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重新找回忧郁的生活方式

2019-03-06 . 阅读: 521 views

文/邹近夫

把忧郁画进天堂之门的德国丢勒,那种深深的寂寞至今都让人匪夷所思。亚里士多德也曾说过,“真正出类拔萃的人,哲学、诗歌或各门技艺的杰出者,都是忧郁者,其中有些人甚至还受忧郁引起的疾病的折磨。”

可忧郁不是天生的,尽管许多作品在这种心灵环境下更容易产生,但大都是凄美的、悲伤的故事,而这些悲天悯人的篇章之下,大都藏着一颗希望痛苦被世人理解的心。

事实上,这些杰出者想象的人物画面,真正换来的并非世人的理解,而是一种刚好相反的情感,自我安慰,就好像许多人之所以去看悲剧,只是希望从中了解到世上还有比自己更惨的下场。

但快乐的人从来不指望有人理解他们的快乐,还有那些善良的人也是这样,他们一开始就生活在绿意盎然的春城,勃勃生机的景象也许不会给他们一种荣枯有数的人生感悟。

初看起来像环境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态度,其实这是观赏角度问题。

当人生是一幕戏剧,快乐就会使人从中得到希望的体验,而忧郁便会使人看到希望背后的绝望。现代生活里,稍微带点儿文学素养的人,极容易养成忧郁的情操,可这种适用在写作行业的情绪,如果运用到千军万马的职场上就不合适。

我曾驻足一家上市公司,墙壁上贴满了诚信正直,艰苦奋斗,积极主动的标签,以此让员工自行判别工作上的正面行为和负面行为。公司原本打算营造一种树立正气、勤恳务实、主动解决的气氛,可事实上并不是所有人向此靠拢。愈加繁重的工作任务之下,快乐的人因此看到了曙光,认为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力图把事情做到最好,并感谢这种指点;而忧郁的我,看到了心力和精力的双重被剥削,也想到了飞鸟尽,良弓藏的处境。

忧郁的情绪能让人看见道貌岸然背后的伪善,美丽背后的狡诈。尽管如此,但人偏偏又是善忘的,哪怕悲剧重演,还是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圣人也是。就像没有人能在冬天想象得到夏天的炎热,也从没有人能在夏天回味出冬的寒冷。不过,忧郁的情绪会让这种循环往复的生活方式变得不同寻常。

好像恋爱,我曾在那个青涩懵懂的年龄,遇到心仪的人,忧郁地只会低下头,如果时光倒流,我还是会那样。又好像创业,只要有人把一种偶然演说成必然,把那些无关紧要的创业事迹向人兜售,大张旗鼓地充当老好人,替那些成功人士营造全民会成功的氛围,我便觉得他们像坏人的帮凶。

假如你也忧郁,那么一定听过一句话:让你创业的,可能正在大买设备或典籍。你也一定想到了,那些从商人嘴里说出来的话,而且有关从商的经验,不能信。成功经验哪怕有,会分享吗?何况出自商人之口。

很多人花时间去研究前人的成功方式,甚至有人大胆地宣称,不止可以模仿,而且可以直接复制。可是忧郁的我们应当知道,眼下这个各行各业都充分竞争的时代,几乎没有可能用仿制就能收获同样成功人生案例。

成年人的世界里,有的人遇到问题,第一时间分析利弊,而忧郁的我,偏爱分析对错。

读大学时曾经营过一个小卖部,那时的合伙人便是舍友。一开始,四人不分彼此,一同去大市场肩挑手提地进货,一同为各宿舍楼送货。一段时间过后,我们发现同去同归,小卖部的收益期出现了空档,但不知如何正确调整。最后经过讨论,进货和守店以及送货分开行动,但是谁来执行呢?意见又出现了分歧,因为大都看到了对方的责任而忽视了共同的利益,结果便是一哄而散。

如果当时聪明些,或者脱口而出那些有关利益的难言之隐,迅速地找准平衡点,以此为突破口把事情圆满解决,便有了持续经营的可能。但与生活坦诚相待,或许我愿意重新找回忧郁的生活方式,看懂人生这幕充满了哀愁的戏剧,然后用悲情来掩盖。

左岸记:人在出生时,与生俱来就带有一些性格倾向,我们称为天生气质。

这种天生的性格倾向,并不受遗传影响。先天气质分为五种:乐天型、激进型、冷静型、忧郁型和奉献型。这五种类型并非独立存在的,我们常常是这五种气质类型的混合体,只是某一类型占得比重比较大。

说忧郁型人是乐天型的冤家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忧郁型人典型特点就是悲观、被动,完美主义,做事深思熟虑,对人忠诚可靠。忧郁型人可能是天生的孤独者,他们喜欢安静也很享受独处的时光,他们不喜欢主动和人结交。一是因为他们害怕被拒绝,二是他们自己太追求完美,对别人容易要求苛刻,对事敏感。

对忧郁型人,要给他们自由的空间,在人际上要引导他们降低对自己对他人的期待,接纳自己和他人的不完美,要学会情绪管理。那么他们就可以把他的优点发挥到极致,他们的生命就会绽放得特别美丽!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