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ion to say "I can!"

春天的雨如梨花

2016-03-17

作者:八千岁

才见霜挂枝头、朗月当空,又是雨集成珠、一帘窗花,一帘幽梦。宁静的夜色里,美妙的雨声,轻轻地拨动了我的心弦,在我的脑际里演绎出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初春的雨不是下,而是飘。它不像夏天的雨那么淋漓酣畅,不像秋天的雨那么疏离绸缪,也不像冬天的雨那么冷寂拖沓,它是“春雨润物细无声,花开无语更多情”。它像雾像纱又像烟,那份妙曼,那份轻柔,犹如天籁之音的雨声,给人舒畅静怡之美,把人的思绪拉得老长老长,老远老远。

我此刻的思绪就和那雨烟中的一缕雨丝,一样飘逸,一样的唯美,沐浴在这样的春雨中,会有丝丝的薄凉,丝丝的眷恋,还有丝丝的垂爱。

目睹雨珠粘成的窗花,我看见湖面的雨水击起别致的雨花,像一顶顶攒动着的苗女的银冠;我看见水中素白的瓷盘荡起湿湿的浮光,像静怡的秋夜那微波里的一轮皓月,那份深情总会勾起我隔山的思念。这水中荡漾的瓷盘却又比秋水中的明月多了一份灵动,一份触手可及;我还看见一朵开在心际里的带雨梨花,它的清新,它的素雅,它妩媚在骨子里的芬芳,还有抖也抖不掉的水灵。

是啊,水中月、烛中影,都是空灵。烟雨江南,处处诗画。画中雨如烟、花粘雨、草含情、风含笑,自然是别样的风姿,别样的性情。欺雪的梨花:“艳静如笼月,香寒未逐风。桃花徒照地,终被笑妖红”。

粘泪梨花,菊花蕊“一水相系,脉脉难为语。情何许。向人如诉。寂寞临江渚”,它那超凡脱俗的白,那禁得起千年的愁,就在眼前,就在我的心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代真人丘处机所作的《无俗念·灵虚宫梨花词》中写道:“春游浩荡,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村琼葩堆雪。静夜沈沈,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 。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舒高洁。万化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浩气清英,仙材卓荦,下土难分别。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如此梨花,它何以“静夜沈沈,浮光霭霭”,何以“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

我心中的梨花,也食人间烟火。若是梨花真的看透了前世今生,看懂了情之苦,爱之痛,就只能“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它又何必生出那许多愁绪?也无须几滴清泪掩面。

溪水涓涓,白瓣逐流,清唱悠长,千树万树梨花儿开,软风细雨香如故,不是仙境,却是人间。轻盈飘逸的雨丝,它不再是那老长的思念,而是一根瑛瑛的心弦,把我亦步亦趋地牵向堆如雪的梨花。白瓣菊蕊的梨花,在微雨中静候久违了的知音,它就是一位深情素雅的女子。如此女子,如果不懂琴瑟之音,如果不谙歌赋之意,又怎么会是似笑非笑含泪眼,疏影顾盼自生情!

素白的颜面上几滴灵动的雨,是她心中的莫愁糊,只要懂得,近一些再近一些,只要轻轻地一吹,那莫愁湖中也起涟漪,也会笑逐颜开,心花怒放。她这一低眉,一回眸,了慰了她千年的愁容,也能美得让人心醉。遇到一个小阳春,在靡靡的秋雨中,哪怕叶黄了,枝秃了,梨花还会在瑟瑟的秋风里绽放。即使是错过,她也要“梅开二度”,活色生香。为的还是那份期许,那份懂得。

这般白锦无纹香烂漫,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的女子。 她天姿灵秀,意气舒高洁,固然不与群芳同列。只要把她搁在心里,见与不见都是通透;只要还是意气风发,爱与不爱都在梦中;只要存下这份懂得,再次邂逅的还是嫣然。

一帘窗花,一帘幽梦,雨中梨花梨花雨。我想用这初春的雨丝编一张滤过尘光的网,去邂逅那场久违了的梨花雨。只待风吹草长,溪水涓涓的暮春,再怀一颗素心去感受她的素白,化解她千年的情愁!

首发散文网:http://www.sanwen.net/subject/3823633/



作者:admin | Categories:神奇世界 | Tag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