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以爱之名的《长恨歌》

2019-12-09 . 阅读: 587 views

文/北水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初识这番脍炙人口的名句,是在孜孜不倦为应试奋斗的高中。当时语文的高考试卷中,必考题目是古诗词填空,有的标出上句,要接下句,还有的是考作者和出处。于是乎,不能把丁点时间用于文学爱好的我,当时借着复习诗词的名义,看了不少名句佳作,其中念念不忘的便是白居易的这首《长恨歌》。

什么“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这些经过了一千多年却还朗朗上口,常被现代人念叨的名句便深刻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当时的感觉是,这个爱情故事当真是缠绵悱恻,动人心魄,仔细读过一遍《长恨歌》,竟会潸然泪下。

大概年少时有关感动的记忆真的会如影随形,闲暇之余,我总是会不经意的去看关于唐玄宗和杨玉环的各种艺术创作,包括电影、电视剧、戏曲或者文学鉴赏著作。最初的震惊是我年少时通过一部老电影,得知了这段流传千古的爱情故事中,女主角竟然是男主角的儿媳。电影中,年轻帅气的濮存昕老师饰演的寿王李瑁怒不可遏,一把将自己的妻子推倒在地,大声质问她是否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才会让父皇相中,此时的美人匍匐在地,嘤嘤哭泣,楚楚可怜却很无辜。接下来的电影镜头,是一个头发已经花白,满脸褶子的老头,站在城楼上瞧见了入宫的杨玉环,兴奋的亲自击鼓迎接,而此刻美人笑的含苞待放,款款盈盈。与电影中情节截然不同的,是几乎所有关于李杨二人的戏曲作品中,剧目的脚本内容都保持了和《长恨歌》高度一致,只说是今有宫女杨玉环,才貌并重,一朝被帝王选中,充入掖庭,后来成为贵妃云云。

如果初见时并不美好,那么结局又是否真的能令人遗憾千古呢?舞台上艳光四射的昆曲名伶,咿咿呀呀唱的肝肠寸断,在蜀中马嵬驿这个地方,军士哗变,杀死了贵妃的哥哥杨国忠,又要求玄宗处死贵妃,玄宗为难之余,识大体的贵妃请求圣上割恩,佛堂自缢之前还念念不忘嘱咐高力士对圣上多加看顾,终是香消玉损。《长恨歌》中对此的描写是“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而与白居易同时期的唐朝诗人李益在《过马嵬二首》中,写的是“太真血染马蹄尽,朱阁影随天际空”。因此,有人说贵妃自缢,也有人说是死于军士兵刃之下。无论是何种死法,最终都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据传玄宗在安史之乱平定后回宫,还曾派人去寻找贵妃的遗体,却未寻得。可以想象,曾经呼风唤雨的一代帝王在当时是何等的惶恐无措,竟连草草安葬都无法做到。

如果说玄宗和贵妃的爱情是千古绝唱,那么贵妃的前夫寿王李瑁便是故事的灰色地带,绝少被人提及。“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据传,年轻的寿王李瑁在妹妹的婚礼上对15岁的杨玉环一见钟情,寿王的母亲武惠妃遂请玄宗册立杨玉环为寿王妃,当年二人便成了婚。然好景不长,三年之后,武惠妃逝世,玄宗再也找不到可心之人,便听了某些人的谗言,选了才貌双全的儿媳,纳入自己的后宫。而此种说法,推敲起来却漏洞百出,许多故事版本给出的理由是玄宗不曾见过杨玉环,这种可能性是很低的,即使是帝王天家父子,婚礼总是要的,逢年过节的家宴也总是有的吧,更何况寿王还是玄宗最宠爱的武惠妃唯一成活的孩子,三年里都没有见过儿媳一面,怕是自欺欺人。二人究竟是如何看对了眼,已无从考证,可以肯定的是,武惠妃逝去之后,玄宗便再也没有任何顾忌,活像老房子着了火一般,先以给母亲窦太后祈福的名义,把杨玉环送入道观,道号“太真”。过几年又找了个机会,把左卫中郎将韦昭训的女儿韦氏塞给儿子当寿王妃,同时册立杨玉环为贵妃。什么祈福,什么出家,不过帝王堵悠悠众口的惯用手法罢了,期间,杨玉环也许从来就没有离开过玄宗。

《长恨歌》作于元和元年(806年),此时距贵妃逝去整50年。按照诗中的描写,贵妃死时相当凄惨,“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贵妃头上贵重的饰品,翠翘金雀玉搔头等散在地上无人收拾,繁华与落魄,人中凤与刀下鬼,不过昨日与今夕的距离。讽刺的一个细节是,当时寿王李瑁也随玄宗避难蜀中,贵妃被赐死后,李瑁还奉玄宗之命安抚军士。看着自己深爱过的前妻仓促就死,不知道这位曾与太子之位擦肩而过的亲王,心中是何感情,是难过,愤恨,抑或解气?

后世有评说,认为政治无关女子,牺牲女子去达到政治目的,是为不齿,而《旧唐书》记载,当时的禁军将士陈玄礼等人杀了杨国忠父子后,给贵妃的罪名是“贼本尚在”,军士的心里,贵妃就是一切的祸根。《长恨歌》以其精湛的艺术造诣流传百世,在所有历史事件中只选取了“爱情”这一角度进行歌颂,迷惑了年少的我,却说服不了成年的我。当对爱情与责任有了同年龄相匹配的认识之后,我认为李杨二人若真有爱情,杨玉环爱上的也不过是身为皇帝的玄宗,这个皇帝,可以给她寿王给不了的一切,“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很难想象已经贵为寿王妃的杨玉环会爱上一位不是皇帝的老者,说的直白些,二人的爱情是掩藏在浮华下的虚妄。玄宗对贵妃的感情不过是利用皇帝特权对爱情的一种掠夺,而贵妃对玄宗的感情也不过是沉溺在家族荣耀和骄纵中的理所应当罢了。

《长恨歌》唱诵的是帝王家的爱情,而开篇的前两句“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就直白的掩盖了一段历史真相,仿佛是对心虚的粉饰。真正的爱情,并不需要任何遮掩,而“以爱之名”,我们可以杜撰的却很多。

纯洁的爱情,从来不需要“爱情的名义”。

左岸记:一切的根源在于唐玄宗晚年用错了一个又一个不靠谱的人,又怎么会用这些人呢,和他上了年纪后越发的自大很有关系。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