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花开,半夏

2019-05-22 . 阅读: 552 views

/喵小姐

夏日的天黑得很晚,六七点的时候最清凉,最喜欢在这个时候出去走走。

这时的天是红色的,漂亮的火烧云染红了大半个天,余晖洒下的金黄让大地显得温暖宁静。夏日的天空不会是一望无际的湛蓝,没有冬天那么高远,总会有很多云,一团团,一簇簇,云隙里透着蓝,白云姿意游走,聚集又散去,看上,很美。

路边那几株老槐树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如今已长得那么苍劲繁茂,老人们在树底下乘凉拉家常。想起在书上看到的一句描写大树的诗:多少年过去了,还在对云表白,腰早已站弯。

路面上落了些零零散散的紫色小花,对于这种花我有种特别的感情,却只知它白语的名字。样子有点像牵牛,我们小时候最喜欢用一根细绳将它们一朵一朵串起来,挂在脖子上当花环或是缠在用柳叶编成的帽子上。如果没记错,再过两个月,花期结束,这条小路便会被这些落花铺满,想来会有些凄美吧。

走到田间,微风习习,稻田里蛙声一片,玉米叶子在风中唰唰响着,那是叶子互相碰在一起的声音,清脆干净。远处的一小片油菜花开得正旺,在风中摇曳着,馥郁的馨香弥漫四周。水声潺潺,仔细听甚至可以听出水从石头上流过的声音,从高到低,水声起起伏伏。环顾四周,成片的稻田,玉米地,加上远处的青山,都是让人舒服的绿色。置身田野,一片淡然。

沿着小路穿过稻田,来到河边,找块大石头坐着,脱掉鞋袜,将脚伸进河水里,感受水的凉意。对岸的野花开了,乳白的,淡黄的,粉红的在浓绿的丛木中甚是惹人注意。风起,河中泛起了水波,向远处晕开,一圈又一圈。还没能好好的感受这份宁静与美丽,天一下子暗下来,抬头才发现火烧云消失了,红色慢慢变成了黑色。

时间差不多了,穿起鞋袜,走过木桥,沿着小河一直往前,不一会就上了公路。站在高处,整片田野都在眼里,成片的绿色里夹杂着些许零散的黄色和白色,在风中像浪一样一层层远去,一切都是美好的模样。想起麦田里的守望者。这些绿色便是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他们唯一的守望吧,是荒原里的清泉,滋润生命。一个个绿色的音符,如美丽的蝴蝶飞舞着,穿过大地的肌肤,越过寂寞的心田,直抵生命的深处。这个季节,躲在夏日的繁茂里,聆听生长的声音,那么清透。

在家的日子,白天陪外婆说说话,帮奶奶做做事,然后看看书,折腾折腾我的小东西,偶尔和妈妈一起去干干农活,傍晚一个人出去走走,日子很淡却很安心。其实在城市里呆久了,会特别想念在家的生活,想念家乡的宁静与温暖,想念这里的人。

每次回来,第一眼感觉没什么大的变化,四周依旧是山,村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静谧与落后。只是慢慢的便会发现那些点点滴滴的不同。那个经常见的老人已悄然离开,哪家有小孩呱呱落地,生命总是用它的方式无声无息延续着。通往山上本主庙的路修好了,那谁家透着乔迁新房的喜悦,某家门前的蔷薇开得那么耀眼,老远就能看到。邻居家的小女孩会跳舞了,跟着音乐跳起肖拉者……我家院子里的木瓜树今年竟意外结了果,还不止一个。那棵杏树挂满了杏子,李子树因为去年冬天太冷枯死了被爸爸砍去了枝干,今年却又发出了新芽。鸢尾蓝都开了,阳光下特别美。杜鹃含了花苞,燕子窝又多了一个,燕子每年飞来又飞去飞去又飞来,有时会想它们怎能记得归来的路,记得熟悉的门楣。听着它们在梁上呢喃,这是对生活的安宁和静谧作的最好诠释吧……这些细碎的变化,那么轻却总能触碰心底的柔软。

在家的自己总喜欢整理那些小东西,说是整理其实就是翻出来然后放回原处,或许只是不想让记忆落了灰。小纸条,一封封信,笔记本上写得比比皆是的斑驳心情,很早前折的纸鹤、幸运星、百合花,那些所谓的“诗”现在读来虽有些许幼稚,却让人有些怀念那时的青涩……这些东西都承载了逝去的时光以及背后的故事。关于我,关于我们。

夜深了,村子很静。老树盘根独坐,有风从枝间走过,却没有留下脚印。许多故事,都跑进村野,我听得入了迷。有些东西需要时间来验证,譬如青春、激情,譬如开在梦里梦外的花红叶绿。

安静的入睡吧。一切都将会归寂,别守着自己哭泣,心中有岸,不怕远航。

左岸记:懂得欣赏乡村生活的人从来不会把乡下生活和城里生活对立起来,反而是将这两种生活美好地结合在一起,一边热闹着发展着,一边安放着心灵的归处。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3 Comments On 花开,半夏

  1. 刚毕业的时候回到老家总是觉得安静的太过无聊,不是很乐意多待几天,现在没时间回去了却又十分怀念

  2. 从呱呱坠地到少不更事,经无忧无虑到学而不厌。
    那是最纯真最怀念的故乡。那一寸寸土地,都承载了一幕幕记忆犹新的过往。

  3. 心中有岸,不怕远航是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