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爱情

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奶茶不太甜 北京太冷了! 下了高铁,几乎所有人都裹紧了本就扣得严实的羽绒衣,戴上帽子又懊恼自己无处安放的双手。明明是带着任务的公差,我却硬要吹牛说,不过是去故宫看场雪景。还没看雪,自己先被冻僵。 北京已经下过一场雪了,路边残留着斑白的小小印记,车子穿过栉次鳞比的高楼大……

那个追求爱情的女人

文/丁忆坤 《包法利夫人》是一本享誉世界的名著,即使过去了一百多年,这本书依然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读者,关于它的研究评论文章层出不穷,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这本书的故事情节其实很简单,一个美丽浪漫的乡村少女爱玛,在情窦初开的年龄嫁给了一个平庸的乡村医生夏尔.包法利。……

爱情的面目是什么,《霍乱时期的爱情》告诉你真相

文/谢慧敏 加西亚•马尔克斯最负名望的作品是《百年孤独》,然而我更喜欢《霍乱时期的爱情故事》,据说这部作品被认为是最伟大的爱情作品,我以为伟大的是时间。 鸡皮鹤发的阿里萨告诉鸡皮鹤发的费尔米娜是“五十一年七个月零十一天。”这是他爱费尔米娜的时间。年少时那不经意的一眼是阿里萨的……

“吃不到糖果”和“得不到爱情”区别在哪里?

文/liuyongjie 最近的状态很不好。 早上起不来,浑身乏力,做着各种各样的梦。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每天都充满着活力,起得很早。这才过了几个月,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 是因为上个月跟喜欢的女孩分手后,就这样地萎靡不振了? 是不是一个人分手了就特别容易伤感,就特别喜欢思……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文/丁忆坤 《 弗洛尔和她的两个丈夫》是巴西作家若热·亚马多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不同文化背景下永恒的爱情主题。 01 弗洛尔的第一个丈夫瓦迪尼奥是她的初恋,这个男人是绝大部分人眼里的坏男人,喝酒赌博、拈花惹草、无业,甚至有时会殴打她,经常几天不着家。 她在这场婚姻里吃了很多……

遇见亲情,遇见友情,遇见爱情

文/沁心琴韵 曾听说,高原人的梦如冰山上的雪莲花,圣洁而美丽。身为高原人,我没有真实见过雪莲花生长的样子,想必它婀娜妖娆,挺拔坚韧。因为有梦,我在心中也经常“遇见”属于我的雪莲花。而自古以来,似乎有各种故事在诉说着各种“遇见”,关于亲情,友情,还有爱情。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

春天里的失恋

文/张海琴 春日的阳光透过窗户散落在我的小床上,映射得我睁不开眼,此时的我慵懒无比,沉重,焦灼,负面情绪压抑着我。 是的,我失恋了?!我搜索失恋的准确含义:一般意义上所谓的“失恋”是指一个痴情人被其恋爱对象抛弃。所以我追问自己是否对这个人痴情过?答案是不确定的。 和Q先生经……

破茧成蝶,美丽绽放

文/勿忘心安 这一刻,我没有照镜子,身上的衣服也没多华丽,因最近琐事忙碌熬夜皮肤也无多好,而我却能感觉到,此时的自己,很美。 【爱情篇】 我爱过三个男人。 1.戛然而止的青春 第一个,是我暗暗喜欢,而他也追了我好几年的男生。喜欢他是我豆蔻年华的秘密,连最好的闺蜜那时都从……

十年时光,平平淡淡,又足够的妙趣横生

文/花千树 无意间打开扣扣,发现有条推送是四年前的今天。猛然有种把时光硬生生拉出来的生拽感,那些繁复复杂的情感,那些琐琐碎碎的纠葛和淡淡的期待,一下子就铺开在你面前了。物非人是,不禁唏嘘,喔,我们已经认识十年了。 09年的冬天还是大一,在那个不怕冷的年纪,大家穿着单薄的衣服,……

愿你不做常亮的那盏灯

文/一小点 刘墉先生说过一句话:“一盏一直亮着的灯,你不会去注意,但是如果它一亮一灭,你就会注意到。”我对这句话的爱属于一见钟情型,仅寥寥几笔,却用最平铺直叙的语言把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表述的如此通透。 1. 近网上特流行一个词叫“跪舔”,有人抨击说现在的社会怎么了,把真爱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