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三十而观

2020-10-29 . 阅读: 736 views

文/张翼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

孔子说他十五岁的时候,立志作学问,经过十五年,依据他丰富的经验,以及人生的磨炼,到了三十岁而“立”。立就是不动,做人做事处世的道理不变了,确定了,这个人生非走这个路子不可。摘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

看到这段,拍桌自言道:这不就是三观形成吗?一个人的世界观,将会影响他的价值观,而价值观又会体现在他的人生观上。在迈入三十的这日子里,写写三十而观,是种记录也是个总结。

观世界

在初中的时候学过一篇课文叫《在山的那边》,巧的是我的家乡也是一个群山环绕的小山村。而山的那边是什么?这也许是我有记忆以来认真思考的第一个问题?当思维不能跳出我们日常生活范围时,就难免的会成为那些坐井观天的人儿,而我们大部分人都被深深的陷在这口井里,不能自拔。

我常用两个维度来看我们的世界,一种是从时间的角度来看。另一种是从空间的维度来看。

从时间的角度看,无外乎就是过往、今天和未来。而我认为这三种形态可以转化成哲学上的经典三问,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接下来我就用我浅薄的经验来试着看看这个世界,go。

首先说我们从何而来,现代生命学告诉我们雌雄交配,精子和卵子相结合而诞生生命。前人把这种行为呢,称做做爱,细细琢磨我打心眼里的佩服这样的命名,它告诉我们,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每个人是因爱而来。这样的答案,若剔除逻辑里的纠结外,对于我来说满意得简直令人涕泗横流,于是我信了。

那又得问了千年之前万年之外有我们的存在吗?我们是凭空而来然后凭空消失的还是什么?我认为不是的。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单独的个体,而仅是世界内的一种物质转移。曾经的我们也许一部分是猪,一部分是树,一部分是土。我们一直都在,我们就是世界,我们是自然的本身,灵魂如电,肉体如灯。

当回答了我是谁后,我认为去往何方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关于生死,人生不过聚和散,此刻的文字是聚,明天腐朽是散。散不是消亡,散是重组,所以从这点讲,我们从不生也不灭,我们一直都在。用心地享受人生这段美好时光,尽情的思考与生活。这是我目前寻到的小小机灵。

再从空间上看,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把自己拉到月亮上,用月球的第三只眼来看待自已现有的生活。无垠的黑幕下,蔚蓝的星球上,在那群山夹缝中,有一座斑斓的城,城里熙熙攘攘,而有个小小的人儿,每天在那几条路上游游荡荡着,他有他的欢喜,他有他的忧愁,而这形形色色的种种让我这个观察者即觉可笑又觉可爱。可笑之处在于他所在乎的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可爱之处在于他对生活的认真和努力让人动容和心疼。

嗯,我认为在世界观里我们常犯的错误,就是将自己和这个世界对立起来。总在寻找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但其实我们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每一刻组成了这个世界。脱离了任何人和物,它都不叫着世界。依此而推,所以我认为这世界上的所有恶,皆有我因,世间里所有善,皆有我功。只有这样,我们对恶才有了像自身一样的理解和批判,对善才有了发自内心的喜悦与拥抱。

最后我想说,这个世界很大,你相信什么它就是什么样的,因为~你信!

观价值

假如你有两个选择,一是马云亲手给你煮一碗小面,二是他给你一百万。你是会选择这碗面还是会选那笔钱?也许我们所有人都会选择那笔钱,而不选择这碗面。因为这碗面对我们来说太过寻常了,可一个真正爱马云的人却会选择要那碗面,同时这个人对于马云来说也远不止这笔钱。所以爱有价值也没价值,有时它抵不过一碗面,有时候它却抵上了一个人的所有,包含生命。

高中时曾写过一篇随笔,主要写在恐龙时代,有一群恐龙到寻处找金色的石子儿然后把它储存到山洞里,千万年后人们找到了这个山洞又把它做成金条放到了金库里。所以我一直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大自然自己的搬运工,所有的财富都是对物质的搬运,铁打的财富,流水的假主人。

财富有两种财富,一种是精神财富,一个种是物质财富。

先说,精神财富。有一天,走在大路上看到了一幅海报,上面印着张继的横渠四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见到这段文字的第一句就心生跪拜感,人们常说盘古开天,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化为了人事间的种种。可事实是在神话里和现实里这天地都是无心啊,所以我们走一世,就是为这天地立心,嗯,不错不错不得了。陈道明曾说与钱钟书谈话两小时后,感觉自己在文化面前,狗屁不是,此刻我也是。我们的传统文化,特别是经典文化是被严重低估的财富。稍看点经典版的书籍就会发现,现代流行的很多文化语录都不过是在经典里摘抄出来的皮毛。比如牛根生的用人名言:有德有才,破格重用;有德无才,培养使用;有才无德,限制录用;无徳无才,坚决不用。就出自《资治通鉴》的:“是故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

仪式感,生活为什么要有仪式感。外国的上帝,中国的佛祖,有人说我们自己创造了一个人来统治自己。想来确实如此,所以只有苦笑,其实无论是婚礼和葬礼还是习俗和旧规我们都可以适当的遵循点,这些仪式就像生活的一个小节,让平滑的生活多了一些记忆的点柱。

再说,物质财富。现在大多数的财富依旧是信息差的财富。关于财富,石油大王洛克菲勒有一段豪语说:“如果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都剥光,一个子儿都不剩,然后把我扔到大沙漠去,这时只要一支商队经过,那我又会成为亿万富翁。“所以财富从来不缺少机会,只是思维。另外,这是一个多诱惑的时代,我们不要去考验人性,我们都知道有好人和坏人,可我们不知道这世间的好人和坏人往往都是同一个人。天堂和地狱真的在一念之间,我们应当做财富的主人,而非奴隶。

说到此处我想再提下慈善,慈善并不是对别人的施舍,而是对自我的成就。所以我认为一个真正的慈善家会不觉得自己高尚,慈善也许真的只是一种需求。

如若一生平淡不可富贵,再谈谈这时的财富。在看《朱元璋》时,朱升对朱元璋一句话影响甚大: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我把它套到现实里,发现居然也恰如其分。首先我们必须依靠自身的学习能力,建立起核心的竞争优势这就是高筑墙;接着就是对于财富的管理,我们得避免铺张浪费,在机会与陷阱横流的时代里,对原始资金,经验,人脉的积累不失为一种厚积薄的过程,这就是广积粮;最后一个人的成功有他自身的努力和时代的机遇。去除老天第一,我第二的想法,保持谦逊,少树敌多交友,不要太急,这就是缓称王。当然如若再不济,作为一个勤俭村出来的人,我想用曾国藩家书里的一段话来结束此段:家勤则兴,人勤则健,能勤能俭,永不贫贱。

最后想顺带一句:有的人会继承父母的财富,而有的人终会继承人类的财富,祝福他们!

观人生

我曾想寻找这世间最悲惨的人生是什么模样,开始我认为是挖煤的人,第一危险,第二黑天、黑地、黑人,可当有天,有位大叔给我聊起他曾挖煤时的乐事,笑得前俯后仰的我发现这不算是。接着又看《活着》里的富贵我想,如自己在乎的人一个个地离开,直到剩下孤零的自己,这生活定算是悲惨了吧?可再回想诗里不是有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吗?这种还能道出的愁也还算不上悲惨吧,最后看历史看到易子相食的描绘,看得浑身打颤时,我认为那算是悲惨了,可似乎又太遥远不曾及也不敢想。再后来有人告诉我肥猪和鸡栏里的鸡算是最悲惨了,仅是为了生而生。所以最后这问竟一直无解。再后来,勉强找了个答案就淡定了,这世间也许有千万种悲惨活法,可喜的是每个人最多只会尝试其中一种方式。

青春和成长

富兰克林有句名言:有的人25岁就死了,只是到75岁才埋葬。那人生应当怎么过,我最喜欢的《青春》里有写道: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于是,在某天我将自己的一生分成了5份,每20年算一生,这样算来我便会拥有了5个少年,5个青春,当然也会有5次死亡。年龄这才不会成为我的绊脚石,而且也有了前世今生,挺好的。而今天的我正值壮年。愿这5个人生都有不一样的精彩。

关于成长,分享点吧,此刻想到的是刘邦和朱元璋。这俩是历史上少有的白手起家而一路登天的人。但你知道刘邦与萧何、周勃、曹参、夏侯婴等是同乡,朱元璋与徐达、汤和、李善长也是同乡,现实里还有阿里巴巴的十八罗汉。私企里的三亲六戚,这时候你会羡慕这些牛人为什么会早早的就打了堆。我的理解是他们里的所有人都应互称为同学,他们的团队就是一所大学,这所大学一直在教育培训着这帮人。牛人并不一开始就是牛人,只是社会和经历在教育着一部分人。

工作与生活

什么算是好工作?实习的时候,遇到一位管电梯的师傅,在外人看来,这是份凉爽悠闲而没有压力的工作但他依然抱怨连篇,因为他觉得在这里工作空间狭小,没有自由,无聊透顶。那时突然明白没有一个职业是轻松,即使你看上去的那些举重若轻,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在煎熬着什么。

再有工作与生活能分开吗?其实工作里最大的付出不是体力,智力,而是时间。工作有报酬,但生命没有。我们应该认识到工作与生活里的时间是一样的,没有孰重孰轻。工作和生活也许有界限,但工作不应是受罪,生活也不只是享受。每一刻都值得我们去珍惜,无愧于生命即罢。

忠诚与责任

什么是忠诚,以前写过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理解文章,早已不记得当初怎么写的了。可后来深入理解才明白,这两个叠字是不一样的,第一个字应当是名词,第二个字当为动词。如果这样理解,忠诚就好解释了,这不就是我们现代企业里常提的岗位职责吗?君要行君道,臣要守臣职,父要尽父责,子要行子规。我们身在什么岗位,就要履行什么样的职责。忠不是说忠于谁,忠诚不是对权力的强调,而是我忠于这个职位,这份职责。德不配位,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是一种灾难。

爱情与家庭

什么是爱情?爱人是唯一的吗?相爱后遇见更好的怎么办?在时间的长河里两个陌生的人没有早一点也没有晚一点相遇了。然后我仪式性地道声早安,你礼貌性地回声晚安,我认为这就是我理解的爱情。月亮并不是这个世上最亮的星星,但它对地球来说是唯一的,最好的,最亮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一瓢才是最妙的。所以世间哪来的前世注定,只是走着走着我们身边那个人就变成了唯一,由爱情到了亲情最后变成了死情。家是共同的壳,无论爱情与家庭都是需要耐心地呵护。当付出和回报产生了你来我往的交流时,这条长河才算有了前行不止的动力。

最后,胡乱记录点吧!最近又陷入了有和无的死胡同里,让人头疼欲裂。于是由逻辑转向人文。我惊喜的发现,人们对于美有着与生俱来的辨别力和需求力。如果一个人只需要一种能力,我想那就是发现美的能力了,因为如果没有这点能力那一生得多无趣呀。

后记

行文到此,对于三十总算有了点交待。一路走来,有位童鞋给了个评语,称灵魂高贵。也许没有人能够想象出我看见这条评语时的惊讶与欢喜。嗯,你想,第一,呀!我有灵魂,第二,哇!那灵魂还能和高贵沾边,这可有多难得?当然还有点自知之明的我,立马清醒了过来,这是有多么的名不符实,可它并不影响这成为我一生的激励。对于未来,我并不知还会发生什么,改变什么,也不敢祈求灵魂的高贵了。但后来的翼是哪般模样,此时此刻的我心里是有数儿的,那一定是个有魂儿的人。

左岸记:作者在三十岁能有这样的感悟和表达,可算是达观了,相信细细看下来,我们一样会思考到很多很多。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