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谈谈偏爱和不公平

2020-11-03 . 阅读: 295 views

文/金鱼的水

几乎每个人都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人出生锦衣玉食,而有人出生就家徒四壁。最近,楼下面来了三只流浪猫,又勾起了我对这种问题的思考。一只黄斑白底的猫,一只全身浅黄的猫,还有一只黑白相间的猫。去掉毛色,其他几乎一样。

但是,我偏爱黄白色的猫。第一次看到,就觉得喜欢。我开始将家中的剩饭带给它们,有时是半块馍,有时是一个熟蛋或一点剩菜。每次我都不由自主的看着黄白猫,把食物也尽量多推给它一些,甚至尝试抚摸它。而另外两只猫,能得到的就只有食物了。

我开始反省,同样是猫,为什么我会偏爱这只黄白猫。答案显而易见,它不是因为黄白猫对我更好,或者是我企图在黄白猫身上得到什么,它只能是因为我的性格。

性格这种特质,很难去说清楚。喜欢白色的,有风的,向阳的,旋转的,广阔的,娇小的,运动的,等等。这些喜欢毫无理由,可这些喜欢就组成了我们的性格,也是让我们每个人与众不同的原因。

性格可能来自于天生的,也可能来自于后天的,但是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已经成为了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偏爱这只黄白猫,同样的,我这一生中,在无知无觉中,偏爱了太多的人或事。也许,就因为我,不可避免地造成了许多不公平的事。

也许因为性格,我把资源下意识地多给了某个人,在谈话中下意识地多提到了一些人,在举止中又不可查觉地照顾了某个人。如果我身居高位,这种不公平,可能会被放大,造成更多更大的不公平,甚至会影响社会。

我不可能消除自己的性格(是人就有性格嘛),所以这种不公平,也必然存在。它既不是因为我违反法律,也不是因为我违反道德,仅仅是因为我有性格,我是个人,就带来了许多我看不见的歧视。

也许,在某个角落,某个人,因为我的歧视,难过了一些时刻,伤心了一个周末,再夸张一点去想,可能摧毁了他许多年的努力,半生的梦想。

想到这,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不再呼唤猫咪,只是把食物丢在了它们常来的地点,然后转身就走。

我不再关心它们,或者说它,是否胖了瘦了,是否又和别的猫打架了,是否对我又亲昵了一些。我不再去想它们,甚至不再想关于猫的一切。

突然我发现,我已经半个月没有喂猫了。我带上食物,又去了数次,却再也见不到那三只猫了。它们可能走了,可能被人踢了,可能出了意外。总之,它们消失了。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它们一定是带着失望和伤心离开的。

一个世界消失了。这个世界原本有猫,有我,有食物,有阳光和绿叶,有晴天和阴天,有呢喃和欢笑,有撒娇和抚摸,有不安和欢喜,有温暖和焦急,有许多爱和冷漠。这个世界,开始于偏爱,消失于害怕偏爱导致的不爱。

我开始反省。因为我偏爱黄白猫,所以我照顾黄白猫,连带着另外两只一起照顾。又因为偏爱这种不好的设定,让我想要保持公平。可是随着偏爱的消失,连爱也没有了动力。没了爱,这个起始于爱的世界,自然也就会消失。我于是想到,我能不能三只猫都爱。可是由于性格的原因,我一定会偏爱一只猫。所以偏爱是一定存在的,就好像赤橙黄绿青蓝紫,我不可能全部都一样喜欢,我更喜欢红色和蓝色一些。如果我保持偏爱,那就一定会导致不公平。比如说,黄白猫就会在另外两只猫面前趾高气昂,而另外两只猫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可是为了食物,又不得不委曲求全忍受黄白猫的气焰。于我来说,我只是单纯地喜欢黄白猫,并不想任何猫受到伤害。但是就这里来看,喜欢就是伤害。如果没有偏爱,那么爱也就会消失,那么这个小小的世界也会消失。

存在难道一定要建立在不公平的基础之上?

不不不,还没有到下结论的时候。如果我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定时定点地去喂这三只猫,那么这个世界会不会就一直存在?

首先,我和我的爱没有了,这个世界不再是原来的世界。其次,因为我的消失,这三只猫会不会争斗起来?我想是一定会的。毕竟,有力量的为什么不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食物呢?

这又回到了原先的问题。这个世界可以存在,但就像有我存在时一样,存在偏爱。我的偏爱对于猫来说,是一种天赐的力量,无可撼动。而我不存在之后,某个猫的强大的力量也就变成了另一种偏爱。

如果再激进一点去想。猫的力量都一样,速度都一样,行为都一样,思考方式都一样。这样就可以保证三只猫,准时不早不晚地一起来进食,之后也不会单独再寻找食物,不再做多余的事情消耗力量,继续等待下一次进食。那么就可以保证这个世界公平的存在下去。可是,这还是一个世界么,这顶多是一个机器猫贩卖公司。就连我们玩的最简单的游戏,也不会把NPC的数值设定的一样,否则这个游戏项目在最初就会被删除掉。

似乎可以下结论了:存在就必然有不公平,就必然有伤害。

所以有的人出生就锦衣玉食,是因为他的祖先可能比另一些人的祖先力量更高一些,有了更多的原始积累,就一代代的传了下来。无论怎么去分析,这些差异都源自于最初的性格差异,从而导致后来的高低贵贱。

可能对于这个问题,更多人想的是另一层意思:为什么我要投胎到穷苦人家?

这个问题,活着的人无法回答。没有人知道投胎前的事,即使个别人无意间得知了自己投胎前的事,但那不代表你投胎前的事也和他一样。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他投胎前青山绿水,你投胎前穷山恶水也是有可能的。更遑论投胎前经历的事情呢?所以唯一能拯救这个问题的,就只有自己能回忆起自己投胎前的事情。可是,今世发生的事情,我们的记忆也可能会发生偏差,对于无知觉地美化记忆和丑化记忆,是我们大脑常干的事。更别说投胎前的记忆了。就算它真正地出现在脑海里,你就真的相信了吗?还是会把它当做一段梦境或者奇怪的想法而忽略掉呢?这确是极有可能的。即使出现了,你也无法证明它的真实性和准确性。

投胎前,我到底干了什么,让我出生在了贫苦人家?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每个人的经历,每个人也都不一样,得到准确的答案似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们可以从整体去分析一下。大致上,有两种可能。一是被强迫的,二是自愿的。

对于强迫的,无论是神强迫你来,还是因果关系强迫你来的,还是某种未知的力量强迫你来,对于这种力量,你无法反抗,你只能唯命是从。这里,神也好,因果关系也好,未知力量也好,总有它们自己的原因。但是你不知道这个原因是什么,这才是人们内心憋屈的源头。如果让我受苦,请把我受苦的原因告诉我,否则我苦也受了,还不明白是为了什么受的苦,那我下次不还是可能再犯?这种未知的原因,可能就是信仰的初衷。他们告诉你原因是什么,你只要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就会避免再受到苦难。其实就算没有信仰没有宗教,我们自己也能得到一个模糊的答案,管它什么牛鬼蛇神,我做好事还不行么?我当一个有爱心,善良的人总可以了吧。不管你什么原因让我受苦,我再也不做坏事只做好事,这样下去,苦总有一天会受完,你们这些神啊因果啊,再也找不到理由来让我受苦了吧。

对于自愿的,就简单一些。可能是想要体验一些经历,所以选择让自己这一世受苦受难。可能是因为某种不可名状的原因,选择让自己受苦。但无论怎样说,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对自己就一定有好处。既然有好处,又是自己选的,那就好好地过这一生吧。也就没有什么可怨的了。

总之,我们来到了一个因为存在所以不公平的世界里,已然成为事实。

我们想要存在于这个世界里,不可避免的会遇到不公平。上面已经思考了为什么会出现不公平。而已经存活于这个世界的我们,更重要的是遇到这些无法抗拒的不公平时,要怎么面对

其实每个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在过去的数十年中,我们遇到不公平时,是愤然反抗,还是和平接受,是从长计议,还是卧薪尝胆,只有每个人自己知道。但是无论哪一种选择都有代价,而这一次次的代价铸造了我们现在的人生。选择并无对错,攀比也毫无结果。让人们感受到真正活着的那一瞬间,才是人活下去的理由。偏爱如果让人存在,那就感恩还有爱吧,也许某一天就轮到了我呢,也许不偏爱我也是一种自由呢。

左岸记: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是说上天对万物没有偏好,是一视同仁的。但我们知道,只要是加入的情感因素,那偏好就会发生。一个人偏爱什么,就会在那上面倾注情感、时间和精力,然后有所建树,甚至突破。所以,在无限大的环境里,需要一个公平的存在,但在小范围里,只有偏爱,或者私有才能会产生创造和美好。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