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不惊人死不休(195)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新年好!下面是左岸为大家精心准备的新年茶点,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吉祥如意,生活从容智慧!  福 生活: 之所以我们觉得时间一年比一年过得快,是因为时间对我们一年比一年重要。 做个有幸福感的人,过个有意义的年,一年之计在于春,让我们,去计划,变得有意义,懂得品味,适当的敬畏,会感恩,有梦想,并让自己变得有趣。 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仪式,是会 ...

过年

文/丰子恺 我幼时不知道阳历,只知道阴历。到了十二月十五,过年的气氛开始浓重起来了。我们染坊店里三个染匠全是绍兴人,十二月十六要回乡。十五日,店里办一桌酒,替他们送行。这是提早办的年酒。商店旧例,年酒席上的一只全鸡,摆法大有讲究:鸡头向着谁,谁要被免职。所以上菜的时候,要特别当心。但是我家的店规模很小,一共只有六个人,这六个人极少有变动,所以这种顾虑极少。但母亲还是很小心, ...

20岁没规划,30岁如何不后悔?

文/中岛薰 20岁,我该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30岁,我该如何做一个不后悔的自己? 我们总被教育不要好高骛远,却总是因此忘记: “摘不到星星并不可耻, 连看都不看才可耻。” 在现实中妥协,认为自己的理想无法实现。却忘记去探究实现理想的方法: “别人走的时候, 你用全力去跑。” 面对失败,习惯用“没有天才”给自己找借口,安慰自己力所不及是因为 ...

怎样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我曾经和很多人一样纠结于生命的无意义,感觉生活没有生气,自己所做的事情都不是我想要的。 这种想法从高中时代起就开始酝酿,对于“找到一件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的渴望,驱使我做了非常多、甚至有些离经叛道的尝试。 在做出这些尝试的过程中我遭受了很多亲人,朋友的不理解和对我的失望、愤怒,但与此同时,也令我结识了许多对我的人生造成重大影响的人。 经过这么多年的尝试到现在,我已经“找到了我真正 ...

科学的价值

文/理查德.费曼 序:当我年轻的时候,我认为科学会有利于每个人。科学显然很有用,也是很有益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我参与了原子弹的制造工作。科学的发展导致了原子弹的产生,这显然是一个具有极其严肃意味的事件:它代表着对人类的毁灭。战后,我对原子弹忧心忡忡,既不知未来会怎样,也更不敢肯定人类一定会延存。自然地,一个问题会这样被提出:科学是不是包含着邪恶的成分?这个问题也可以这样来 ...

你可以改变生活,却改变不了人性

春节将至的时候,来了一场寒流。而比寒流更让人别扭的,该是那些追要欠款,或是要应付债主的人们。 年前帮朋友处理一些应付债主和追要债务的事情,然后就在各类人群里扮演各类奇怪的角色,与其说见了形形色色的人,不如说见识了人性。 故事一,老庞是个“从小卖蒸馍,啥苦都经过”的主儿,作为项目施工方,如意算盘打的很精。甲方不差钱,管理又松散,自己还通过手段拿到了甲方的预算,怎么算利润都很客观, ...

过年你要不要参加同学聚会?

文 |黄老邪 中国人逢年过节,总要参加各种聚会,谢师会、同学会、公司年会、亲友会。聚会是一种加深感情和了解的形式,恰逢年关的聚会,免不了回顾过往,展望未来,但往往又给我们带来不少困扰。譬如亲友会,总少不了经典的人生三问:有女朋友了吗?买房了吗?升职加薪了吗?多少人的“回乡心切”,因这一刻的尴尬变为“近乡心怯”。近几年被诟病的聚会还有同学会,被指责攀比成风,牛皮满天飞,毫无情谊可言 ...

怎样正确理解less is more?|如何拥有“精要主义”的生活方式

我曾经所在的一个督导小组里,有一个只有我们组的人才懂的“玩笑”。 “一个心理咨询师的最大优点是什么?”答案是:“话少。” 这虽然是一个玩笑,但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了一个客观,但不少人无法理解的“真理”:less is more。 新手期的咨询师几乎都曾在咨询中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现自己,而给来访者讲非常多的专业名词和道理,他们会因为自恋,在咨询中遇到沉默时总会迫不及待地“多话”。随着新手咨询师的成长 ...

现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对将来的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

文/肖芬 每次回家,总会有人问我,你还回上海吗? 如果说刚来上海那两年我对这座城市是又爱又恨,那么后来,没有了恨,只有爱。 家,永远是我心里的牵挂,但却早已变成回不去的远方了。 有时候回头看看这些年的经历,回头想想自己当初来上海的时候的模样,会莫名的有些心酸,同时也会惊叹,我就这么没头没脑,跌跌撞撞地走了这么远的路。 刚来上海的时候,跟姐姐和姐夫住在一起,那时候他们还没有买房,我 ...

我的德国邻居——多沃

文/映山红 2013年2月份第一次到德国,头次看到多沃是通过洗手间的窗户。这一扇窗户足有90厘米宽和1米高且没有钢筋护栏。她一头棕色短卷发蓬松至满头,双手拄着拐杖、背影很臃肿,缓慢的一步一步挪动着脚步,往正门的方向走着。后面跟着一个八岁左右的小男孩。男朋友告诉我,这个邻居叫多沃,那是她的养子沙夏。 离开的那天我去向她们告别。当时我德语和英语都不能畅通的交流,男朋友告诉她们我要回中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