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永不消逝的三国情结

2018-11-11 . 阅读: 724 views

文/马庸

记得小时候我读的第一本小说就是单行本的草船借箭。那时还在上小学,虽然不能很畅通地读懂,但书中的情节和人物长久的在心中弥漫。脑海里不时翻腾着那些传说中的人物:这就是诸葛亮,这就是刘、关、张,这就是赵子龙、周郎、曹操!也许从那时起,心里就总有个三国情结,深深的三国之缘一直伴随至今!

肯定记不得看过多少本书了,但读的遍数最多的小说肯定是三国演义!原因就是:非常喜欢三国里的人物!

第一遍通读三国是在看完草船借箭不久,心里强烈渴望要全面了解三国里的人物,于是翻箱倒柜的找出来了,结果还是那样半懂不懂看着。很多的繁体字不认识,很多的句子也读不懂,于是就记住字型。一遍一遍地反复读着。每多读一遍,就能多懂一些内容,多记住一些人名和地名。后来,看的小说多了,但三国仍然是能不时拿出来翻翻的几部小说之一!

由于迷恋三国,以至于对所有有关三国的东西都感兴趣!三国评论、电影、戏剧乃至游戏都是百看不厌。每每畅游在三国世界之中,心驰神往,难以自拔!而头脑中闪现英雄字样的时候,也许就不自觉地浮现出赵云、关羽、张飞等的形象。说到完美的智慧化身则非孔明莫数了!

曾经向往着回到三国时代,与那些心中的英雄并肩作战,驰骋沙场。这种情结一直伴随着,梦中闪现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孔,回荡着逝去的鼓角争鸣,隐约着黯淡的刀光剑影!

而今,岁已年迈, 还是喜欢看看三国纷争留下的遗址,诸如当阳长坂坡上赵云横矛处,张飞断桥一声吼,赤壁诸葛亮借东风,猇亭陆逊火烧连营,白帝城刘备托孤 。游玩中,披上子龙的战袍,挥舞关公的偃月刀,辗转蜀魏,出没江南。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激扬,煮酒论道豪放处意薄云天生死与共的幻想, 演义着三国里的英雄盛况,弥补着英雄未尽的缺憾!挥洒着英雄难谱的春秋豪情!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这首三国的开篇辞早早就印在心里。后来有了歌曲,这也是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词曲连心,雄浑入耳,包罗着是非成败的无辜和无奈,承载着青山夕阳的鲜活和鲜明,飘逸着春花秋月的永恒和咏唱,激扬着尊酒笑谈的感受和感知!就这样的沉迷,就这样的陶醉!

难平身外英雄事,易动心中不了情!怀古之心常在,面世之意黯然,叹大千世界,忧儿女情长。北国雄浑曹营近,南国烟雨蜀道难。凉热辗转,苦乐同行,寒暑易逝,黑白无情。且回书中重问鼎,何须轻愁乱凡心!

喜欢感性地看三国,不想去理性地分析谁是谁非、谁忠谁奸!是非成败转头空,唯有夕阳别样红。也许历史上的曹操更英雄,周郎更大气,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江东去的气势,故国神游的情怀!

左岸记:三国似乎是一个无法被定义的存在,正是因为它存在着非常多的可解读文本,这些文本又构成了各种各样的情绪,使得不同情绪影响了不同的价值观和切入点。关于三国历史,有多少起承转合,又有多少是非恩怨,无非是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一转眼,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作者简介 ] 马庸,(网名:行吟者、瑙玛) 号:华城居士,土家族,湖北长阳人。中华诗词学会,中国企业文化研究会等会员,著长篇《蓝色记忆》。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2 Comments On 永不消逝的三国情结

  1. 熟读是基本

  2. 三国还没有仔细看过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