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这一代人经不起信息碎片化

2009-12-01 . 阅读: 5,464 views

最近在阅读许知远的《醒来》 一书,其中有这么一段描述费孝通费老回忆起在1938年回国之后,先后在云南大学与西南联大工作的岁月,言道:“这一段时间的生活,是我一生里最值得留恋 的。时隔愈久,愈觉得可贵的是,当时和几个年轻朋友一起工作时不计困苦追求理想的那一片真情。战时内地知识分子的生活是够严酷的,但是谁也没有叫过苦,叫 过穷,总觉得自己在做着有意义的事。我们对自己的国家有信心,对自己的事业有抱负。那种一往情深,何等可爱。这段生活在我心中一直是鲜红的,是永远不会忘 记的。”

费老的话,让人深刻感触于正处在国家危难中的一代知识分子发自肺腑、可能往后任何年代都不可能再出现的使命感,然而,在改革开放中成长的一代看 来,是否觉得这种感觉却是充满距离感。危难时代可以让人们处于水深火热,却往往是精神武器发挥神威的天然环境,共同、简单且事关生死的目标感替代了任何个 人喜好或儿女私情,并非没有说不的权利,而是看到了说“不”的代价。

这一代人经不起信息碎片化

我们无需责备这一代人的精神离散,就像是一群未经调教的小学生在排斥系统知识,掌握系统认知消耗的时间与精力要远远超支于我们的耐心。互联网把 世界抹平,同时也把世界切割成碎片,信息流被分拆得越来越小豆腐块进行传递,人们在接球与传球中获得funny,以至于为什么会funny,甚至我们大部 分人都不曾思考。或许这是个体能够以最近距离的方式感知世界转动的脉博,每一个体都能够以几乎零成本、零体力的方式去感知海量而繁杂的信息,我们似乎都得 了信息不对称的恐慌症。并且,自SNS与微博以后,互联网变得让我们更省心,碎片得不能再碎片的信息24小时不间断随时推送,此时,每个人仿佛都为信息而 活。

然而这只是仿佛,信息与我何用,我们却未作思考,这个时代,感觉变得如此重要,甚至开始支配某些重要判断。并非这一时代的人不擅于或懒于思考, 互联网展现的民意智慧足以证明。思考是需要立场的,缘于个体或群体的目标感,更深层次是个体或群体的价值观。缺乏立场的思考,观点的输出者并不会对观点所 带来正面或负面的作用作任何的思考,因此,思考只是不负责任的游戏。更何况,互联网还提供了匿名思考的天然屏障。

这背后实际上是一场关乎“关注力支配权”的战争,一方是洞悉敌方心理的商业机构,一方则是缺乏立场的平民个体。商业机构打着信息化建设的旗号, 做着粘性换广告的财富游戏,却不会留下任何的法律手尾(首尾呼应),因为选择权在平民个体手里,客观上,任何人都可以说不。然而,实际上这是一场道德游 戏,而非法律游 戏。法律上不成立是因为每个人体都是民事行为人,但用道德尺度考量的是行为人是否具有判别行为价值的能力。因此,这一场关于支配权的战争,实际上是零和游 戏,商业机构需要关注,而平民个体输出关注。战争的结果不是胜负,而是盈亏。网游最具有侵略性,其次是SNS,再次是新闻媒体。从目前判断,个体是输家。

总结陈词:

一、危难时代可以造就一代人的共同目标感,而共同目标感是让社会机器高效运转的保证。和平时代人们容易丢失目标感,丢失的结果引起无立场的信息吸收。

二、互联网行业需要粘性,需要眼球,他们会打着信息化的旗号,变相提升粘性,变相的方式只有两种,包装或夸大信息的价值。

三、信息碎片化是新产生的增强粘性的方式之一,很简单,搓小的药丸总比大颗的易食。

四、目标感缺失,碎片化信息的优势是传递速度快,易理解消化,但要真正用起来,需在目标感基础上构建系统的认识思维。因此,这一代人经不起信息碎片化。

扩展阅读:小心被互联网脑残定律低格了你的IQ/EQ

来自:蔡子方——这一代人经不起信息碎片化

左岸

爱读书,爱生活!

30 Comments On 这一代人经不起信息碎片化

  1. 大多数个体觉醒似乎需要英雄,可是没有英雄唉

    • @哈米特 @哈米特, 个体在最有激情的时期多处于混乱状态,而互联网的大佬们也喜欢这种混乱,因为当互联网还没有成熟,网民又不理性时,世界是他们的,而互联网是否会成熟起来,那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所以个体的觉醒不能等待英雄,自己就是英雄。

      • @左岸 @左岸, 不瞒你说现目前中国还存在有很严重的群氓现象,和对救市主的期待心理,像你一样觉醒的人绝对不是大多数,想让这部分人觉醒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希望你的星火快速的蔓延哈!但凡见到好的文章会会帮你推广推广地。

        • @哈米特 @哈米特, 呵呵,不知道星火会不会转变成战火呢?~
          圣人不是老主张,存天理,灭人欲么~
          让民一辈子辛苦劳作,只挣点填饱肚子饭食及遮盖身体的衣物就行了~否则小民一旦温饱之后,便会淫欲四溢,天下不堪设想,这正是“圣贤亦不能开愚夫之违惑”~
          你说,圣人的这些话有道理么?

          • @sly61 @sly61, 有道理,相对他的立场而言

  2. 我们无需责备这一代人的精神离散。

    也许,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无可避免的。但前进是必然的。

  3. 不要划分嘛,越分越不好。没有愿意怎么样的。

  4. 我觉得不是很准确。互联网不仅没有将信息拆分,相反是非常有效的将信息组织起来。您之所以会有“信息碎片化”的感觉,是因为您判断、整理与归纳信息的能力[或者说效率]已经无法同您获取信息的效率相适应。

    这是我自己的猜想,即人的快感是可以迁移的,比如“爱屋及乌”。那么,因为“获取了实用的信息”所产生的某种愉悦感,会不会退化成仅仅是“获取信息”所产生的幸福感呢?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人们自然不愿意去花更多时间理解相对艰深晦涩的内容,而是会选择那些看起来像碎片的容易理解的信息,从而维持自己“获取信息”所产生的快感。因此并不是信息“碎片化”了,而是人们有选择地接受看起来像碎片的信息。

    • @老陶 @老陶, 如果能如你这般分析的人,自然不受碎片化规律的约束,问题在于太多人不明白互联网能做什么,或者一直找不到归属感,他们的“幸福感”很可能跟着别人走的,缺少独立的分析能力。

      • @左岸 @左岸, 没错,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就是互联网什么都不能做,做事情的是使用互联网的人。然而鲜有人了解他们可以应用互联网做什么,以及怎么做。他们把“使用互联网”简单理解为“上网”,而此时自己扮演的不是主动获取信息的人,而是一个被动接受信息的装置。

        • @老陶 @老陶, 在互联网上主动与被动不可能分得很清,你可以说你今天上网要做什么什么,但你无法控制自己上网后会怎样怎样,因为我们除了搜索我们想要的东西外,还会接触到外界给我们的信息,我们会被引导到各种其他页面上去,被动接受各种信息。而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人家给了你什么,而是你看到了什么,你怎么想。

  5. 也许这是进化过程中的必然吧
    只不过当局者只顾扫除不利于自己的东西却忽略了应有的责任 找个必然就变的有点严酷了

    • @飞晏 @飞晏,也许只有真正找到目标感的人才能把碎片组合起来,太多人迷茫在浩渺的互联网空间之中。

  6. 第三条看了很有感触哦~

  7. 碎就碎着吧,反正我没粘性 哈哈

    • @平平 @平平, 我们被碎片着,但思想应该有粘性,这样让人看了像是支离破碎,但自己至少是完整的。

  8. 我是无可奈何在碎片信息化中进行。。。。。。

  9. 其实网络时代有好多的特点。

    • @松亮 @松亮, 互联网真真切切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至少我每天都要在这上面花许多的时间。

  10. 物质贫乏可能导致精神张扬,反之,则未必。或许这便是所谓的此消彼长吧。。。

    • @流叶逸 @流叶逸, 所以有句话叫:穷得只剩下知识,富得只剩下钱。是吗?

  11. 我算网路上的边缘人吧,极少注册社区,看看高级别会员的帖子及回帖就判定一个论坛有没有必要再看下去。大学刚毕业,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想了解一下别人的世界、观点、经历,但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八卦、新闻、无意义的口水战上。个人觉得,如果只是“点击”与“浏览”,十分精力八分放到评论战上,一激动就注册加入喷水砸砖中,那就是确凿的脑残。

    • @宁陌 @宁陌, 你的脑袋有一个高级的过滤网,不是经典过不了你的脑子。

  12. 我觉得这篇文章切中了我的要害了。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现在为什么越来越提不起学习的欲望。因为我所接触的一切知识都在变化,不停地变化让我觉得所有的知识都是一样的,也就无所谓特殊和感兴趣了。无论了解和知道了什么,马上就变化了,我无法摆脱自己这种无知的状态,这让我很是沮丧。
    这是我今年七月之前的想法,现在我提起了阅读书本的兴趣,希望从哪些经过历史的考验而流传至今的经典文集能够让我从中悟出一些永恒的不变的智慧。
    左岸看起来很有一番阅历,能不能告诉我除了阅读更多的书籍扩大自己的知识面和多多总结归纳提炼自己的思想以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看透世间一切表象之后的本质。

    • @奔跑的蜗牛 @奔跑的蜗牛, 如果还不能很明确地知道自己要选择哪些书来读,博览群书是个是错的选择,只是这要花更多的时间。
      好的书籍也许只要一两本就可以让你提炼出洞察世界的思想。
      其实我也是读了很多的书之后,现在才可以很快的分辨出哪些书值不值得读。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读书要形成自己的分析系统,也就是读什么都能有自己的角度,然后不断地完善,其实我也是一直的reading

      • @左岸 @左岸, 能帮忙推荐一本你觉得适合我读的书吗? 我今年高二 ,理科的

        • @一护 @一护, 可以找些分析类的书籍来看,比如分析人性、艺术、智慧,这叫反向读书。

  13. 我能分清是非黑白,我痛恨贪官污吏, 我喜欢社会主义,我痛恨做秀演戏,我喜欢直来直去,所以我自认为我的品德高于水平面三万英尺,但后来我发现我这样高尚下去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我只要对某些事物保持一种持续的愤怒状态,对某类人物保持一种持续的憎恨状态,我的潜意识里便会给自己一点虚荣,给自己戴上高尚的帽子;但这种高尚又会使我绝望因为我发现我所追求过的,但没有追求到的,似乎正是那种能实现自己丑恶面目完全以行为方式得以暴露的能力。
    ——子弹

    • @漠然 @漠然, 内心,深深地矛盾着,我想主要还是找不到支撑的哲学思想。

  14. 如何参加你组织的线下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