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道理都懂,但就是做不到?

“我知道他是个渣男,但我就是无法离开他。” “我知道还有两周就要交论文了,但我就是拖着不想做。” “我明白这件事急不来,但我还是会忍不住的焦虑。” “道理都懂,但我就是做不到”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这个普遍性的问题共有七个主要的形成原因。 1. “懂”和“执行”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导致你的行动的,依靠的不仅仅只是理智层面的懂得和理解。 在常规意义上和大众的认知里,仿佛“懂得”了就一定等于能“做 ...

不要用“我老了”为自己开脱

文/凌小汐 01 朋友说,“人人都想做自己的女王,我却想做自己的少女。” 十三岁,坐在被窝里用针线改良妈妈留下的旧棉衣,掐上腰,衣摆处缝上小小的毛线花,于是,再寒冷的冬天,也能穿出夏花的明媚。 十四岁,和小镇上的女孩子偷偷地去水库学游泳,差点呛死,爬上岸后,躺在草地里看漫天的云霞,心潮起伏,却没有惧怕。 十五岁,一个人骑着单车去城里看《泰坦尼克号》,回来时在星空下张开手臂哗啦啦地飞驰 ...

谁会路过你的世界,你又路过谁的世界

新的一年,未必面对新的世界,虽然“昨日直如黄泉客,冥冥逝水谁见回”。但跨过新年零点,没谁觉得自己新生了,也没谁觉得过去已然过去。 前些日子里,思文群里两个大神辩论了一下午,大约是“世界、全世界”、“经历、经历过”的话题,最后发现是两个认识相同,却因为不同步,自顾自的认为对方错了。真知灼见不多,倒是展示了执著和语言表达。我们抛开智慧这个大话题,想来生活也就如此,我们没有什么大智慧, ...

倾听是门技术活儿

文/廖超国 自嘲自己不会“说”话的大有人在,但几乎没有人会承认自己不会“听”话。事实上,不会“听”话的人并不比不会“说”话的人少,甚至更为甚之,只是人们不易察觉。不会“说”话的人,显露在外,其一开口人人便能感之,不会“听”的人,隐藏于内,别人难以深入其心。如果自己不甚明了,更难自知自身的短处,便也不会觉察。当最后自己明了的时候,为时已晚。当然,这里的“听”是指沟通交流过程中的倾听。人与人之 ...

一个IT男的30岁感悟

文/大水怪 万千思绪,只想到一句开场白:光阴似箭。人慢慢成熟再到慢慢老去的过程会逐步的体会这几个字的含义。小时候作文总会有类似“光阴似箭、岁月如梭”的词语作为开头,那时不了解,不懂得,所以我们可以大胆,可以坦然。而如今却最怕这样形容时间的词语,小心翼翼的筛选着,使用着,也提醒自己适应着。 我的30年时光,在前20年我能记忆的时间里,大多数时候奔跑在球场上。一片片绿色的草坪,成了我青 ...

语不惊人死不休(193)木筏只对想要渡河的人才是真实的存在

生活: 元旦其实是一个很有趣的时刻——新的一页日历翻过去,你突然有一种脱离过去一年的轻松感,以及新的一年被交付的强大感。不过——过去其实没法结束:你要减的肉还在身上,你欠下的书还在书架,你做过的结果依然在增值。未来其实也没法开启:如果你没有真正搞清楚过去为什么不好,未来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区别——我们总希望通过用同样的心智达到不同的结果,这是不可能的事。 有的人需要拥抱、亲吻,需要听 ...

J总结,K计划:一切通向彼此,我们成为自己

2016年已经过去了,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去年的计划完成得怎么样了? 我回想去年的计划(小期盼),三个都完成得不怎么样。 公众号每天在订阅和取关里此长彼消,结果是到今天离去年订的55000目标还差2000个;周六的推书选材太狭隘,这和我的阅读量有关,大家推荐的也少;文章的选择上依然没有大的突破,还是以感性的居多,干货偏少。 马克·吐温说过:“历史不会重复自己,但总是押着同样的韵脚。”每个人也 ...

那年高考,心锁难开

文/徐缓归 1. 这个世界上有金匠、银匠、瓦匠……也有铁匠。 而我,是一名锁匠。 和普通的开锁人不一样,开锁人为钱,而锁匠为锁。 锁匠世代单传,穷其一生,只为碰到一把自己解不开的锁。 我五岁学开锁,八岁小有名气,十三岁时已有人称我为百秘莫藏——开锁王,没有人能够在我面前锁住秘密。 爷爷也说我足以担得起锁匠世家的传承,我不愧被称一声开锁王。 不过我很清楚,我还不算不上一个真正的锁匠,因为我 ...

爱情为什么不能永恒?

文/雪漠 一位哲学家曾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当你第二次踏入某条河流的时候,它已经不是你第一次踏入的那条河了,河中不断流动的水早已发生了变化。 同理,人也不能两次接触同一个人。因为,每时每刻,人身上的细胞都在发生着变化,想法、心念、心情、思维都在时时刻刻发生着变化。有些人老是是埋怨自己的女朋友说话不算数,因为她老是食言,昨天答应的事,今天就变了,但 ...

理工男生的偶像平一指

 文/金庸茶馆-桃叶仙 我是一个武侠迷,同时是一枚理工男。当武侠与理工发生碰撞的时侯,会迸发出不一样的火花,那就是武侠形象中的技术狂。撇开武功这一项江湖中广为传播的主流文化,剩下的比如医术、易容术、机关术等职业技能大多不受重视。庆幸的是,金庸先生虽然没有浓墨重彩描摹许多非大众文化的技能形象,但在每一部作品里还是插入了那么几个相当出彩的非主流大技师,也算是安慰一下广大非主流技能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