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无情的时候学会多情,世界多情的时候学会欢喜

这个春天很无情,在以为温暖要来的时候,给你凄风冷雨。我是老派人,冬衣收了,万万是不能再拿出来穿的,于是不抗冻的我,在春天里很料峭。 这个春天很奔波,于是无瑕顾忌春的颜色和消息。却忽而就在在辗转里,遭遇一些春的讯息。借宿屋子的楼梯间,与外界是想通的,于是在门上的角落里,有了燕子窝。早些时候来,空空的窝。于是就想,今年的春天,燕子还会回来么? 那天喝了点酒,为了楼道声控灯打开,脚 ...

八卦者:唇齿上摇摇欲坠的,是自己的人生

文/墨的素闲川(公众号:墨的素闲川) 刘墉说,我有一颗很热的心,和一双很冷的眼。 这能力,我相信大多数人都能有。 不过,人家江湖飘,你还会遇到一些人,他们为了探究他人人生的真相,还有一颗很八卦的心。 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有时候,我们自己也难免被口舌之快所诱惑。 今天要将讲一个古代的故事,相信大家看完后,会有所领悟。(还不是因为主角长得太好看)。 在中国历史上,有两封短篇家书颇为有名 ...

那个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子——读《浮生六记》

文/谢慧敏 林语堂说:“陈芸是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子!”用的是一个“可爱”,还加上“最”字。 我看了,笑! 不是笑林语堂。而是,男人,大概没有不喜欢陈芸的吧。 陈芸当然可爱,深得丈夫沈复的欢心。要不然沈复也不会深情款款地写下《浮生六记》,《浮生六记》可视作沈复的悼妻文,四个辑篇里,满满当当都是陈芸的影子。 沈复眼里的陈芸,各方面都好,长相是“削肩长颈,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虽非绝 ...

清明思人人不归,泥泞小路入梦来

文/稻田 清明思人人不归,泥泞小路入梦来。 我坐在永久牌自行车的横杠上,脑后承着父亲呼出的热气,昏然蠕行。 那些年,父亲赋闲,选择钓鱼打发时光,这一钓,便沉浸其中,常常一竿,一篓,一车,昼出夜归,灯火阑珊时,泛着亮光的鱼儿哗啦啦从篓口泄入盆中,一家人便被欢喜的氛围笼罩着,父亲也带着自得的神情洗漱去了。 因为身体显得柔弱,钓鱼这样的辛苦活,父亲都是带着兄长去的,我更多的是扮演围观“ ...

一个改变你对世界的理解的视角:什么是「潜世界」

你知道,我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所以在这篇文章的一开始,我要啰嗦一些和心理咨询这个专业有关的事情。 可能会让你觉得有些晦涩和无聊,但我建议你最好花费点耐心读一读前面的例子,这会对你理解这个「潜世界」很有帮助。 我的咨询能力变强了。 就在上周末这两天,突然变强了。 我并没有学习什么新的理论,这几天也没有接受培训和个人体验,也没有什么新的思考和顿悟。 但我在今天接待来访者时能够真真切切 ...

幸亏刘邦不读书——读《史记》

文/谢慧敏 汉高祖刘邦成功的一个因素,就是生在乱世,遇到了他的黄金时期。假如生在盛世,不是一个混混,就是一个混混头,文不能写(“刘项原来不读书”),武不能打。在史记里,我们看刘邦带兵,基本上以跑路为主,跑急了,就推儿女下马车。 乱世不好,乱世也有好的。乱世出思想家,春秋战国够乱吧,谁都可以胡说八道,谁也不服谁,反正谁都不是权威,所以说出了“百家争鸣”。民国也够乱,一个时代已结束,另 ...

在寻找自我的路上与您相遇

——我读弗兰克尔自传 文/立夏(公众号:立夏时节) 我是在寻找弗兰克尔所著的一本描述自己在集中营生活的书(《追寻生命的意义》)时,无意间看到这本自传。看完之后发现,可以把这本自传看作是那本书的前传或补充。 不同于作者其他的专业著作,这是一本描述他的生活、性格和人生经历的回忆录,虽然保留着他发散式联想的写作风格,但是通过品读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位20世纪伟大的神经病学家的生平轨迹。 弗兰 ...

如果靠日更写文就能成功,还要那些多维能力做什么?

文/郭小果 今年感觉身边多了很多做公众号,做自媒体的人。 作为一个从2015年就开了公众号,并且成功地踩了无数大坑,并且屡战屡败的所谓原创作者,一个久病成医的新媒体解“毒”师,我觉得我必须得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第一个是关于勤奋高产的。 身边有很多很勤奋的作者,每天都在日更,每天文章拉下来都足够你坐在马桶上呆个几分钟的。 但是你知道吗?很多文章,真的连点开的欲望都没有。 你写文章,而且 ...

岁月的注脚是记忆的味道

文/ scarlett 距离最初的热度已经过去两、三个年头了,我才刚刚拾起朱嬴椿先生主编的那本《肥肉》。不喜欢凑热闹的阅读,往往会在时过境迁时才刚刚涉足。就像是刘瑜的《民主的细节》与《送你一颗子弹》,也都是今年才读。然而,好书从来不会吝惜等待,等你,哪怕是朝闻道而夕死可矣…… 《肥肉》,讲述了那个年代,那群人们,在物资极度匮乏的状况下,如何拿捏平衡,如何让干涸贫瘠的味蕾,在即将崩溃的边缘 ...

你需要体验时间的“失重感”

文/墨的素闲川 想象有一天,你走在街道上,温暖的微风轻拂过发梢,身旁的挚友正愉快地交谈,突然他停下来,摸了摸自己的左手腕,然后若有所失地问你,现在几点了? 你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你眨了眨眼,努力地思索他话里的意思。你没有带手机,没有带手表,因为你觉得自己现在并不需要它们。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你只是在自己想起床的时候起床,想工作的时候工作,想健身的时候健身,想睡觉的时候睡觉。你仿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