂碍得失,挂碍宠辱,挂碍名利,挂碍攀比,挂碍差别,挂碍心中那永无止境的欲望。

当心无挂碍时,一切恐惧都没有立足点,一切担心也都无从生起。一个万米深海的巨大怪物,顶着黑夜,翻涌着滔天海浪,来到我的面前,我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它无非是把我肉体碾碎,还能怎么样呢?当顶头上司无故责骂我时,我也不会有半分恐慌,无非是重新工作,又能怎么样呢?当世界一起朝我施压时,我也不会担心,它们想要什么,都拿走好了,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释迦摩尼佛有一个故事。说的是在还未成佛之前,有一世是忍辱仙人,正在林中打坐。被歌利王带着出来游玩的宫女们,看到了忍辱仙人气质庄严,都围了过去。歌利王嫉妒之下,说道:“你是忍辱仙人,那我看你有多能忍?”抽出宝剑,砍断了忍辱仙人的四肢。忍辱仙人告诉歌利王,并同时向天发愿:“如果我没有生嗔恨心,请让我身体恢复如初。”话毕,忍辱仙人身体恢复如初。

《金刚经》原文:“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

心无挂碍。无挂我相,无挂人相,无挂众生相,无挂寿者相。无挂诸相,无有恐惧。无有恐惧,无有嗔恨,无有渴爱,无有一切无明烦恼。

说到这,可能有人心底还有一丝疑问,为何不挂?

《心经》中“心无挂碍”的前一句就是“依般若波罗蜜多故”,是“到达彼岸的智慧”,是佛的智慧,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是“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因为一切皆虚,所以为无明之烦恼,所以不挂。

我记得很久以前,我看到两个外国人靠着墙,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其中一个人说的很卖力,厚嘴唇不停地开合,喉结上上下下,发出一种对我而言不明所以的各种音节和音调。另一个人站在他对面,手舞足蹈,看起来很气愤,像是随时都可能对路过的人饱以老拳。

我自然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但是我心中猜测可能是家仇国恨之类的事情。在那一刻,我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他们的言语交谈、思绪感情,对彼此而言,都是无比的真实,他们可以为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而我却毫无感觉,他们的义愤填膺和珍惜的一切,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同样,我在他们的世界里,也还不如一阵风来的重要。但是我在属于自己的世界中,又是无比的重要,重要到有些人将我当成一切,而我亦是如此。我被这两种混乱的情绪搅乱,一时无法继续思考。

渐渐地我心中也有所感悟。人在出生之前可能是一片混沌,一点灵觉,或者一丝意识也好,这些是无法得知的。但是,人出生之后,就有了性别、样貌、家庭、身份、地位、国籍,就有了对与错、爱与恨、你与我。这个世界赋予你生,但同时赋予你一切条条框框和是非认知。当人们在强调“我”时,却无法意识到,对面的“他”和“我”,又有何区别。为何为了这个世界给与的枷锁和样貌,而争论不休,甚至你死我活。我是男的如何?女的又如何?高的如何?低的又如何?对错差别,真的重要么?这些不过是出生后,人为的认知枷锁。

说不定,人在出生之前都来源于同一个意识,只是出生之后,被赋予了一切差别,而形成了一切不同的人。

可是人,谁又不死呢?《心经》中说:“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我们的所有一切都建立在身体的眼耳鼻色身意之上,终生为其忙碌不止。要看精彩的,吃好吃的,听好听的,冷暖适宜的,万事如意的。可人死后,身体化为尘埃,六根一样随着身体的腐败而消失。到这时,性别、样貌、家庭、身份、地位、国籍、对错、爱恨、你我,也都不复存在。这样一个人生,又是为何而有意义呢?

“凡有所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这些佛语,都是在告知人们,莫要为了那些颠倒梦想,而在苦海中不知归途。

其实,我是不信佛的。你可能会笑,不信佛,我这是干啥呢?但是我学佛,只是在学的过程中,还有疑惑和不明,所以我不能信。如果不懂而信,那就真的迷信了。而且,我还有一些想法和佛家的理论不尽相同,他没办法说服我,我也没办法装糊涂。我觉得学佛不错,但是也不会去出家当和尚。我明明白白做一世人,换一生体验。爱恨情仇我经历过,但也因为学佛,我也从不挂碍。知道了那种感觉,却也从不留恋或嗔恨。我知道一切起于幻象,归于虚无,但我心中却也因这一切,多了点感觉。

我是不愿涅槃的,也不愿多么伟大。我只想心无挂碍,无所恐惧,晒晒太阳,看看蜜蜂就好。我想要把自己当成一团意识,没有性别,没有年龄,没有对错,没有差别,安安静静地享受阳光和风雨。至于生老病死、喜怒哀乐,随心就好,不刻意,不沉溺,顺其自然。

左岸记: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我很喜欢作者对佛理的感悟,和对人生所持的心态。读这样的文章,让人心静开明,无所恐怖。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5 Comments On 谈谈《心经》,心无挂碍

  1. 顺其自然 随遇而安

  2. 菩提萨埵

  3. 心无挂碍,到达彼岸的智慧,生活中怎么能做到,人生来就有牵挂,年纪越大牵挂越多,怎么能做到洒脱无忧,作者的表达我想只有自己修养身心净化心灵,不然只能抛去烦恼皈依佛门。

  4. 很受启发!谢谢点拨!

  5. 谢谢分享,很有感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