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由“蒙面”自由想到的

2019-11-15 . 阅读: 599 views

文/德叔

我喜欢香港,我很多的东西是从香港买的,也很喜欢这个城市,维多利亚港的夜晚,自信而野心勃勃,开放而坚忍攫取。

我也不喜欢香港,那是一个既飞快,感受得到每个人的压力,却又在很多地方悠闲和富足。摸天的住宅,笼子般,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梦想与梦想的破碎。

香港是定义为自由港的,与一些香港的朋友聊,他们无比清楚知道自由港意味着什么,这个自由不是制度优势,而是规则优势。因为历史原因,区域原因,经济原因,大家默许你拥有了一些规则优势。擅于利用这些优势,你就有钱赚,香港就发展;放弃了这些优势,或是坐吃山空,就没钱赚,就没得发展。

人是习惯性动物,人也是自视极高的动物。这就派生了如“由俭入奢易”“二手车心理”的理论。天命我享受这个世界的资源,我的今天靠的是我的努力,不是有什么“好风凭借力”。于是,自以为应该得到的而没有得到时,“自由”就被拉出来既挡枪也被当做枪,看样子,“自由”两个字是最好的矛和最好的盾。

据说这世界上有“普世法则”,具体有没有、是什么样的,没几个人说得清。但想来既然人类不是动物,那基本上也就几点,这个世界允许你活着并保护你活着,限制你用极端方式伤害别人,尽量公平的社会法则和规则,每个人有选择的权利。再其外,制度是一种选择,制度肯定不是普世法则。

你伤害了我,还说为我好;你剥夺了我选择的权利,然后你说这是你的自由;你杀了人打了人,然后说这是自由必须经历的伤痛?

捋捋他们的逻辑挺好:“我们自由港,我们自由决定?你不给我我要的“自由”,那我就把事情、地方搞乱。什么?“乱”你也克制?那我就“暴”。什么?“暴”是违法的,是要被抓的?那我就“蒙面”。反正我要“自由”,为了我的“自由”,我可以干一切事情。”

古往今来,据说“自由”是需要流血牺牲的,不过貌似“蒙面自由”们,热衷于让无辜的人流血牺牲。自己流血那是万万不能的,是因为怕疼?还是力量太薄弱?遇到点危险,自己跑得够快够坚决,现在的“自由斗士”,不单纯是惜命了,还怯懦。

富不及三代,不是你不能富了,多半是不够努力了,没什么东西传承下来了。被优待的是俘虏,是老儿子。真到平等对待,或是按着常理出牌了,你却耍赖了。耍赖还心虚,星条旗出现的那一刻,其实不仅“自由”变了味,连自我认知都出了问题,毕竟心虚的人才找“爸爸”。平等的权力不要,从自己玩,到找米字旗,然后再星条旗,这一路走来,人是越来越绝望,越来越燥乱,膝盖是越来越弯,思想上有了问题,还得了软骨病,这“自由”怕是毒药吧,伤脑子还伤身体?

或许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思维混乱+软骨病+跑得快”越来越多了,蒙面就成了唯一选择。这世界上混,本来面具就够多了,还要再蒙个面,你真蒙面了,要是能保持不伤害别人,只提出你的诉求或依靠行动去争取诉求也成啊。现在蒙面成了武器,便于你打打杀杀、破坏造乱。蒙了面不是人,摘了面具就是人了?

其实蒙面的那一刻,这些“自由”已经土崩瓦解,蒙面的那一刻,举起米字旗、星条旗的那一刻,他们已经输了;蒙面的那一刻,“乱”已经成了“暴”;让无辜的人流血,让别人闭嘴的那一刻,他们虽然蒙着面,其实已经一丝不挂,昭昭然矣。

世界总是向前走的,不管是变坏还是变好。这些年,制度之争貌似已经淡了,毕竟西方已经弹冠相庆制度之争的胜利。没成想,强者恒强的法则,被曾经的弱者搅乱了。制度不谈了,秩序乱了。还是佛家说的对,无常即有常。不拥抱变化、不主动改变的,一定会被改变所战胜。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个世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旧的秩序是旧的自由,新的秩序是新的自由。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任何的自由都涉及到别人的自由,你搞乱我,并不见得你可以获利,虽然太多的人一直一直的想,只有搞乱你,才能成就我。

自由不是遮羞布也不是特异功能,是规则里的平等,是秩序保证的公平。你膝盖软的时刻,你戴上面具的时刻,你开始暴力伤人的时刻,其实已经没有自由了。双重标准是用来保证旧秩序的,而不是支持所谓的“自由”的。但凡双重标准出现,其实唯一可以证明的就是旧的秩序已经不适应这个世界了。

“蒙面自由”说白了是一场投名状,只是这个投名状还不够,因为人家要的是乱一个国家,不是乱一个香港。于是,才有了“暴”,于是结果可想而知,止暴制乱。

只可惜,最终的结果可以想象,那些领袖跑到天涯海角,那些无辜者被伤害,那些蒙面者无人问津,一地鸡毛,自由不再。

左岸记:那些跑出来制造暴乱的人往往是最无知、最无良又极其短视的人。所谓的“为自由而战”不过是个借口,因为他们的行为本身已经完全背弃了“自由”的真正意义。

自由主义思想家阿克顿勋爵说:每个时代,自由都面临四大威胁。第一,强人对于权力集中的渴望;第二,穷人对于财富不平均的怨恨。第三条,无知者对于乌托邦的向往;第四条,无信仰者对自由和放纵混为一谈。自由这个东西,从来都不容易,从来只在现实和自我约束中才能存在。

面对显而易见的坏人,不要过度理解,不要试图同情。罪恶本身就是罪恶,不应当试图用其他情节掩饰,使人们产生同情理解之心。善恶的边界需要守护,否则,很多人会觉得:善恶互相交织,对错并不分明,美丑只是相对,世界一片混沌。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1 Comments On 由“蒙面”自由想到的

  1. 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没脑子的人越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