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ron-up bell reply instagram twitter2 feed3 finder search-25px-p0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人生几度秋凉

2018-08-11 . 阅读: 489 views

文/邹近夫

立秋之后,清晨和黄昏一样令人浮想联翩。凉风爽至,天上的云渐渐地多了起来,色彩也不再那么青蓝了。

不过,这大都市里的秋,并不能让人马上感受得到。一场秋雨下过之后,四季常青的草木反而郁郁葱葱。到了深夜,灭灯之后,听得阵阵清风掠过,才想起秋在窗外,不禁感到一种寒入刺骨的冷。

你说人生如秋吗?可它一来便像半个冬天。说是硕果累累,也只在儿时的课本里读到过一丛金黄;后来在中学围墙外,偶然的一个机会,见到满地银杏,水清沙白的背景给我留下了印象,这才真正认识到秋。再往后,便没摸见过秋了。只当它是多风的季节,有一片片树叶落下,白马河里会流出黄昏。但从没想过,那竟是一种周而复始的偶然。

一夜,寒蝉凄切,我听到秋声,有卷书籍放在枕边,随手翻开一页,竟从漫画中思量出许多道理。忽然明白人生也许是一种偶然。

起初以为是一页信手涂鸦,但仔细看,方才知道每个圆圈都是一个故事。

漫画里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精心选购了一顶帽子,精神抖擞地走在路上,料想一阵狂风吹来,新帽掉入河里,老头吃力地用拐杖捡回后,心灰意冷地按压着湿透的帽子。等待也许是无奈的选择,但阳光往往会在绝望的时候适当出现。老人坐在路边的凳子上,心神不宁地守候帽子恢复原样。

可人生事,哪里会一帆风顺。厄运往往会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突如其来的肥婆忽视了老头的等待,不止坐扁了他的新帽,还弄湿了自己的衣裙。一边是怒目而视,一边是无能为力。老头怏怏不乐地端详着帽子,无奈之下只好戴上变形的帽子继续前行,偏偏飞来横祸。老头摘下帽子,注视着不远处稻草人,意图做一次交换。最终取走了稻草人的帽子,默默地走开了。

如果他未曾巧遇大风?那么他的余生,还会不会遭到这样的波澜。再不济,帽子也别落入河里,总不会到了煎熬等待的地步。如果人生可以勉强着过下去,那么接受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偏偏是两只白鸽,上演一场雪上加霜的笑剧,所幸在风中遇到了稻草人。然而世事哪里有那么多如果,又哪里有那么多顺心。谁会知道这一切糟心的事情,到最后不过是和稻草人做一次交换那么简单而已。

这些画面,不仅引人发笑,而且也刺痛了被画的人吧!皮德斯特鲁普一定经历过许多机缘巧合的人生悲剧,不然他怎么会想出这样一幅不朽的作品呢?现实生活,大概给了他很多表演吧!所以他能把漫长的一生浓缩成一张纸。

漫画从何时起就成了武器,而且有惊人的力量,在我的印象里,是那张嵌在《药》后的黑白画。差别在那是个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华老栓形同惊弓之鸟,立在小栓身后,他的女人睁着眼睛,嘴唇有些发抖,把人血馒头递到小栓跟前。凌乱的被褥和白得惊心的蚊帐让人胆颤心寒。那样秋天应该很冷!

无论是听秋,还是读秋,我总会在这个季节里看到不一样的人生。人生是那么荒诞,巧合又是那般无奈。把人生看成一场秋,看着看着就冷清了,把秋看作一幅漫画,一生也就没什么看不明白了。人生如秋,却不像秋一样有无数个周而复始;而秋也许是一种人生,一开始以为是收获,谁知道同样是一次依然如旧的破灭。

左岸记:说人生是一次次的遭遇,真的是太贴切了。有些遭遇是一次性的,有的是连锁发生的;有些你能轻而易举地解决,而有的你会发生根本无能为力。那该怎么办呢?那句老话说得不错:改变你能改变的,接受你不能改变的,接受不了,那就离开吧。秋天去了会再来,在百年岁月里你会拥有不一样的秋天,只要你不总是活成一个样子,不把自己禁锢在一种无可改变的循环之中。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