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评论

大侠离开,经典不会离开

文/谢慧敏 金庸大师离世,文坛巨子殒落的消息,迅速覆盖了整个朋友圈,士农工商,男女老少,草根精英,齐齐哀悼。 古有“凡有井水处,皆有歌柳词”的说法,今有“凡有华人处,皆有金庸书”的论调。 其实颂柳词的没那么多,毕竟古人识字的不多,吟诗诵词好似当今唱流行歌曲,也仅限于上层社会或是读书人。……

“平等”是最大的错觉

文/风墟 世界并不是平等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大到你难以想象。 关于出身和阶级这种先定的差距我们无需多言,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清醒了过来,发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人人都能成功”这些在我们小的时候被教育所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真理,现在变得无比的可笑。 一个人能不能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的父……

女 人 不 哭

文/谢慧敏 “好斗是人的天性。”西哲的这一论断,我内心无比共鸣。 这个世界斗争无处不在:物种之间、种族之间、阶级之间、国家之间、宗教之间、行业之间。 还有,性别之间:世界上只有两种性别,男人和女人。没有男人就没有女人,没有女人也没有男人,女人离不开男人,男人也离不开女人,可是两性之间……

这个疯狂的时代

文/套马杆的汉子 1、 “拼多多”揭开社会的另一面 三年的时间,拼多多完成了从成立到在美国上市,堪称奇迹速度的背后,是背后3亿用户的力量。根据上市后的数据统计,拼多多的活跃买家数量是3.43亿,相当于每4个中国人里,有1个在用拼多多。是不是好奇,拼多多的用户在哪里,身边根本没人在用拼多多,只……

一本让我难受数日的书:《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作者:庞一多Lesica “思想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每一个见不到你的日子都像是从腌渍已久的罐子里再拿出一个,时间不新鲜了。” “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

《一出好戏》:你的冰淇淋怎么样了?

文/立夏(公众号:立夏时节) 最近我看的几部电影(西虹市首富、小偷家族、一出好戏),自以为都是大人的电影,但是每一场都有孩子前来观看。 或许大人们把这些全部当做喜剧片对待吧,但让我感慨的是,孩子们都看得很认真,从头至尾没有见到孩子哭闹和退场。《西虹市首富》能吸引孩子我可以理解,那……

林若宁:写词的少年 孤独亦芬芳

文/奶茶不太甜 因为《慕容雪》这首歌,知道了香港乐坛的年轻填词人林若宁。 “分一碟相思豆,冬至送轻舟。红霞熔掉你身边白雪,姑苏盛产的丝绣,盖着我消瘦。”即便不理解词中深意,也能被它的美丽熏染。 斯斯文文,白白瘦瘦,戴着黑框眼镜的林若宁,2001年开始填词,他的老师就是香港词坛的殿堂级人物……

你向往《恋恋笔记本》那样的爱情吗?

文/苏瑾七(公众号:sujinqi0412) 每个人,都该看看这部影片。 十七八岁的少年,看过后会明白,爱情的美好,不在乎国家、不在乎年代,不在乎身份,这是上帝赋予人类最甜美的精神食粮,若能抓住,生之我幸。 三十几岁的中年,看过后会明白,爱情的选择如果需要权衡利弊,一切将不再纯粹。要诠释爱,……

开局一张图,故事全靠编的时代,我们应该相信谁?

——自媒体时代,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远 文/萝卜丁 如果国内造谣也算实体的话,一定是全世界最“暴利”的行业之一了,键盘间灰飞烟灭。 史书上记载的谣言,无不是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揭竿起义者需要“大楚兴,陈胜王”或“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这样的“预言”以蛊惑人心,而守江山的君主们也需要君权神授……

你能生育,还会选择不生孩子而去领养吗?

文/谷粒谷live 1 前几天坐地铁,听见两位姑娘正在谈论领养孩子问题。我很诧异,为何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会讨论这样的问题? 于是我带着八卦的心态靠近了她们,细细一听才发现,她们说的是一部电影。 电影叫《雄狮》,讲述的是主人公萨罗从小生活在一个很贫穷但很温暖的家庭。 5岁那年他跟哥哥外出打夜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