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艺术

我们还剩下什么 – 观小野洋子《切片》

文/下午百合 她坐在舞台中央,只是日常打扮。台下是一群陌生的人,他们知道她是谁,而她不认识他们。这些人可以依次走上台去,拿起她身边的剪刀,剪下她衣服上的一小块。有人试探地剪下裙边,有人客气地剪下边角。有人怀着隐秘的心思,剪断了她胸衣的肩带。有人在破洞上扩大着破洞,有人心怀怜悯,避……

艺术的归艺术,创新的归创新

文/黄永玉 有人问毕加索说:“你的画我怎么看不懂啊!” 毕加索问他:“你听过鸟叫吗? 那个人说:“听过,好听呀!” “你懂吗?” 这个说明什么呢?艺术是有层次的。层次是什么呢?是懂到不懂。有的画是画给画家看的,有的画是画给懂画的人看的,真是这样的。因为懂不是最高的标准,懂还有很多层次,很多……

在你眼中的世界……

一、艺术之名 文/下午百合 窗外是陆家嘴浓重的雾霾,楼群影影绰绰的,如果我凝神去看,会不会有些清晰的什么从心底浮起? 她问:“怎么样看懂一幅画?”我把视线收回,“画是不需要懂的。” 如果我们抱着“懂”的心理,是带着所有的知识、经验、信息去看画,是一种有目的的意识活动。而真正的艺术欣赏却正……

谁是艺术家

文/迈级 一直以来,总是开玩笑和家里的说,我其实是一个“艺术家”。她也时常向别人介绍我是“艺术家”,说我会弹吉他,但是弹的是什么她基本听不出来,还说你能不能弹一个有“调”的出来。 工作生活变迁,年少的玩伴同学们,可能已经把吉他都放下了。怀着对音乐的热爱,这么多年来一直还时不时的弹吉他,……

什么是读书的艺术?

沈陆一: 什么是最好的书? 最好的读物是那种能够带我们到那种沉思的心境里去的读物。 为什么世间没有必读之书? 因 为我们智能上的趣味象一棵树那样地生长着,或象河水那样地流着。只要有适当的树液,树便会生长起来,只要泉中有新鲜的泉水涌出来,水便会流着。当 水流 碰到一个花岗岩石时,它便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