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新疆,我的远方和诗

2018-08-07 . 阅读: 779 views

文/世本

每个人都希望在最低沉的时候,等待着晴空万里。生活却往往还是原来的样子,不因时间的流逝而变美好,不因我们的躲闪而多加照拂。但是大家在习惯眼前苟且的同时,依旧向往着远方的田野。很长一段时间快节奏的工作,让眼前的一切真的是剩下了苟且,而新疆大概就是我的诗和远方。

傍晚的解放碑

决定去新疆是在老板批假后的20分钟,果断的让吴老师买了16日晚上的机票,因为这种带薪休长假的机会,对于上班族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感觉像是中了头奖。计划去新疆是在好几年前了,约莫是在大学的时候,大学一起玩得比较好的那群人大部分都是新疆的,每个人都像是新疆政府特聘的代言人,代言着新疆的美食、美女和美景,碰巧他们不约而同的遍布了新疆大大小小的城市,可能是缘分,也可能是在冥冥之中新疆就在牵引着我,让我去领略她独特的美。

机票时间是晚上八点半到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飞行时间在4个小时。记得那天是周五,找了一个去开会的机会,提前赶往了机场,内心的那种激动有种去见初恋的感觉,提前一小时到达了机场,就听到说乘坐的那架航班晚点,具体到达时间还不确定的消息。当时心里一点也不失落,反而很淡定,可能是因为第二天不上班,管他晚点到啥时候,也有可能把注意力放在了到新疆我要说普通话还是四川话这件事情上,而忽略了晚点这件事情。时间过得很快,凌晨2点半我们到了新疆,一下飞机,就感觉空气中都弥漫着羊肉串、大盘鸡、哈密瓜的味道。

诗和远方一般的旅行开始了。

17日,一大早我们要开始去往我们行程中的第一个景点,被称为“人间净土”的喀纳斯。新疆的时差会比北京时间晚两小时,一大早大约是北京时间的11点多。一路同行的有6个人,我、吴老师和吴老师的妈妈,吴老师的拜把兄弟老尹、把兄弟媳妇儿钰、把兄弟的儿子果果(也是我的干儿子)。选择到新疆放飞自我最棒的一点就是有熟人(把兄弟那一家都是新疆的),在外地有熟人真的是件特别靠谱的事情,不知道老尹从哪弄来了两辆车,一辆06款的三菱欧蓝德,一辆10款的雅阁,我们驾驶的是一辆雅阁。从乌鲁木齐到喀纳斯有840多公里,由于出发的时间比较晚,我们只有在布尔津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再去喀纳斯。


去布尔津沿途的路上

布尔津的建筑风格有种俄罗斯小镇风情,板路、红房顶、一排排整齐的和谐韵律,黄昏时分,夕阳的余晖打在红色的房顶上,优雅宁静的气息涤荡了尘世间的纷纷扰扰,虽然去的是夏天,但有种秋高气爽的感觉,让我瞬间爱上了这个面积不大的小县城。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轨道上不急不慢的走着,马路两旁骑着三轮车的大叔,小卖店嚷嚷着要零食的小孩,大娘吆喝着卖她的哈密瓜......人们的生活恬淡中带着幸福。

他们的装扮有些怪异,几乎每个人头上都戴着一个像渔网一样的东西,一路上在疑惑中度过,直到我们到达酒店,下车那一刻,我也想戴个渔网在头上了。一群密密麻麻的黑色的带翅膀的小动物,袭击你的每一寸皮肤,不停的往眼睛、耳朵里钻,感觉有8只手都扇不过来,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了酒店大门,才躲过一劫。当地人把这个动物称之为“小咬”,一年之中就6月份会出现,一个月之后就没有了,我们去的那会儿,正好是小咬最多的时候,当地人说 再过一周就没有了,我一时感慨,可能布尔津在以这种方式来表达她的热情,好吧,我接受(不接受也没办法)。

当天晚上,我们这一群从山城过去的土包子,见识了他们的烤狗鱼、馕坑肉和馕饼,我们就坐在额尔齐斯河边,欣赏左右两岸的风景,宁静的气息涤荡了尘世间的繁杂。河面上倒映着星星点点的光影,无处不在的浪漫,除了小咬。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赶往了行程中的第一个景点——喀纳斯。我们都欠自己一个青春,一次旅行,一次约定,一次行走,所以都在后来的日子里去做一些疯狂的事情,越期许,越遗憾,越弥补。  

大约两个小时我们到达了喀纳斯风景区,“喀纳斯”是蒙古语,意为“美丽富饶、神秘莫测”,喀纳斯的天空很蓝,云很白,放眼望去,满眼青草碧绿,还有远处的雪山,就像是一幅画,画中有山、有水、有花、还有尖顶结构的小木屋,那里住着公主和王子。这里的空气很清新,吸一口,都是草的清香。

长途跋涉几千公里,就为了来看喀纳斯湖,原来她真的跟照片上的一样,远处看像一块碧玉,没有近看,因为近看要坐船,坐船要收费。站在远看的地方叫观鱼台,到了山顶,喀纳斯的美景尽收眼底,当然我们还有一个更真实的目的,看看有没有水怪出没,很明显,我们出门没有查看黄历,也就没有看到水怪。


喀纳斯湖

趁天空还明媚,趁着花朵鲜艳,趁眼睛看来一切美好,趁夜幕还没降临,去吧,去往下一个有诗有梦的天堂!于是,我们踏上了新的征途。由于兴奋得想看到水怪,一门心思的都在目的地,忽略了沿途的美景,这下返程乌鲁木齐正好可以领略戈壁滩独有的美——有时候觉得《魔力》中讲到的吸引力法则还挺神奇,在刚出布尔津大概50公里的路上,小伙伴的车抛锚,对,就是那一辆欧蓝德,引擎盖上冒烟了,就这样我们停在了两边都是戈壁滩的公路上,这下真的可以让我在没有云朵的蔚蓝的天空下,尽情欣赏他的美了。


那一瞬间我想学着照片里面的样子,坐在一望无垠的大马路上拍张照,然后发个朋友圈。

我们把车靠在了路边,打开引擎盖,一阵白烟和一股刺鼻的胶味。那一瞬间,我感觉我是在电影里头,路两边是凄美的戈壁滩,一眼望不到边,而路上估计平均5分钟来往一辆车。

有种绝望、有种欣喜,更多的是期待,期待车能自己恢复动力,期待有车路过,期待太阳小一点,期待救援车从天而降。但期待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一边百度经验、一边拦为数不多来往的车辆,像极了电影里的某个镜头,也像极了人生的某一段经历。

从来害怕站在马路中间的我,开始站在黄线上,向两边的来车挥手。我期待他们能看见我渴望的眼神,然后停下车来,帮我们把车修好,然而,刺眼的太阳让我睁不开眼睛。可能是人间有真情,在来往不多的车辆中有的给我们提供矿泉水、有的询问了是什么情况,有的帮我们出主意,虽然最终没能解决问题,但那一刻我的心是暖的,觉得看到了希望。

在尝试各种百度经验下,我们拨打了保险公司的电话,叫了拖车服务。因为有小孩和老人,我们决定剩下的这一辆车先走,留下老尹原地等待救援,我们把车上所有的水都留给了他,要知道在戈壁滩水真的比钱更管用,就这样我们的一个小伙伴掉队了,这也是我最不愿提及的事情,丢下了同伴。

我们总是毫无缘由地确信我们能打败时间,却又毫无例外被时间打败。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打败时间,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我只想用心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这段经历让我很难忘,经常在想,要是再有下一次,我一定要先检查车辆,一定不能丢下同伴。

下一站是伊宁。那个传说美如画的地方。

到伊宁的时间是早上的八点,到一个心向往之的陌生城市,最靠谱的莫过于有熟人,而这个熟人就是钰的叔叔,又借了我们一辆车,说不出有多少的感激和感动。感恩自己有这样的朋友,感恩有缘让我们成为了相爱的一家人。

伊宁这个城市有少数民族风情的建筑,也有现代感的刚硬线条,有围着头巾的妇女、有带帽的男子,时时听到笑声、看到笑脸,这个城市给我的感觉像是一个女人,柔美、妩媚又不失豪情。我喜欢上了这个人情味浓厚、风景优美的地方。

这个夏天,漫天漫地的树叶将岁月染成别样的绿。抬头间,蓝的天,白的云,微风掠过的寂静年华。我站在那里,突然就忘记了说话,忘记了笑,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方向。我想去你的城市看看,踩着你走过而我未走过的路,脸上是你城市的风吻,眼里是我不曾见过的风景!

伊宁大大小小的景点有很多,我们先到清水河镇找个地方把行李放了,因为我们的行李实在是太多了,加之清水河是一个中点,还跟我的立山镇很像,有种与之而来的熟悉,靠近城市,又临近乡村,让我这个土包子很适应。

停车坐爱枫林晚,病树前头万木春,休整了一天,第二天我们去往了传说是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赛里木湖。去赛里木湖的途中,真的是一路的景儿,白色的蒙古包在绿色的山坡上,牧民身边有羊群、牛群、驼群、还有云杉,一副风吹草低现牛羊的美好画面。云杉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笔直的干,笔直的枝。它所有的丫枝都是向外的,而且密密麻麻,像人工修剪过似的,成为对称形的决不旁逸斜出。它细长的叶子也是对称形的。这是在恶劣环境下却保持着倔强的一种树。

这一带就是果子沟,自春至秋香草馥郁,野花烂漫,艳丽多姿。山中多松树和各类野花草、果树。夏季牛羊巡山,随处可看到牧民和蒙古包,山间还散落着一些养蜂人,这里出产的可是纯纯的野花蜂蜜哦!果子沟给游人带来想象,也带来美的享受,她将为更多的想往伊犁的国内外游客带来美的升华。翻过果子沟最北端的松树头就是赛里木湖。第一眼看到赛里木湖,我就被它的蓝色融化了。

这是天山山脉中最大的湖泊,也是新疆最美的湖泊之一。碧绿的森林和草原环抱着湛蓝的湖水,南岸天山山顶白雪皑皑,山腰松涛阵阵,湖畔花繁草盛,毡房点点,牛羊成群,构成了一幅多姿多彩的天然画卷。这是一块真正的蓝宝石,被群山珍藏着,仿佛它占有了世间一切的蓝:清澈天空的蓝、绵延群山的蓝、草木鸟兽的蓝……如此众多的蓝才凝聚成这神圣、美丽的一滴,一滴无可比拟的蓝。

我们到达了跟钰叔叔的朋友约定的地方,是一个哈萨克族朋友,我们都叫他热叔,长得很像电影明星,皮肤黝黑,但眼睛特别有神。他是一名警察,已经从业三十多年了,由于我们去的时候正是非常时期,他半年只休息4天,我被热叔那种默默奉献、坚守民族团结的使命感打动了。他用普通话跟我们说这里还不好看,我带你们去还没有开发的地方,那个好看。

我知道那份世间罕有的晶莹澄明以及赛里木湖畔草原的那令人震撼的美丽,是需要走下山坡,来到湖畔,走上草原,坐到水边,去用心发现、细细体会的。我们在热叔带领下围绕着赛里木湖行驶着,那是不同高度上的两片云,你在底下看上去它们重合了,事实上却永远不会相遇。

每个角度看赛里木湖都不一样,当这片震撼人心的蓝出现在面前之时,已经深深陶醉其中的我不顾一切地跑向水边,跑向这片蓝色,想要去亲手触摸这颗天山上最美的蓝宝石。

令我惊讶的是,当我来到在赛里木湖水边的时候,那深深的蓝消失了,出现在眼前的是更令我惊奇的澄清透明。看着这仿佛触手可及的湖底砂石,石块上的花纹都是那么地清晰可见。

原来从山坡上所看到的深深的蓝色是蔚蓝天空的倒影,今日完美的天气和清澈的湖水联袂为我奉献了一个让我终身难忘的魔术,一个奇迹。也许只有那不解风情的阵阵山风才忍心打破这世间少有的宁静和清澈,但它所掀起的条条水纹和层层波浪何尝不是另外一番景致。

在湖边寻一块礁石坐下,耳畔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和水声划过,身上只有阵阵的山风掠过,眼里只有蓝天、白云、群山、绿草、鲜花和那美丽到无法形容的湖水。原本精力十足的我仿佛失去了离去的力量和勇气,只能静静地坐着、听着、看着、感受着。原本打算攀登的观景台也显得毫无价值,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它最好的一面,不忍因为我的一个转身而失去它任何一瞬间的姿态。

用一天的时间去游览一个湖也许很足够,但一天的时间去欣赏一幅画、去感受一次视觉上的震撼、去接受一次心灵的洗礼就显得是那么的匆忙了。

 

到了下午2点多,我们来到了热叔的家里,热叔早已吩咐家里的人安排好了饭菜。

哈萨克族中有这样一句话:“祖先的遗产中,一部分是留客人的。”哈萨克人家里来了客人,都要烧茶,铺上餐布,拿出包尔沙克、奶疙瘩、方块糖、酥油及其他奶制品招待。还要用马奶子,宰羊、打馕。哈萨克族人的手抓羊肉很有特色,肉盛在大盘内端来。里面有有羊头、臀部肉、肋条肉。

热叔介绍说,在哈萨克族的待客之道里,客人中年长者必须先将羊头上的腮帮肉割一块回敬给年老的主人,再削下羊头上的右耳朵给在座的最小的孩子,割一片鼻前肉放进盘内或自己吃。如席间来一位长者,就让长者先吃。然后把羊头敬还主人,以此向主人表示满意和谢意。之后,大家要一起向里举起双手,做“巴塔”祝福,才能开始吃肉。

在吃肉时,主人还向客人献“捧肉”,即把肥肉和油给客人喂,以及客人送还膀子骨等礼仪形式。在吃肉中羊的12根骨头和其他部位的肉,应该分配给什么客人是有一定规矩的。对长者和尊贵的客人给盆骨肉,对女婿和媳妇给羊的群肉(羊腿上的关节)和胸肌肉,给小孩吃羊的舌头、耳朵、腰子和心脏。 吃完肉,还要喝肉汤。

在美味和聊天中,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八点,新疆的八点天还很亮,太阳的余晖打在赛里木湖的湖面,湖面被风吹的层层波浪,闪烁的光晃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那种幸福和满足估计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我们回到了清水河镇,休整了一晚,果果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见每个人都笑,原因是果果爸爸第二天终于要归队了,我们大家都很开心,这个团队又完整了,人和心都在一起。对于身在异乡的我们,无疑是心灵上最大的慰藉。对于果果,我希望有风吹过他,风都是温柔的,有云路过他,连云朵都是柔软的,我希望他一直快乐健康的成长。

一大早,我们听到了老尹标准性的笑声,当然还有果果的笑声,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的笑容,笑容中,我看到了什么叫血缘。我很幸运在一生之中可以感受到那么多来自人类自然的情感。

收拾了一下,我们去往霍尔果斯口岸,听名字还是觉得特别高大上,相当于边境免税店,据说里面的东西都很便宜,对于捡趴活的事情,我们表现得相当激动。

我们在行政大厅办理了通行证(护照可以通行),当我们看到的时候,有一种朝天门批发市场的既视感。再往西走一公里左右就是哈萨克斯坦的边境,在分界线上看到了两个国家人们的生活状态,大部分都是货物贸易,各自都在为生活奔波。这一刻,我切身的感受到国家强大带给我的自豪感真的不是一点点,爱这样的国家,爱这样的民族,为自己身为中国人而骄傲。

我们大肆采购了一翻,刚好去的那家店是重庆人开的,耿直的重庆人,让买东西的过程相当愉快。回清水河的路上我们去到了薰衣草的基地,那里刚结束了薰衣草节,一进去就被那股香味围绕,紫色的海洋,一饱眼福。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在这里倒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们离开了霍城,离开了清水河,离开了那个让我十分留恋的地方。那里有我的背影,有我的脚印,我用脚步踏过你走过的每一寸土地,趁现在时光还平静,前进吧,去往下一站,好像没有认真告别过,却又一直在告别,相遇有时提前准备,离别也是如此。只要用心感受那份美好,哪怕最后分道也不留遗憾。

下一站  昭苏!

从伊宁到昭苏的车程大概在两个小时,钰的叔叔带着我们从所谓的后山开过去,一听后山,就感觉有风景、有惊喜、有小钻风。后山是后来武警官兵新修的一条路,从山脚下蜿蜒到山顶,再从山顶顺着山脊下去,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一大片的山沉默而宁静,一条长长的云带缠绕在随着光线逐渐明亮而清晰起来的山腰,这些古老的身躯历经千万年雨雪的冲刷而显得光彩圣洁,成为我们为之向往的梦幻风景。百年古树下古老的青石板街道,留下的是昔日茶马古道来往喧闹的岁月痕迹,如今车水马龙已消散,但不变的是美丽小镇里清净悠闲的时光。

昭苏是个特别美的地方,没有拥挤的人群,总在奔波的我们,可以从这里出发感受纯净自然。在昭苏,除了美丽的风景和恬淡的生活,最有代表的当属昭苏的马,大家也习惯叫它们“伊犁马”,昭苏同国际赛马之乡爱尔兰和日本的北海道纬度相近,地理环境和气候特点相仿,非常适合马的繁育和生长,是马当之无愧的“天堂”。昭苏草地资源优良丰富,天然草场面积927.58万亩,优良草场占96%。育马历史悠久牧民崇马恋马情结浓厚,2003年被农业部命名为“天马之乡”。

雪山脚下,油菜花田边,来自昭苏县各个乡镇场的万匹骏马集结在西域赛马场周边的草原上。此景只有昭苏有。

我们进到马厩里,了解到几十种名马的品种,每一种血统的马,都有它的个性,或高傲,或逗逼,或温顺,或桀骜。这让我想起了三个字“马大帅”。身形俊美,在夕阳的余晖打在它们的皮毛上,一层油光,除了每天的训练,能让它们展现身手的就是在赛场上了,很遗憾,当天去只是开幕式,没能见到它们昂首阔步向前走的样子。

为了欣赏到更纯净的风光,在路上买了凉面和西瓜,我们驱车去了夏塔,传说那是个世外桃源,夏塔是蒙古语"沙图阿满"的音传,为"阶梯"之意。一出山口,在河的东面,是一块很平坦的草场。那里,很整齐地排着几个很大的土墩,据说是乌孙古墓。其中有一个墓曾被挖掘过,出土了一些盔甲、青铜剑之类的兵器,其余保存的还很完好。

原先,村里的人都住在沟口附近的河边上,但后来都搬到离沟口约一公里左右的地方,也叫夏塔,现在是夏塔乡政府的所在地,沟口附近却成了一片残桓断壁。

两边的山坡上的森林,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被一场大火烧光了,现在都是天然更新起来的成片的云杉小树,据当地的老人讲,那场火烧了有两个来月,后来被一场大雨浇灭了。

河里卧着一些巨大的乌龟石,每块大约有好几吨重。不知是什么时候,从那里被水冲到了这儿的,非常光滑,似乎还有点透明,水流形成的颜色像极了戈壁玉,白璧无瑕。岸边的小黄花星星点点,山坡上的碧绿的云杉,远处皑皑的雪山,湛蓝的天,美得像一幅画,一副油画,好像永远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岁月丝毫不能改变她们的模样。

靠近雪山大约几公里,我们换乘当地的“法拉利”(旅游观光车),为了不破坏生态,只有一条狭小的路,坐在车上能看到从草垛里窜出来的土拨鼠(当地也叫旱獭),让我有一种回归大自然的感觉,身和心都在路上。

车程大概十分钟,我们把买来的东西放在草地上,欣赏着远处的雪山,空气中飘着一股草香,吃着凉皮,吃着西瓜,耳边一阵阵果果的笑声,时不时钻出一两只土拨鼠,那是一种惬意,我体验到的另外一种生活。

更多时候旅行的意义不在于你拍了多少照片,买了多少纪念品,而在于你经历了多少疯狂的瞬间,是不是有所思有所感,是否能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和那个敢于分享喜悦和悲伤的你。

快乐的时光总过得很快,北疆的旅行暂告一段落,离开一座城市,顺手带走山河湖海日月星辰,也带走我们走过的每一条街,看过的每一片云。放任我用一段青春珍藏,用尽余生去遗忘。

从伊宁坐火车去阿克苏,果果似乎很兴奋,虽然他一路都很兴奋,可能是要见到爷爷奶奶了,心情不言而喻。其实我们几个人都很兴奋,北疆这一路带给我们太多震撼和心动,期待着南疆别样的美。

到达阿克苏是凌晨3点左右,我们去钰的家里休息,那一晚真的睡得很香。新疆的气候由于天山能阻挡冷空气南侵,天山成为气候分界线,北疆属中温带,南疆属暖温带,很舒服。在太阳底下很热,只要有遮挡,就很凉爽。

老尹家里的亲戚有很多,光是舅舅就有好几个,难得回来一趟,当然免不了请吃饭,对于这种大家庭的温暖我很羡慕。因为好的血缘是不能替代的,那里是港湾,是每个人心里最温暖的港湾。

阿克苏当地维族人很多,我们去的那会,正当是他们过年,也就是“开斋节”(也称“肉孜节”)。伊斯兰教认为斋月是真主安拉将古兰经下降给穆罕默德圣人的月份,是一年中最吉祥、最高贵的月份。斋戒是伊斯兰教念、拜、课、斋、朝五项基本功课之一。

维族、回族等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习惯称斋月为“莱麦丹月”。这一月,他们穆斯林在东方发白前,吃饱喝足,东方发晓后至太阳落山前,禁止行房事,断绝一切饮食。斋戒是伊斯兰教规定的每个穆斯林必须履行的“五功”之一。

斋戒期满,就是他们一年一度最隆重的节日之一开斋节。

这种会礼比平时主麻日的聚礼要隆重得多,即使刮风下雨也无所畏惧,情绪仍很高涨。会礼中,放眼望去,白帽耀眼,犹如一片银河。礼拜后,回族群众齐向阿訇道安,接着全体互说“色俩目”(和平、平安、安宁)问候。整个会礼结束后,由阿匐带领游祖坟,念苏勒(古兰经选读),追悼亡人。然后恭贺节日,串亲访友。

在阿克苏会感受到不同民族的文化、习俗和信仰,这种感受会比在北疆更为强烈,这些文化当中都被中华民族这个大文化包容着,我现在才理解到“文化”对于一个民族的重要意义。在这个充满包容的城市,随处可见的是习大大围坐在他们中间,亲切握手的感人画面,户外的广告牌、墙体都赫大的写着“维护民族团结和社会长治久安”。团结带来的是和平,是发展,是抵抗外敌,是互敬互爱,是现阶段的中国最坚实的保障。

来到阿克苏的第2天,老尹他四舅请吃饭,在一个维族人家里,让我们这一群土包子感受异域风情,体验民族文化。当然这些都是大话,最主要的是解馋,听说维族人打的囊,烤的羊肉串特别好吃。

维族民居的建筑风格大多为方形,大门忌朝西开,开天窗。屋顶一般平坦,可作晒场用。室内一般砌实心土炕,亦有可取暖的空心炕,高约30厘米,供起居坐卧。墙上开壁龛,放置食物和用具,有的壁龛还构成各种几何图案,并喜在墙上挂壁毯和石膏雕饰。厅室布置整洁朴雅,四壁呈白色泛蓝,挂的壁毯,靠墙置床,被褥均展铺于床罩或毛毯之下,床上只摆设一对镂花方枕。室中央置长桌或圆桌,家具及陈设品多遮盖有钩花图案的装饰巾,门窗挂丝绒或绸类的落地式垂帘,并衬饰网眼针织品。地面多装饰民族图案。

维族人喜欢在庭院中种植花卉、果树和葡萄,整个环境显得雅静、清新。

踏进后院的门,明显感觉凉爽了起来,右前方是两颗斗碗粗细的桑树,上面结满了桑葚,有白的,有红的,还有黑的。视线往左移动,是一片大的葡萄架,郁郁葱葱,像是一个大凉棚,木头环绕葡萄花,葡萄坠在葡萄架,阳光透过葡萄叶的缝隙照在地面上,星影斑驳。在葡萄架的旁边摆了两张桌子,摆成了长方形,桌布是用维族特色的手工布,上面有着特色的花纹,很精美,桌布上面放了红褐色边镶金边的餐具,独特而雅致。

大约过了十分钟,他们家人都到齐了,大家围坐着,热情的维族姑娘开始上菜:囊、大盘鸡、维族火锅、烤羊排、抓饭、拉条子、皮辣红……就这样愉快而美好的午餐在大家的欢歌笑语中进行,席间时不时还传来果果的笑声,温馨融洽,我被这种氛围感染着,也想成为他们当中的一份子。其实,那一刻我已经成了他们那个大家庭的一份子了,分享着他们的快乐,他们的欢笑,也承载着他们对儿女的那份期盼。

在新疆,你可以早观日出、晚观霞,晨看浓雾、夜听风,你可以春看山花烂漫,夏尝风雨彩虹,你也可以秋品山村秋色,冬赏雪白世界。一年四季的美好,都会在这个城市展现无遗。

第二天我们去到大戈壁上的一块绿洲——天山神木园。“想巨木受日月之精华,得天地之正气,因生命之需求,不屈不挠,或死而复生,或再抽新条。风雷激荡,沧海桑田,念天地之悠悠,实为中华大地之罕物,民族精神之象征。”这是入园的一首诗,有幸把它背下来了,因为我感觉我描绘不出那种神奇壮美。

园内游人不多,林木葱葱,流水潺潺,踩着木梯没走几步,已是绿树成荫,清风习习。七八个游人手拉手正在合抱一棵有1400余年树龄胡杨树,怎么使劲转圈也拉不住。

不凑他们的热闹,顺着水声前行,就到了“千年圣水泉”,泉,源于雪,掬一捧离雪山最近的清冽冰凉的泉水慢慢咽下,一股凉,穿越热血。

我知道,正是园中十几处涓涓细流的漶漫渗透、相伴相生才造就了千年的古老植物的繁茂、造就了神木园,真是圣水园中绕,神木戈壁俏。许多树名都是根据树的形状命名的,“鳄鱼出潭”、“九龙搅海”、“鹿角怪树”、“牛蛙出池”、“鸳鸯树”、“腊榆双飞”、“千年核桃王”,数不胜数,很难一一记住。

灼烧的夕阳,通红的天空,我们能做的或许只能是保持一种积极的欢喜,再勇敢些面对,再开朗些迎接,去看待美好和不堪,去相处死了一千次还要活一千零一次的信念,去相处无人可说的挣扎和不安。

大自然的杰作就这样坦荡荡地呈现着让人浮想联翩,陷入久久地深思,不得不叹。

远行,想要在陌生的风景里寻找的不就是这样一次次意外、惊讶、心动和感动?每一次在风景中触及心灵的碰撞我几乎都在一种无语、呆立状态中,而思绪却飞的很远。

是雪水、戈壁、大风、闪电雷鸣创造了这片神奇的林木。前方忽隐忽现的托木尔峰用融化的雪水养育着这片林子,这一带处在风口,每年有近百天的大风天气,八级以上的大风经常在这片森林疯狂地肆虐,造就了这片林子的千姿百态;闪电频繁地从天空一个S型直击地面,大树瞬间被被劈得千奇百怪,但却傲然挺立、百毁不死,一声霹雳后摇身成为鳄鱼嘴,龙头马头,以极具灵性的状态展示在人世,给人以启示。生命,原本就是在千锤百炼之后才诞生,树茂叶绿。

旅行的途中,很幸运就是能认识一些志同道合、价值观相同或者是能够开阔视野的朋友。老尹他弟就是其中一个,他叫董雪峰,之前在重庆见过一次,但没什么交流,他比同龄人多了几分成熟稳重,气场很足。这次到新疆,本能的做起了东道主,招呼我们的食住行,做事有条不紊,行事作派自带那么几分大气。这可能源自于家庭,更多的是一些见识和远见,这大概是涉世较早的特权,有了计较有了畏惧有了欢喜,也有了肆意的痛快。话语夜下,有温馨,更有一种单纯而热烈的畅快。

我们总说一切都会过去,但实则一切都过不去,记忆依旧在脑海中浮现,赛里木湖的水依然漂亮。逝去的只是时间,我们能改变的也只是自己的心境。现下,是昨天的一种堆积,也是明日的一个预演。瞻前顾后明知不可,却无法摆脱。

未知,永远诱惑着我,新疆人家里是什么样的?他们以什么样的状态生存着?

远方,永远诱惑着我,明天,我又会站在哪儿的风景里?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2 Comments On 新疆,我的远方和诗

  1.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对于那些个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我觉得没必要去羡慕。出发之前能够有相对充分的准备,对于接下来的行程,自身也会得到一定的安慰。至今还没有进行过独自一个人的旅途,挺遗憾的。06年从海上回来的时候,本来去北京的车票都买好了,出发前半小时,被家里人一个电话给叫回来了。怪我当时没有坚持,一段即将进行的旅程,就这样被自己不坚定的意志以及过于信任家里人的“谎言”给断送了。
    说起来也可笑,现在还有点耿耿于怀呢。想想罢了,罢了,以后自己还是可以去的。“不到长城非好汉”,一直想去长城上面走一遭,不是为了做什么好汉,只因想通过长城这一媒介,看一看关外,目睹一下关内关外的不同。
    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去到关外,领略那边更近的天空,广阔的草原以及一望无际的大漠。
    眼前,先自我安慰一句吧,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