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夏至未至的午后

2019-03-27 . 阅读: 533 views

文/paul

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寂寞是一个人的狂欢。

多数出来工作了几年的朋友,都会时常有这样的感觉。我常常想,酒精真是个好东西,现代社会里,人其实很多时候本能的想躲避各种压力,可往往悲哀地发现,一大波粘稠的无力感袭来,负重前行到不敢休息,不能休息,难以停下,酒精倒是提供了这么一种难得的宁静,即便只是片刻的麻木和躲避,但也算得上让人轻松稍许。

回忆童年是另一种避开压力,自我保护的方式。所以有美好童年的人,往往会更强大些,我指的是精神上会更加的坚韧,富有弹性。它就像一个临时避难所,对生活无力的时候,就躲进去沐浴一下旧时的光芒和温润,似乎就有了些精神气了。

最近常常浮现的,就是夏日午后的时光,是那种不经意的闲适和温暖。

我记得家里以前是那种折叠式的木质沙发,长长的,人可以整个躺在上面的。夏天的时候,就会去掉坐垫,沙发的面上又光滑还凉凉的,特别舒服。夏天正是西瓜的丰收季,乡下的西瓜都是论斤卖的,大多是估价,用玉米可以换,很是便宜。每年到了夏天,西瓜都是买的最多的水果了。家家户户都是成麻袋的买回去放着,下地回来渴了,就开一个。有时候中午吃完了饭,外面知了没完没了的叫个不停,日头大的很,地里一时去不了,就切个西瓜吃,看看电视,邻里间聊聊天,很是惬意。

我其实是最喜欢这种场景的。小时候邻居关系都很好,大家都院子贴着院子,亲戚连着亲戚,不管吃饭还是无聊什么的,都会经常去邻居家逛。这边吃着饭,有时候那边端着饭也过来了,吃着聊着,日子散淡又清润。我吃完了,就躺在大人后面光溜溜的长沙发上,听着大人聊天,听着蝉虫鸣叫,感受着夏日里的偶尔飘进来的风,吃一瓤西瓜,拍拍肚皮,躺着就不自觉的睡着了。

及至醒来,发现外面的阳光都没了太多的炽热,树枝被风吹起来,婆婆娑娑的。天地间似乎安静了许多,连蝉虫都午睡去了一般。

起来洗把脸,把大门挂上,就歪歪扭扭地走着去地里找大人去了。这时候天气凉快些,大人基本上都在地里农忙。一路找过去,后面奔跑着几只狗,撒欢似的一路追逐着,嬉闹着,岁月像是没有尽头,我们也永远不会长大似的。

记忆就像盒子里的巧克力糖,有着不同的颜色,但多数都是甜的,即或是有些有点苦涩,咀嚼起来一会,也多是温醇的香味。

夏季里的日光又温柔又猛烈,蝉虫的鸣叫又嘹亮又刺耳,夏天的风凉爽而又难得。我时不时的怀念起夏日的午后,一如我眷恋着那似乎永没有消逝的时光,那是生活的滋味。

左岸记:为什么大家小时候乡亲邻里会那么亲切?因为那时大家的生活都差不多,没有比较也就没有伤害,大家就过得其乐融融。但现在住在同一小区,甚至同一栋楼的人基本来自不同行业的人,生活和文化水平往往差距很大,大家在外面打拼,回到家基本就不喜欢被人打扰了,相约的朋友也都会在外面的休闲场所,而甚少到各自的家里去叨唠的。这是一种心理安全界限的需要,是寂寞狂欢的心灵写照。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1 Comments On 夏至未至的午后

  1. 动起来,为新的纪录喝彩,动起来,就拥有精彩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