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要么认怂,要么改变

文/阿正 不知何时,我突然发现自己特别反感别人在我面前抱怨和自怨自艾。什么“哎,啥时候是个头啊”,什么“我也没办法啊”,还有就是说了一大堆造成此种问题的原因,但是关于解决方案只字未提,并且你提的所有的解决方案,他都能找出行不通的理由来,好像生怕您能解决这个他解决不了的问题一样。 ……

无比努力的你,活得可还好吗?

文/德叔 今年古城入夏超级努力,超级难产。但凡温度起来,一场雨下来,铁定温度减半。于是植物很得势的疯长,人很纠结的过日子。 刚出门,空中还飘着雨星,小风吹过,不是凉爽,多少有点冷。一摩的飞快掠过,后座一姑娘,超短裙、墨镜、露脐小背心,风吹起长发飘呀飘。很努力的美丽,表情僵硬……

我没有温柔,唯独勇

文/奶茶不太甜 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这件事情已经过去9年,这9年里我继续读书,不断考试,找到工作又接二连三调整部门适应,被各种敲打摆正位置,进入生活。偶尔生病,头疼腿疼肚子疼,总之被各种事情裹挟,自卑心不断被唤醒乃至发展壮大至令人窒息,瑟缩不前的平庸面目,让人时生绝望。若不是……

幸福的迷思

文/立夏 一 幸福是我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总是会笑,会感到快乐,但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幸福,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我不知道。 泰勒·本-沙哈尔的《幸福的方法》,是我去年就买回来的一本书,但是在书架上放了快一年,我都没看完。 是他写的不好吗?不是。是我自己没有用心去读而……

幸而有人,与你结伴同行

文/邹近夫 人的一生很短暂吧!一眨眼便不见了童年,尔后断断续续的惦记,惦记那些过而不往的岁月。接踵而至的又是弥足珍贵的青春,可惜尚未完全从念想中分出神来,最后,青春也消失了,来不及追忆往昔,生活却当头一棒。 我见过许多未到中年就开始谈论生死的年轻人,甚至个别人还大胆宣称,最……

每个目标的达成,都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文/Windy Liu 有个小伙伴在微信群里提了个问题: “我想问一下大家,我现在在大学的生活很懒散,但我知道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有尝试着去改变,但都没有坚持下来,如果去当兵能改变吗?” 他的问题里有这样一个逻辑: 因为懒散 -> 所以想要改变 -> 但无法坚持 -> 所以去当兵 ……

你会选择职业女性和全职太太?

文/萨晓娜八十个 我想从女儿的角度说说我母亲—— 一位已经近20年的全职太太。 我从小记事的时候,父母是一同出去工作的,直到现在我都不太说得清楚我到底换了多少个幼儿园和小学,反正初中又上了两个,高中才稳定下来。 但我母亲非常优秀,学生时代就是省会城市的前几名,80年代那会一条街……

人在旅途 佛在出差

文/黄老邪大叔 近期频繁出差。今日北京、明日广州,说走就走,日子在高铁上疾驶而过,时间在飞机的气流中消散。经常在沉夜梦中惊醒,窗外夜雨阑珊,寂寥一层层向周围铺开,仿佛一个巨大的迷雾。摸摸手,手还在,摸摸脸,颜还在,幸好幸好,活着就好。只是年纪大了,经常忘了今夕是何夕,此地是何……

习惯、改变与潜意识

文/阿正 时常为自己不尽人意的表现找的一个借口就是“我习惯了”。习惯了并不合适的说话方式,习惯了并不完美的运动姿势,习惯了并不合理的待人接物。相信大家也都有各自的习惯,习惯了并不健康的晚睡晚起,习惯了并不健康的吃饭节奏,习惯了并不合理的消费方式。 这些习惯我们明明知道不好,也……

小城姑娘的心事

文/奶茶不太甜 1 阴雨连绵的盛夏,张久久站在一眼能望得到头的街道,雨从树叶缝隙间线珠子似得掉下来,她撑着一把蓝色塑料透明伞,从南走到北,又从北走到南,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25岁来到这里,她以为很快就能离开,在心里设想过无数次潇洒转身的场景;如今,30岁了,她还在这里,还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