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丁丁:礼物

2018-11-26 . 阅读: 505 views

一个玲珑的雕花木箱,一张张老旧泛黄的相片,微合双眼,静心倾听一页页吹起的尘封的记忆,感受心中的爱在流淌。——题记 

文/丁丁 

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却也是我总厌烦的那个人。我不喜欢你在我上学前逼着我吃早饭,我不喜欢你在我离家前叮嘱我多穿衣服,我还讨厌你在我考试前对我的唠唠叨叨……

但我最想听的、却也最厌烦的,是你的那句话“我是为你好”!

那年我四岁,只会笨拙地在墙上写写画画,但写的第一个字,是你。那天是你的生日,你已经忙的忘掉了它,但还连数字都不认识的我却记得。可能时间模糊了记忆,我只记得,那两字写的很难 ,我不知一横一竖如何布置,一撇一捺怎样勾勒,只是照着儿童读本画着。但我知道,它对我很重要。

当我紧紧的攥着那张纸,郑重的递给你,期望着你的甜言蜜语时,你却忙的只说了声“谢谢”,便又继续忙碌。我生气了,我讨厌你,讨厌你对我的礼物不搭不理。一个四岁的孩子在房中跟自己赌气。

那年我十三,需要办身份证,所有的资料我都要自己找,我拼命的想证明“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你管了”。我来到卧室,费力但假装轻松地拿出木箱,证明着我“长大了”。打开那老旧的木箱,不曾想揭开了一段温暖的回忆。

它很显眼,与所有的重要文件摆在一起,与它一同的,还有几张我儿时的照片,他们一起,庄严安静的躺在那里,做着一个不愿被惊扰的梦。那早已泛黄的纸张,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用铅笔别扭而幼稚的写着“妈妈”,撞入了我的眼里,冲进了我的心中,那份温暖与爱被塑封在了回忆里。我似乎知道了什么,心头一震,轻轻抚掉灰尘,小心翼翼的放回原位,推回木箱,将所有都放回最开始的样子,假装急切地喊着:“妈,在哪儿,找不到啊!”

我得到了我最熟悉、最期待的答复,“你看看你,我说你找不到吧,真是麻烦……”我开心地笑了,享受着你对我的唠叨,在那一刹那,我告诉自己“我不再想长大了”。

今年,我十五,每天没有了你的叮嘱,你的唠叨。我发现,早晨不吃饭会低血糖,少穿衣服会感冒发烧,考试不认真会成绩下滑……

我发现,你对我的每一句话,是曾被我忽视却又如此珍贵的礼物。

回到家,迎来的是你的笑容,似拂晓的晨光,温暖着疲累的心。

我总以为你给我的爱还不够多,但想想那张粗糙的生日卡片,你对我的一次次叮嘱,我意识到我的愚蠢,错过了你给我成长的一个又一个礼物。

妈妈,我不想长大,我是一个贪恋你给的礼物而不想长大的孩子!

左岸记:大家认识丁丁吧?对,德叔的儿子,德叔在这儿提到过两三次,相信大家能感觉到这孩子的聪慧。这是他原原本本的文章,这是孩子的语言和他们认识世界的方式,真挚而纯净。

这篇文章和下面席慕容的《生日卡片》有异曲同工之妙。


席慕容:生日卡片

文/席慕容

刚入台北师范艺术科的那一年,我好想家,好想妈妈.

虽然,母亲平日并不太和我说话,也不会对我有些什么特别亲密的动作,虽然,我一直以为她并不怎么喜欢我,平日也常会故意惹她生气;可是,一个十四岁的初次离家的孩子,晚上躲在宿舍被窝里流泪的时候,呼唤的仍然是自己的母亲.

所以,那年秋天,母亲过生日的时候,我特别花了很多心思做了一张卡片送给她.在卡片上,我写了很多,也花了很多,我说母亲是伞,是豆荚,我们是伞下的孩子,是荚里的豆子,我说我怎么想她,怎么爱她,怎么需要她.

卡片送出去了以后,自己也忘了,每次回家仍然会觉得母亲偏心,仍然会和她顶嘴,若她生气.

很多年过去了,等到自己有了孩子以后,才算真正明白了母亲的心,才开始由衷地对母亲恭敬起来.

十几年来,父亲一直在国外教书,只有放暑假时偶尔回来一两次,母亲就在家里等着妹妹和弟弟读完大学.那一年,终于,弟弟也当完兵又出国读书去了,母亲才决定到德国去探望父亲并且留下来.出国以前,她交给我一个黑色的小手提箱,告诉我,里面装的是整个家族的重要文件,要我妥善保存.

黑色的手提箱就一直放在我的阁楼上,从来都没想去碰过,一直到一天,为了找一份旧户籍资料,我才把它打开.

我的天!真的是整个家族的资料都在里面了.有外祖父早年那些会议的相片和札记,有祖父母的手记,他们当年用过的哈达,父亲的演讲记录,父母初婚时的合照,朋友们送的字画,所有的纸张都已经泛黄了,却还保有一层庄严和温润的光泽.然后,我就看到我那张大卡片了。用红色的原子笔写的笨拙的字体,还有那些拼拼凑凑的幼稚的画面,一张用普通的图画折成四折的粗糙不堪的卡片,却被母亲仔细地收藏起来了,收在她最珍惜的位子里,和所有庄严的文件摆在一起,收了那么多年!

卡片上写着的是我早已忘记了的甜言蜜语,可是,就算是这样的甜言蜜语也不是常有的。忽然发现,这么多年来,我好像也只是画过这样一张卡片。长大了以后,常常只会去选一张现成的印刷好了的甚至带点香味的卡片,在异国的街角,匆匆忙忙地签一个名字,匆匆忙忙地寄出,有时候,在母亲收到的时候,她的生日都已经过了好几天了。

所以,这也许是母亲要好好地收起这张粗糙的生日卡片的最大理由了吧,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也只给了她一张而已。这么多年来,我只会不断地向她要求更多的爱,更多的关怀,不断地向她要求更多的证据,希望从这些证据里,能够证明她是爱我的。

而我呢?我不过只是在十四岁那一年,给了她一张甜蜜的卡片而已。

她却因此而相信了我,并且把他细心地收藏起来,因为,也许这是她从我这里能得到的唯一的证据了。

在那一刹那里,我才发现,原来,原来世间所有的母亲都是这样容易受骗和容易满足的啊!

在那一刹那里,我不禁流下泪来。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2 Comments On 丁丁:礼物

  1. 我收到的礼物一直被我小心翼翼的珍藏着

  2. 我竟然不够珍惜,孩子送我的礼物我随意就过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