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可爱的武汉呀 你要快点好

2020-02-01 . 阅读: 771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武汉成了全国的新闻中心。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这个名字一夜之间世人皆知。

大家都没想到,武汉就这样突然生病了。

尽管这个城市早已成为记忆,我还是发了信息给老师和赵敏,她们说,一切都好。

“住在这里几十年,这是第一次不见车水马龙、熙攘人群,只能听见风声。”老师转发了这个朋友圈。

赵敏说,尽管她特别怕热,但是再没有一个时刻比现在更期待拥抱武汉汗淋淋、湿哒哒炎热难耐的盛夏。

其实,随着时间推移,我对这座城市的记忆已经消磨殆尽,只有三四月偶尔看到樱花的新闻时,才会想起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觉得穿过小森林匆匆跑去上英语和思修,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可看到新闻报道中空旷的江汉路,孤单的长江大桥,萧索的户部巷,落寞的校园,寂寥的光谷商业街,还有拥挤的医院过道,ICU里的患者和医生,厚重防护服背后的名字,简单的年夜饭,以及汉秀剧场的外墙上鲜红的“武汉加油”……瞬间就泪目了。就好像一个很久没联系过的好朋友,多年之后得到他的第一个消息竟是,他生了重病,你便不由自主地忆起过去与他相处的种种好。

即便在那时你是抱着埋怨的态度,现在却希望他快快好起来,毕竟曾经陪伴着走过了人生中一段路。

其实,我和赵敏第一次去武汉的时候,因为并不气派而且拥挤不堪、闹哄哄的武昌火车站,就对这座江城稍感失望。

它的繁华与璀璨,离我们太遥远。

而我们这些小人物能感受到的细枝末节,好像总有点不尽如人意。

但我们还是禁不住诱惑,把除了写论文的所有闲暇时间,用在了瞎逛上。然而,盛大如它,也躲不过看景不如听景的尴尬:长江大桥不如想象中伟岸,江汉路没有南京路、王府井出名,户部巷那条小吃街有点短,东湖完全不能跟西湖比…..还有,公交车两站之间的路程也忒远了吧,坐过一站就别想着步行回去。最关键的是,因为修地铁,学校门前的那条路总是挤得一塌糊涂。

同学们几乎把衣食住行抱怨了个遍:沿江而走的城市道路,常常晃得人找不着北,就连学校的各种侧门,临毕业都没找全。热干面太干了,怎么能当早餐;宿舍没有空调,夏天热化、冬天冻僵;我们学院的楼太破了,宿管阿姨一口流利的当地方言,完全听不懂,还总是凶巴巴…….

可我们就是这样,在一边抱怨一边适应中,习惯了这座城市的春夏秋冬。我们会抓住稍纵即逝的春天挤着人群,去看满树绽放的白色樱花,跟别人抢位置拍照丝毫不示弱;在尚存一丝凉意的夏日清晨,买一碗热干面,边走边吃,然后一整天都开着自己床头的小风扇尽量不乱动;风和日丽的秋天,枯黄的落叶装饰了珞珈山,站在老图书馆上面看,真是美到深处,难言难诉。在取暖措施奇缺,温度却和西安一样低的清冷冬季,裹着三四层衣服还冻得瑟瑟发抖七嘴八舌地埋怨,这是什么鬼地方?

那时候,于我们来说,关心不到它九省通衢的交通优势,更多好奇的是这样不上不下、不南不北的位置,春秋都短到没有的季节,怎么熬过漫长的酷暑与寒冬。毕业的时候,同学们都选择回到自己的城市。

离开的前一晚,我跟刘大婷去了楚河汉界,红灰相间的清水砖墙,雕着巴洛克式卷涡状山花的门楣和青砖小道,夺目绚烂的街景,令人着迷。她提议,要不我们沿着东湖走回去吧,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在武汉走这么长的路。街灯辉煌,车水马龙,我们躲过拥挤的人潮,走进东湖边的小道,宁静又温和的昏黄路灯下,东湖像一面大镜子。

她问我,人是不是都这样?即便有埋怨,也因为在这个地方短暂生活过,而在离开的时候舍不得?

“可是,就我们这种回家的频率,都是没什么出息的人,还是各回各家,此心安处是吾乡嘛。”我看着她笑。

我以为自己走的时候会有多兴高采烈,可一向不喜欢拍照的我,竟鬼使神差地在学校门口的那个大牌坊和老图书馆前留了影,还没有忘记把学生证、饭卡这种平均一个学期丢一次的东西塞进行李箱。

最后一次去武昌火车站坐车,火车穿过长江大桥,我突然记起每次来学校,看见长江大桥时的欢欣其实不亚于见到西安城墙。

后来我考工作,学习采访、写稿,坐班车往返于单位和家之间,日子平庸又忙碌,却会在偶尔翻到那些旧物时怀念那个偌大的灿烂城市,那间简陋的宿舍楼和偶尔好脾气的宿管大妈亲切的提醒:“姑娘吖,莫忘了关你们的热水器,放在桶里,就不管啦。”

会在灰心挫败的时候,想起我曾经在那里遇见过的那些熠熠闪光的人:时髦又博学的导师一字一句帮我改了N次论文,竟然在校外送审中获得优秀,我都不好意思自己太不专业,她却说,你努力了就好;高等教育学老师一脸慈祥地说起失去亲人的悲痛经历,眼眶含泪,嘴角还带着笑意说,同学们要珍惜现在的生活。出版社头发花白的那个男老师,年轻的时候教书超级棒,后来女儿患病,他无心教书就转岗到了出版社,我们一起找书搬书送书,他都记录的仔细,生怕丢了一本书。他说,记得呦,书是值得爱护的好东西……还有那些看起来普通却厉害得不得了的同学们:口语超流利的赵敏,雅思7分的程老师,什么歌都唱的跟原唱一模一样的陈同学,组织力极强超有亲和力的刘大婷,什么都难不倒的秋玉…..

这些人和这个城市一样,终究会成为记忆,但确是平庸寻常的人生中是最闪光的礼物。

那天我看见中新网的视频,那首歌这样唱:“热干面糊汤一样的吃相,海角天涯流淌唇齿香,黄鹤楼的诗烂熟在嘴巴,只准自己骂,只许别人夸,可爱的,武汉伢……”

赵敏说,你不知道,武汉的地铁现在四通八达,比我们刚刚见到它的时候方便多了。你看军运会了吧,武汉漂亮吧。它会好起来的。

疫情还在扩散,感染病例不断攀升,全国各地都去支援武汉了,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新闻从武汉飞来,有金银潭医院院长坚守的感人故事,也有死亡病例增加这类让人丧气的消息。钟南山院士说,武汉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的城市,大家一起帮忙,武汉肯定能挺过去的。

这几天,阳光普照,我在西北的小城已经习惯了水盆羊肉,却还是希望那座冒着热干面香气的大城市,平安如往日、平静如寻常。相信,春风会吹开这里的樱花,一树又一树连成蔽日的云朵,疾病与灾难都会成为岁月的尘埃……

可爱的武汉呀,你要快点好!

左岸记:当我们知道最坏的事情发生时,最坏的时刻就已经过去。这种灾难我们永远不希望它出现,但我们又要拥有战胜灾难的韧性。我们相信,那些打不倒我们的,终将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1 Comments On 可爱的武汉呀 你要快点好

  1. 武汉,加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