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做一个感性的理性人

2012-08-31 . 阅读: 36,232 views

缘于我在“做一个好的提问者”补充的一句话——“这几年来,也有一些读者通过邮件与我探讨过生活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只要我能回答的,我都用心地回复,遗憾的是,我很少收到回音,也不知他们后来问题解决了没有,有时想起,总觉得有些遗憾。”之后,竟收到很多人的回复,而且大多让我欣慰。今天,收到Cloverblue(1036127037#qq.com)的一封邮件,主动做一个他人的回音,讲述她是如何处理生活中遇到的问题,看来我是执着了。

 

从2011年开始,我一直想问自己一个问题:

  • 一个人没有问题,是不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 一个人没有烦恼,是不是一个最大的烦恼。

我没有问题,没有烦恼,或者更确切的说,没有长久的问题或长期的烦恼。问题都自己解决了、烦恼也会随着一首歌、几句牢骚、一篇文章而消失。理性的,冷静的,一切问题和烦恼都在短时间被我分析、判断然后以最快速度做出选择。

 

我会做别人认为很感性的事情,唱歌、睡懒觉、当SOHO、烘焙、写文章、看书、在书上写写画画做笔记,但这些在我看来不过是健康的游戏,像一切被他们推崇的书里的令人艳羡的行为一样,我理性的消费这些感性,没有任何“不明白这些行为的意图、而仅仅因为这样高雅就去做了”的意思。

我不是机器,会经常为一首歌、一个电影而哭,会为夕阳或一片特别绿的树叶驻足,为公交上遇到一个好人而高兴,但这种感动、感动到什么程度,似乎都在预期之内,而且早已预计到纵使最好的朋友也只会回复:“哦~”。

我接到某个朋友即将远行的决定之后,就会理性的的判断这个决定的可不可逆转、然后根据结果让自己为免于受伤而开始慢慢疏远这种关系,哪怕曾经真得很喜欢他。

 

这种理性让身边的朋友遇到问题经常来询问我有什么解决办法,当然,他们也如普通人一切照旧,而我也早有预料的明确说出来:“你现在听了也不可能改变,因为你没想明白”。

但其实最可笑的是,我心底里真心认为,那才是一个人的正常行为。他们因为他们改不掉的毛病、看不穿的烦恼、解不开的问题,而显得像一个人。

而我总是读很多书、社会评论的,小说的,漫画的,很多时候是为了让自己做得更好、做得像一个自己能够认可自己的成功的人(这不是社会意义上的成功、而是达成自己的目标)。但现在真得发现自己是这样冷静的接受这些不够好的问题、完美的加以修正,冷静的放大自己最美好的优点。

 

老子不是说(我忘了原话),一个知道自己缺点的人是没有缺点的。我甚至连自己的缺点都知晓,甚至连将来有可能面对的最悲惨的境地都在理性的预先做准备。

 

电脑?

是的,就是这种感觉。

以前有一部电影有个细节,说某人完全判断出眼前这位是人、另一位是机器人,虽然他们外表完全一致,但是其中一位的行为“带有随机和不可预期的无意义行为”。

 

我问不出问题,因为我似乎从来没有找不到解决方法的时候。我从心底里认为任何问题只有不愿意解的、没有解不了。如果不与别人打交道,我相信自己会过得淡如水,但一跟朋友们无法控制的感情、屡教不改的习惯相比,这种理性之水就显得冷静得可怕、冷静得无法与人同住。

 

上个月有朋友咨询婚姻方面的事情,一如一般女人会说的烦恼,我回复她应当1 2 3 4这样一条条解决办法的试过去后,最后补了一句:“你需要理性思考你在最理想的婚姻生活中预期什么、现在得到了什么、未来可能得到什么,然后一条条路试过去、一条条路否定过去,最后找到一个最符合你需要的解决方案。。。。。。。”但是,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你真到了我这样冷静的程度,大概婚姻也已经结束了。”

而最可怕的是,一般女人会在朋友分手后大骂对方、我却一如既往冷静的分析:“你应该反省自己的错”,而这分析也一如既往冷静的判断形势、先热情的把背弃者骂一顿、帮朋友冷静下来、然后适时提醒她注意自己的缺失。

 

当一切都可以理性对付时,人生已经有种结束的感觉了。

 

我想得到一个让自己发狂的想法、超出自己预期的答案。这种一切都在完美计划之内的感觉并不总是令人舒服的,而它成为一种常态之后,就更让我自觉正常得都扭曲,因为身边没有像我一样见错就先自省、有错就先改、活得没有纠结的人,这样不累,但失去了计算之外、不在预料中的乐趣。

 

我从小看书,也许像朋友说的那样,“没事看那么多书干嘛?我才不想明白那些事”。

但也许,我想找的不是更宽广的世界,而是不可预料之物。

 

谢谢你看到这里。不管是否你或身边的人表示也有同样的问题,能够说出来,对我已经算是一件很感性的行为了(虽然我又理性的前后检查了2遍)。

左岸记:生活中,总有许多事情、许多矛盾、许多情感、许多恩怨,需要用某种态度妥善面对。

究竟是用感性直觉来解决,还是以理性思维来处理?成了由来已久的两种不同观点争论的焦点。用仁者喜山,智者爱水作为中庸的调和,看上去似乎依然感觉棘手。若以强词论雌雄,其结果会使双方认为自己比以前更正确。其实,就这样明摆着,任其僵持下去,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大凡心性平和,善良厚道,处事中庸者,多推崇以感性待人接物,相信多于疑问。大凡心性清高,聪颖精明,处事弛张者,多奉行以理性面对现实,怀疑多于信任。前者热情地感激他人,后者冷静地思考自己。前者抱怨市面物价,后者嘲笑平庸无为。前者逛街忘记回家,后者购物直奔主题。前者埋怨欠觉,后者苦恼失眠。前者重感觉,凡事感受性强,耐受性弱。后者重精神,凡事感受性弱,耐受性强。二者既是矛盾的,也是统一的。虽说二者相对可以转换,但骨子里与生俱来的东西,往往是不肯就那麽轻易改变的。

遇到可以感性的时候,发自肺腑的宣泄自己的情感,遇到需要理性的时候,控制身心的冲动,平衡自己的情感。理由是我们毕竟生存在现实与理想的矛盾和冲突中,社会习惯势力由不得你过分任性或矜持,或许会有朋友走过来忠告的。此时,一定要学会倾听和当面接受,因为,不同意的意见将是你避免重大错误的最好机会。尽管你可能不喜欢,也不足为奇。每个人总是喜欢赞赏自己的人,但未必喜欢自己所赞赏的人,这正是人从感性到理性的演变实例。无论是感性的人,还是理性的人,都有可能在某些场合、某些事情上没有把握好分寸,出现失误。不必为此过于自责,也不必羡慕那些不犯错误的人,这种人之所以不犯错误,是因为他们从来不曾做过任何值得做的事。

一个人的成功,大约有三分之一需要靠人际关系帮衬,三分之一需要靠自己为人处世能力,三分之一需要靠个人真才实学的本事,还需要感性和理性二者有机的兼容协调。

实际上,为人一世尽可能的豁达,这很重要。老实巴交也罢,聪明伶俐也罢,坦露也罢,伪装也罢,我们经营的一切都很难逃脱舆论旁观的眼睛,看上去很是深奥的宇宙都被探测了,我们藏在内心的心思,通过我们言语和行为的表达,很难说不被别人猜中的。

从洞察人性的本能试问,究竟是感性一些好?还是理性一些好?似乎很难证明哪一类更好。如果设想将二者之秉性揉合在一起,给予我们每个人,应该是一件相当不错的美事。也就是说,做一个感性的理性人。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6 Comments On 做一个感性的理性人

  1. 人往往容易被感性蒙蔽双眼,但更容易被理性缚住双手。做一个感性的理性人,我这样理解,平时为人处事以理性为准则,被准则束缚到某种程度则进行感性的释放。我更推崇做一个理性的感性人,粗中有细,有错能改,动如脱兔,静若处子。

    • @单车岁月 @单车岁月, 忽然发现,做个理性的感性人要比做个感性的理性人来得快乐、自然。

  2. 感性用于感受生活,理性用于理解生活。

  3. 一个人没有问题,是不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一个人没有烦恼,是不是一个最大的烦恼

    这个命题本身已经很矛盾,我中学时有个同学送了54张圣诞卡给每一个同学,
    结果就是等于没有送,一个人真的没有问题,就无欲无求,
    那也不必发表以上言论了,既然有欲有求,就说明还是有问题和烦恼的,有时,文字就像数学公式,假如我问你个问题,答案需要回答的是一致的还是一致的,问题如下,“如果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愿不愿意嫁给我’,那么这个子问题的答案,和我现在问你的问题是不是一致的“你回答说是,那就是一致的,就是愿意嫁给我,你回答说不是,那就是说不一致的,就是说你还是愿意嫁给我,这点上我找到了文字游戏和数学公式的统一性,也就是理性和感性的会在某种程度上产生交集,人本身就是一种感性和理性的交集体,在我看来理性是动物性,凡是考虑周到,为达到对自己最大的利益,而感性恰恰是人性,股市的弱肉强食不过是原始社会丛林法则的现代经济的体现,在不是理想的经济社会里,相信理性的人一定占上风,也就是丛林法则。不过也没什么错的,丛林法则代表了先进,淘汰,柔弱的理性主义,人文主义,一定战胜不了理性主义,很多理性主义的人喜欢诗歌,艺术等,这都是给感性主义人的一种恩赐,证明自己还有人性,还会被感动。以上你会懂得,唱歌的歌手和唱片公司老板的区别,明星和电影公司老板的区别,画家和拍卖行老板的区别,你懂得。

  4. 以上言论可能有所欠缺,基本把理性比若囚徒理论,这个 理论本人也很熟悉,只是本人的理论在于,所谓理性,是以逻辑分析为道理,有一就有二的逻辑思维,而感性是只得是一种没有规律的随机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想法或行为,相当于有一就有三,甚至没一也有三,从人类进步史来看,理性促使人类发展,这个我从来没怀疑过,但是,感性,告诉我们,我,是,我,我要什么,我要去哪里,而不是按照理性的模式告诉我要去哪里,对于短暂的人生来说,希望我的人生旅途以快乐为宗旨,不考虑历史轨迹,人生贡献,(其实生出来,吃喝,买东西就是对社会贡献),我所认为的理性,动物都有,饿了要吃,不会绝世,怒了要打,这都是属于理性范畴,和我说的感性是不同的。

  5. 其實,我也有相同的問題,只是沒到那麼誇張,我一直努力嘗試在感性與理性之間做平衡,必竟太極端不好,我曾想過極端理性,但我發現那也算一種感性,用全面放棄信任與它人事物的心態來面對接受和考慮後果,其實很累,因為放棄自我,而極端感性,也像另類的理性,用全面釋放自身情感來交流,其實就是沒在意其他人事物的感受吧,感覺上很自我,畢竟合理,拿怕傷害他人也會當作正當行為,就像一句話,只因為不爽,看哪,真可怕,這種感性真的會死人,因為放任自我,所以承認自身好壞,並去思考,我想這就是活在當下吧,因為天天精分阿X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