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读者读到一条评论

读左岸读书的文章有几年了,忘了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左岸读书的,印象中是独立博客还比较热门的时候。不是每篇文章都读,也不是每天都读。读者们也常在文章后评论,评论少,但不吵不骂不刷屏,温和认真的讨论、交流看法,作者、读者默契非常。非常喜欢的一个文字博客。以前常在电脑端网页浏览,智能手机普及后就常在微信公众号阅读了,但除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系列(左岸君在公众号上简称其为“一语惊人”,网页 ...

铁路永远到不了我的家

文/彩虹之爱 那时候,铁路走到我的家,需要三千多步路,我后边真的量过。 那是个小小的车站,有着五十年代建筑风格,坡顶是红色的瓦,墙壁刷着铁路特有的那种黄色,沉沉的厚厚的颜色。门窗都是铁路绿,因为一次次的刷漆和一次次的剥落,龟裂着也就斑驳着。 那时节,火车站永远是安静和乱哄哄交替着,没车经过或靠站,站台在这头,隔着两道铁轨,就是货场。货场上的麻雀多的让人烦躁,只有安静的在货场上捡 ...

控制不了自己的人,才去控制别人

文| Joy Liu 我听自己的咨询老师讲过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 在考博士的时候,她非常的焦虑—担心自己考不上,担心她心仪的导师不要她。那个时候她的前男友试图安慰她:“亲爱的,没关系的,你看你考不上也还是个硕士,不要担心。”她觉得男朋友丝毫没有能力安慰到她,因为她还是很焦虑。后来,这种需要男朋友平复她的焦虑的心情日益增长,而男朋友的“无能”也越来越让她不满意。最后,她选择了跟男朋友分手。 ...

牛人是如何思考的?

文/黄老邪 一个悠闲的周末早晨, 某人想挂幅画在墙上点缀家居. 发现钉子太小挂不住, 就想垫一个木楔; 于是找来块木头, 由于劈不开, 就向邻人借来斧子劈木头, 劈开后要细加工, 于是又去找锯子……折腾了一天下来, 面对眼前的一堆木工用具, 已忘了初衷。 “哈佛大学著名的市场营销学教授Theodore Levitt 曾说:“顾客不是想买一个1/4英寸的钻孔机,而是想要一个1/4英寸的钻孔!” 不知从何时开始,老邪的朋友圈经 ...

朋友是怎么来的?

文/文昌 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人作为群体性动物,不说离开了父母和朋友寸步难行,至少是很难找到那种群体的归属感。每次在外处境堪忧,满腹心事无处寄托时,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在电话里父母的只言片语虽然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但那种来自大后方的问候让人踏实。而在外打拼,真遇上事了,能够帮自己解决问题的还是在外结交的那帮朋友们,能给予温暖的也还是他们。 人作为社会性动物,我们还是需要归属于 ...

这般温暖,我只想要你给

文/一小点 连续几日的霾天,让不习惯戴口罩的我呼吸起来也变得小心翼翼?放眼望去,所有的建筑物仿佛下一刻就要腾空而起到另一个星球,眼界里波及到的一切颜色都被一种脏灰所替代,那是一种令人厌恶和绝望的灰,会不会顺着脸颊流下的汗和泪都如泥水般污浊?还是别再这该死的天气里紧张到出汗或者伤心到泪奔为好。 新年的到来让我最感触的便是,我终于变成了妈妈嘴里那个快三十的人。以前我会给她纠正总是 ...

在这世界里,寻找自己的路

文/十里红妆 题记:我在你的眼里看见了流下的泪水,于是我明白,人生有时辛苦,有时流泪,并不是一件坏事。 1 宗萨钦哲仁波切,享誉世界,是当今国际公认的最创新、最具创意的年轻一代藏传佛教导师之一,在他的语录中,有一段我最为喜欢:“我看到的花,你永远看不到。所以,我们无法分享真正的花。我们只能假装我们在分享,而这是非常孤独的。我永远不能和你分享我正经历的,这真的非常的孤独。我所经历的 ...

为什么你道理都懂,但就是做不到?

“我知道他是个渣男,但我就是无法离开他。” “我知道还有两周就要交论文了,但我就是拖着不想做。” “我明白这件事急不来,但我还是会忍不住的焦虑。” “道理都懂,但我就是做不到”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这个普遍性的问题共有七个主要的形成原因。 1. “懂”和“执行”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导致你的行动的,依靠的不仅仅只是理智层面的懂得和理解。 在常规意义上和大众的认知里,仿佛“懂得”了就一定等于能“做 ...

不要用“我老了”为自己开脱

文/凌小汐 01 朋友说,“人人都想做自己的女王,我却想做自己的少女。” 十三岁,坐在被窝里用针线改良妈妈留下的旧棉衣,掐上腰,衣摆处缝上小小的毛线花,于是,再寒冷的冬天,也能穿出夏花的明媚。 十四岁,和小镇上的女孩子偷偷地去水库学游泳,差点呛死,爬上岸后,躺在草地里看漫天的云霞,心潮起伏,却没有惧怕。 十五岁,一个人骑着单车去城里看《泰坦尼克号》,回来时在星空下张开手臂哗啦啦地飞驰 ...

谁会路过你的世界,你又路过谁的世界

新的一年,未必面对新的世界,虽然“昨日直如黄泉客,冥冥逝水谁见回”。但跨过新年零点,没谁觉得自己新生了,也没谁觉得过去已然过去。 前些日子里,思文群里两个大神辩论了一下午,大约是“世界、全世界”、“经历、经历过”的话题,最后发现是两个认识相同,却因为不同步,自顾自的认为对方错了。真知灼见不多,倒是展示了执著和语言表达。我们抛开智慧这个大话题,想来生活也就如此,我们没有什么大智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