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Hope sick , Hope solo

2012-08-14 . 阅读: 7,792 views

病了。

夏天的感冒总是让你怀疑这个季节有点戏谑。浑身的头疼,有点知痛而不知那里痛;忽然深沉的嗓音,被什么堵着,神秘而磁性;持续的鼻涕,惹的眼泪汪汪,情深意切的;看着满桌的好菜,只能靠嘴知味;脑袋悠远缓缓的走,总是多愁的不知道想什么的时候,这个病不是很好玩了。

有点窃喜。

自虐没有到这个水平等级,病了的窃喜一定是另一种病态。不知什么时候起,每年总是会病上那么一回。于是寻找到理由的我,恨不得新年伊始就病上一场,落得个一年清明爽朗,起码不会神经兮兮的等待生病,疑神疑鬼。所以,这场病来,依旧有点窃喜。虽然傻的可爱,但心安的可以。

就这,昨天被朋友胁迫着约谈喝茶。

满身的疼痛,一肚子的水饱有声,陷在沙发里,最好的铁观音。他倒是腰杆笔直的愁容满面。

“为什么我猜疑的事情和人,最终都如我猜疑的结果呢?”

“为什么我追寻的结果,达到的时候总是似是而非,有点别扭呢?”

“为什么总是有点小的幸运勾着我前进,没有大的幸运让我惊喜呢?”

“为什么热情没有让我成就什么,反而多了很多欲望呢?”

“人太可怕了,总是让我在最不防备的时候伤我最深?”

“我总是觉得被制约着,我想放下,我想出去转转。”

。。。。。。

健康成熟强壮担当的他,忽然有点孩子般的无措和天真无邪。

“你猜疑的事情和人,是因为别人知道你的猜疑而变成那样的结果,还是你的头脑可以预判?”智慧是一种观察,不是一种决定。决定和判断是头脑的事情,头脑负责建立应对模式,我们相信头脑的决策,但要学会拒绝他的观察,观察交给智慧去办。你在结果前认定结果,那不是思维,那是胁迫,特别是在你猜疑而别人知道你的猜疑的时候。你纠结的东西,你最终一定会成为它,欲望、恐惧、猜疑都如此。

“你到底是在现在说现在的结果,还是站在过去的时刻说现在的结果?”完整的看,才是观察。你在用现在的状态看过去的决定,用过去的渴望判断今天的结果。你在过去的一刻和当下之间跳跃,还摒弃不了这中间产生的新的欲望与恐惧。不是因为达成你开始厌倦,是你因为达成而失忆,被新的欲望和恐惧造成你逃避般的失忆。

“幸运是因为你的慈悲还是因为你的祈祷?还是你渴望垂青?”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悲催的人纠结八九,快乐的人享受一二。偏偏你在纠结八九的时候,渴望一二。你已经定义你的生命是悲催的,那一二你还渴望是巨大的?个人的努力不会让你幸运,慈悲和天真无邪或许会。

“热情是一种状态,爱是一种能力,你的热情其实是一种欲望,被目的和结果左右着。”热情本来是针对这个时空的态度,通常欲望让我们开始一件事情而不是热情让我们开始,欲望要的是结果和占有,也就派生无穷的恐惧。你把欲望当做热情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因为琐碎而渺小,因为欲望而猜疑,因为恐惧而卑劣。

“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以为的人不是真实的,谁都不会是瞬间改变的。”你给一切事物,包括人,加上无数的标签,便于你下次更容易辨识。那你到底是在真相里,还是在记忆里,还是标签里?你会因为之前的喜爱而厌恶一个人,你也总是会因为喜爱某个人去厌恶其他的人。没有真相没有观察,你被你自己欺骗了。

“佛讲,因为你想出去,所以那里多了一扇门。”其实这句话,两层意思,一方面,只要你愿意,世界会给你一扇门,一道光亮;另一方面,其实很多的牢笼是你有想法之后你自己找出来的。你把生活当做博弈论,把理性看做逻辑推理,你记住站在你对立面的永远是你自己,不是别的什么人或东西。

。。。。。。

中间的粗鄙,被写下的冠冕堂皇所美饰,也就离原始的生动十万八千里。刻意的文字,总是比随心的反应丑陋的太多。但是一个滔滔不绝的郁闷,一个点到即止随时关注自己浑身头疼的病人,共鸣有。一个垃圾桶,一个倒垃圾的人而已。

谁都会问这些问题,包括我在内。谁都放不下自己,因为你打生下来的欲望就是要让世界认同而不是融入。富足的心,需要你的天真无邪,没有一点经验之痕。不是你执着的东西让你充满热情,不是你爱的东西让你充满爱。钝化自己,不一定你更坚强,让你坚持下去的,更多的是发现美好。

即如自己,偶尔会Hope sick,结果必然是Hope solo。

我总在怀疑现在的人生不是我应当的人生,于是另外一个自我跳出来,虽不妄图改变过去,但学会美梦我的未来。这个幻想有多离奇,就表明我对现实有多不满。自我用幻想让我更空虚,更厌倦,更恐惧。

老师说,为什么自然的美丽会让你无语,让你屏住呼吸?因为,你的自我知道,身体的反应和脑袋的思维在这一刻,没必要参与进来,可以让心感知美。忽然,发现,病也可以。

当你Hope sick , Hope solo的时候,我只想用最扎实最直击内心最有说服力最显示我文字及语言功底的话大声说:“你有病啊,不把你自己折腾成傻B你不心甘啊!”

左岸记:

  • hope:希望,期望;sick:生病,患病;solo:独奏,独唱。
  • 望文生义,却也未能翻译出有些句子所要表达的内层深意。
  • 想到了韦应物的山水诗《滁州西涧》:“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人还是那样的人,物还是那样的物,只因了心中的期许,人世的牵绊,希望在急剧变化的社会潮流中寻找一点自由和宁静。

德鲁伊Druid

德鲁伊,70后。理工科硕士,喜欢写作,职业经理人。 人入中年,携妻带子,止思践行,与世界融洽、与自己坦然,充满快乐生活的勇气。 “质朴、灵动、喜悦、淡和”是为人生准则,“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为人生标准。 文风以毁鸡汤、静心冥想、儿童教育、心理应用等见长。 著有: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独,怎会懂得 2》(散文杂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没走过的是路,走过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学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惫的世间任性的活》(散文杂文集,文汇出版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