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记忆中那个手写书信的年代

2018-09-18 . 阅读: 833 views

文/Dora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木心先生在《从前慢》这么写道,这也是那个年代书信存在的魅力所在。

对于从前的年代,所知甚少,只是恰巧经历了同样手写书信的年代,加上近来自控力下降有些浮躁,心底便滋生了些感慨。

有些怀念那些手写书信的年代。

你的书信只写给那个你想让他看的人,放于信封中,小心翼翼的折成喜欢的形状,亲自递给他,或是贴好邮票塞进邮筒里,充满期待的等着对方收到打开,也欢喜的盼着收到对方的回信。他迫不及待的读完,也许当时空了就一并把信回了,也许在思考着什么,待夜深人静时方才回复过去。看了总是会一字一句回的,或是带上近来发生的事和心情,听到的趣闻。

对于那些意义深远的信,你可以一一收好放在自己的私密空间里,比如抽屉,床头柜,纸盒,书本。如若是想对方时,起身点一盏灯,读到泪流而下。水滴在纸上,字逐渐放大生出了一些模糊的小影子,它们是活的,有感情的,好像在说:“我的心已经软了,写我的人他很好,只是很挂念想念你,你要好好的。”

一个人的真实情感和诚实的心只交付与你,透过一纸一笔一字折射出来,传达到对方的眼前,该是多么难得的幸运和美好啊,哪怕只是在某个阶段,它是认真的专注的。

印象中第一次见到纸质信件是孩提时代,某个周末去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家中,她恰巧收到了在外工作的爸爸从远方寄来的信,于是便打开同我一起读着。时隔多年小伙伴的脸庞早已记不起来,但那种奇妙的感觉直到后来偶尔想起时还能触动我的心,是温暖和爱。

青春时期最喜欢看的一部爱情片便是《假如爱有天意》了,而对于里面印象最深的片段之一则是开场一阵风从窗户中吹进来,一堆信从盒子里飘出来散落在地板上,日记本随之也被翻开,如此开始慢慢道来了一段故事。

80后的高中时期,还是书信盛行的年代,沉重的课业负担,无休止的应试压力,身心疲惫,怎么都叫人快乐不起来。我们基本没有手机,也无太多的时间去面对面互诉心声,毕竟每日三餐都是急急忙忙拿着饭盒一路小跑着去往食堂。那时候除了学霸们,大多数的我们喜欢以笔会友,当然也有人以信示意谈情说爱,成功俘获对方的心。我们靠着彼此的分享,理解,鼓励,陪伴,走过了漫长的几年。是沉闷的过去里美好而单纯的一缕记忆。正如猫腻的《庆余年》所说:“春有风筝,夏有鱼,秋有青鸟,冬有雁,书信一来一往间,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想起我的一个笔友,亦是初中同学,高中校友,大学挚友。从前她叫红枫叶,我叫张之侠,后来她叫Lucy,我叫Dora,某种程度上来说笔名的变更也是我们在不同时期心境的变化。年少时,只知道要好好学习努力挤上黑板旁的排行榜前一页,不知这将来和社会是怎样,都有一个侠肝义胆游走于江湖的英雄梦;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不再同从前那般懵懂热血做着不着边际的梦,只求同这世间上多数平凡而普通的人一般踏实的生活着。

高中三年时间我们都有过不同的笔友,但与她却是至始至终仅存的一个朋友,一直到现在家里还能翻出来那么几封她写的信。我们都乐观向上,喜欢文字,不同的是她比我活泼、大胆和自信。大概是临近高三的一个暑假她有了一个新的笔友,是从网上认识的,比她年长。待她上了大学后,笔友在某年的圣诞节从遥远的城市跑来见她,晚上他俩在步行街的圣诞树前合影了一张,大学毕业后她便果断的随着他去了对方的城市,最后有了他们相知相恋相守到如今已婚已育,和平共处,过着简单质朴的生活但却幸福知足的故事。

俗话说的好“字如其人”,虽然会以偏概全,但总体而言还是有些道理的。我始终相信一个人倘若能练得一手好字,自然是心静不易动怒之人,脾气秉性不会坏到哪里去。我喜欢朋友的字连同她这个人,要说字算不上好,但却是极其认真有力的,如同她这个人,时而柔情时而刚毅,我愿意与她亲近;朋友一定也喜欢他的字连同他的人,于是两个灵魂就这样神奇的吸引到了一起。倘若那位网友不写信,发着QQ消息,手机短信,几个电话;倘若那位笔友会写信,但字体却如小鸡啄米歪歪扭扭,言辞虚假浮夸,我想她是定然不会喜欢的,他们那时的故事则会是个短暂的错误。

真正美好的东西是用心去感受的,真正的情谊是值得用心去表达守护的。一颗真诚的心是很容易打动另一颗真诚的心,换来同样真诚的心。急于求成,则往往事倍功半,继而愈发浮躁。多去感受自己看到过,经历过或即将要遇到的人和事,用一颗真诚向上的心去发现生活中的各种颜色、滋味,也许性子也就不经意间会变得更沉稳恬淡吧。

在日益更新的信息化智能时代里,很难再沉下心来写出一封情真意切的信,或者是写了却更像是一个人的独白,得不到回应,不敢再交付给对方,默默揉成一团丢掉,慢慢的便不会写了。

我们习惯拿着手机发说说,快乐的,忧伤的,难过的,都会有人点赞。但很少有人私信、电话问你怎么了或是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有时候发说说只是为了表达记录一下当时的状态,倘若有人能懂,那便是万幸。谁曾想明明忧愁沮丧时,也会莫名收到一片赞,这无疑有些敷衍,而当其中包含你觉得是好友的人,便是失望了,因为那一刻你已明白你们的关系变了。于是有了分组可见,三天可见,或是什么也不说,只是个性签名不断更新着。

我们有了手机,电脑,平板,联系起来很容易,却仿佛并没有从前那样亲密。

左岸记:书信是一个很好的载体,心情通过指尖笔触在信笺上轻轻流露,随着邮差从思念这头,传到思念的那头。信需要某种等待,在等待的过程又有新的故新的想法出现,我们看到的对方的过去,也意味着承载了对方的记忆。现在也可以写写书信的,相信现在依然能坚持用书信来表达心意的人,反而会更让人珍惜而感动吧。如果你有什么事,不方便或者不好意思用话语直接表达,那么试试写一封信给他(她)吧,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效果哟。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2 Comments On 记忆中那个手写书信的年代

  1. 我现在仍旧在写纸信,喜欢等待来信的过程和收信时的喜悦。

  2. 书信时代,那是在等待中积累的情谊,因为不易,所以珍惜;那是寄托在纸张里的记忆,因为存在,所以实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