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祖父的美丽心灵

2018-10-24 . 阅读: 498 views

文/榆木榆木

祖父种了很多花草,院子里开满了黄的白的红的郁金香,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
有时候我们几个晚辈在里面嬉闹徜徉,有时候跑到楼上吃甜食发呆,那时候楼上的房间还没完全搭建起来,里面没有窗,很通透,外面没有人和车,很清静。远远的望过去,只有一排排青翠的树木在风中摇曳。

我做过很多梦,各种各样奇怪的梦,但倘若祖父恰巧出现在我的梦里,那画面总是很美好。

祖父是在家里所有长辈中,我最欣赏的一位。他和很多人的祖父一样不善言辞,质朴淳厚,带给我们无限的温暖和爱。仔细想来,在我人生成长的阶段里,与祖父的互动和亲近是比父亲还要多很多的。

1. 祖父和我们的童年

印象中最常见的片段便是祖父干完农活后,他回来时手里总是有些要带给我们的东西。无论是包着叶子的黑皮甘蔗,还沾着点泥土的鹅黄色甜瓜,翠绿的西瓜,他都默默的放在空地上,笑着看我们出来拿着吃。

那个时候,我们家住在村里的第一排旧房子里,门前是一片池塘,池塘旁边是一片果树。枣树、桔树各两棵,桃树、枇杷树各一棵,葡萄藤蔓从前也有一片,但没有好好的结出像样的葡萄便被撤掉了。这些果树伴随着我们度过了一年又一年,在不同时间段相继结出满树丰硕的果子,迎来不少同龄伙伴的驻足和心动。有时候我们还在睡觉,便听到外面是有顽皮的孩子拿着竹竿或是石头朝树上砸去的声音,捡去了一些就撒腿溜了。

收获的季节是最快乐的。

枣树,一棵是锈红色的小枣,咬一口,嘎吱嘎吱脆脆的,甜甜的;一棵是草绿色的大枣,果肉松散,少了些口感;桃树,越过了养猪用的小平房的屋顶,她是最安全的,小孩子们都是够不着的。每次桃子成熟了,都是祖父搭一个梯子,我们在下面踮起脚尖,扬长了脖子看着。等祖父下来后,我们挑着几颗直接拿到衣服边角处擦擦,就这样过足了口瘾便跑出去玩。祖父母留一部分放家里,再分了些左邻右舍,如有多余的便拿到小镇的街边去卖换些散钱。

听祖母说,这些树是祖父九岁左右栽种的。托祖父的福,我们童年时光平添了一些乐趣。
后来我们搬到马路边的新房里,果树便在老房子那里逐渐荒废了。桔子还只是青色的,便被随意给摘完了,地上空留一些被折断了的树枝,气的祖父闷闷不乐。

他舍不得,也想让我们能继续吃上这天然结的果子,便小心翼翼的移植了两棵桔树,放置于新房后院的菜园子里。值得庆幸的是,这两棵树一直到今天依旧顽强的生长着, 每年九月底便神奇地结着橘子,眼见着沉甸甸的果子压着树枝弯下了腰就快要掉到地上,祖父便会找出一些长杆撑住,这样桔树就能一直好好的以一棵树该有的姿态骄傲地安然生长在这一片菜园里。十月桔子渐渐的变黄,祖父认真的摘剪,用干草裹起来,放在纸箱里,留着我们放假回去吃。

有一年我从小伙伴那里得来一株紫茉莉和太阳花, 兴高采烈的交给祖父,他放到后院里种着,后来墙角布满了这2棵植物,长得很高很艳,都有些困住了我们经过厨房的路径。几块钱的种子,经过他的手,翻土播种施肥浇水,就能神奇的长出一排排整齐的果实和一片茂盛的花草。我时常认为,这不是果子好结,花草好养,是他勤奋且用心看护的。

2. 祖父和他的小爱好

祖父写得一手好字,每年都会写几幅春节的对联贴上,喜欢看武侠小说,会玩牌和下棋,但他很有自制力。上学的时候我在小镇街上的店铺看到他几次,但他都只是在一旁默默看着,差不多的时候便回来了。

祖父很喜欢看电视,但只看抗战碟匪片,经常看着看着就张着嘴巴头朝上睡着了。明明看他睡的很沉很投入,可你要是把电视关了,他就会醒来。

祖父是个学习能力很强的小孩。他能拿着旧的智能手机,自己靠在床边这点点,那那试,碰上不明白的就笑着问我们“这个是做什么的?”有一次我和弟弟在家里玩自拍,他恰巧经过也停下来半弯腰站在我们的镜头下,憨厚的笑了一下,可爱极了。

祖父最喜欢拿他厚重的手去抚摸他孙子的头,我知道这是他表达爱和期望的方式。
祖父或许还有很多其它的小爱好都慢慢收起来了,到最后只剩下吸烟这件事,总也戒不掉,收不起来。长期吸烟的毛病便是颤抖的肺和喉咙,让人有些担忧。

3. 祖父和他的“母亲”

关于祖父的很多事情,是长大后偶尔听祖母说起的,祖母每次讲到过去,谈及那些几乎不曾说起的往事,眼角会泛着泪光。

祖父无兄长,幼时便失去了父母的庇佑。他有过母亲,是曾祖父生前再续的。这个曾祖母生了两个女儿,祖父便因此多了两个妹妹。对于这个曾祖母,我幼时是见过的,但不太喜欢。起因是有次过年发压岁钱,待我随着姐姐、弟弟兴高采烈小跑过去的时候,她偏让我先把这地扫一下。可能是这一件事,也有可能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我对她的印象便不太好。而事实证明,小孩子对人性的判断是有一定的敏感度的。

祖母说,祖父的这个“母亲”是很偏心、过分的。对于她的两个女儿,她是极其上心的。大女儿出嫁后住在离祖父家不到800米的地方,在那个闹饥荒的年代,普通人家很少有人能吃上一顿饱饭,经常是一锅稀饭掺杂着一些米粒。倘若曾祖母其巧有什么好吃的食物就开小灶,喊她大女儿和女婿来吃。而祖父有过什么呢?从她那里得到的爱想必微乎其微吧。

人性中总是有丑有美的。有人私心以对、藏着掖着,有人隐忍沉默、以德报怨。
有次曾祖母应约去她二女儿家住,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来,因而落下了瘫痪行动不便的毛病,这之后就被送回来,祖父祖母把一楼的卧室腾出来,搬到二楼。从此曾祖母就在一楼住着,这期间主要还是祖父祖母在照看着,端茶倒水喂食,直到她安然离去。

4. 祖父和祖母

祖父越来越老,越来越黑,也越来越瘦了。
以前祖父会吃很多饭,尤其爱吃红烧肉和猪蹄,不知从何时开始他没有从前会吃饭了。一碗米饭伴着点汤就够了,有时候竟然连饭都可以不吃。

有一年冬天,祖母喊他下楼去吃饭,他倚坐在床上摆手说不要。
我很好奇地问了原因,结果令人忍俊不禁。
他撅着嘴说:“我下楼去帮她烧柴火,她还要说我。”
“不饿吗?”
“饿就饿一会儿。”
最后祖母吃完弄妥上来后,默不吭声端了一碗饭给他。其实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祖父母之间的闹脾气都是暂时的,谁都会牵挂谁饿着肚子,冷着身子。

现在的祖父母又搬到村里的房子去了,老人家不喜欢住在马路边,嫌太吵闹。
今年国庆期间回老家待了五天,如今的门前围了一个鸡圈,养了十来只土鸡,祖母笑着说等我们过年回去炖汤喝。种了一棵桂花树,会飘出阵阵淡淡的香味,铺满一整条路,穿进屋子里。想来祖父是个很有诗意的人,竟会摘几株桂花枝叶递给我,那一瞬间我真的是怔住了。祖母在一旁看着说让我带回去闻香,这样心情会变得美丽。

我们一起吃了三顿饭,祖父每次只吃那么小一碗便放下了,祖母说他的精神状态不如从前。有次晚饭过后,同他孙子视频后,他突然说:“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年......” 祖母很快接着说“都这年纪了,你还怕死啊?”

祖母看着祖父,祖父看着她,我看着他们,短短一瞬间我们相互交汇了眼神,各自哈哈笑起来。其实我的心里很复杂,是惆怅,害怕,恐慌。

人终究是要面向死亡,我们不会忌讳这样的词,它是我们最终的宿命。但怕的是我们到了一定年纪,还没有做好准备,没有看到想看的东西,而自己的身体状况仿佛跟不上岁月的脚步,所以会心生惆怅和无奈。我想祖父无非希望看到的是我们这些后生都能幸福的步入到结婚生子的轨道,过上理想体面的生活,健康快乐,如若没有看到这样的一天,终究无法安心吧。

祖母说过“曾祖父死的早,家里穷得什么都没有,但祖父有文化,比他们聪明。他们嫉妒惶恐,害怕给了祖父机会,他便会出人头地,比他们都优秀,所以处处要压制着他,贴了一个富中农的标签,常是放牛耕田等等这样的事情。”我总觉得祖父是生错了年代和家庭,他这一生本来可以有更大的天地。

祖母年轻时很要强,也是个很拼命的人,在为人处世方面比祖父要灵活很多。她嫁给祖父之后,那些人便不敢那么嚣张地对祖父。他们虽是农民,却都是一名极其出色的农民。祖父事事亲力而为,带着与生俱来的倔强和坚定做着每一件平凡的小事。从不标榜自己做过什么,也从未抱怨天尤人,只求问心无愧,踏实的开着电视打着呼噜睡着觉。

左岸记:很喜欢祖父的生活态度,从那个年代过来,对生活依然保持着无限的热爱,对生活的每一件事做能做得尽善尽美。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岳父,他也是这样的一个人,每年的春耕,他平整的田地就像艺术家的作品,那一畦畦的菜园,那一行行秧苗仿佛是工程师精确的测算。这大概是缘于他们对生活极其认真的态度,对土地满怀无限的尊重吧。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1 Comments On 祖父的美丽心灵

  1. 楼主好文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