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路的尽头是银河

2021-03-10 . 阅读: 516 views

文/德鲁伊

据说,推动人类进步的力量就两个,一个是“懒”,另外一个是好奇。科技为了懒,这个好理解。好奇,多半是常问“山的那边是什么”、“海的那边是什么”,虽然没有发现蓝精灵,但也在几大洲流窜,生生不息的。

不过仅凭兴趣是没戏的,好奇都能害死九条命的猫,何况是“愚蠢”的人类。这个就要符合教育理念了:兴趣不是最好的老师,责任感和持之以恒的努力才是。学习如此,人生如此,坚持不懈大约是个好词。

比你优秀的人比你更努力,是这个时代的常态。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然很应景,但大多数人很少去比较比自己差的。道理很简单,觉得自己总还是不赖的,都是自我感觉良好型。废柴、丧文化、佛系,类似的词儿层出不穷,但都流行不了多久,据此看,大家还是很努力的在活着。

人就是这样,看似毫不努力却成功的人,是极度努力的结果。类似水上的天鹅,水上够优雅、水底下小脚丫挺忙乎。人生其实没什么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多数情况下,所谓的成熟:是明白人活着就是面对数不尽的问题,还没谁帮你,只有自己去解决问题。至于制造问题,那都是有水平的表现,要么你是孩子,要么你是能人。
前几日,有个朋友问我,努力是为了什么?我说,努力是为了选择。你努力是为了让自己有能力去做更好的选择,更好的选择才是你成功的原因,这话挺绕,但受用。

有篇介绍洛克菲勒家族的文章,这家族已经“富五代”了。据说秘诀除了擅于慈善捐款外,就两点,一是记账本,记录花的每一分钱,勿以钱小而挥霍之;第二就是,努力让自己有可能赚钱,赚钱用来投资自己,让自己更有价值。更有价值的目的大约也猜得出,有了主动选择的能力、有了更多选择的机会。

前几年流行“见路不走”,说是大智慧。想想,可能是人家能力到了,看到眼前的路未必是自己想走的路,虽然平坦或看起来不错;或是有能力看出,这条看似光明的路其实是溜光大道;也可能,人家的能力也到了可以重新开一条路出来的地步。否则见路不走,总不能就停下打尖吧。

虽然,人是靠自己被“用出来”展现了价值,你的价值一定是被“使用”(Accessing),是主动“流动”(Flowing)。至于是被谁使用,别人或是自己;如何流动,是主动还是被动。差异挺大。从一个有能力的人,变成一个有能力选择的人,这个貌似很重要。

人生最怕的可能就是凝固吧,雕像通常都是给死人准备的。不当雕像就得有点流动性,那也需要点让自己流动的能力和动力,不仅是技术活还是体力活。看起来很美和用起来不错,差老远了。

我是个喜欢换工作玩的主儿,流行的话叫擅于重混(Reixing),毕竟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多数的创新也还都是现有事物的重组。任何的开始,最好的时刻就是现在。我挺高兴,在我决定流动的时候,总还有机会。

有句话“路的尽头是银河”,朋友看我在朋友圈矫情,说这句话就是谎言。我知道,现在看银河是要挑地儿挑时间的,路的尽头大半还是路,因为真走尽了,那就是死亡。

那我就看着银河,咱重新开条路走走看。

左岸记:兴趣不是最好的老师,生存才是,其次是想让生活变得更好,并为之付出努力。在没得选择的时候,要选择改变自己,因为没有退路,所以火力全开,就算摔倒了,是选择爬起来,还是选择就势躺下,路的尽头其实是你自己。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