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读书,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智慧

生活的“看图说话”

文/德叔 按照认知顺序,小孩子是先通过视觉、触觉、听觉认识了东西,知道叫了什么名字,然后才根据情境或是其他的联想,最终去了解事物间可能的关系,可能的过去、现在、将来。 于是,你小时候还没学会洋洋洒洒地编故事写作文,多半学习的时候要搞点看图说话什么的。这和“先观其形,再观其言……

春节的几个“关于”

文/德叔 这个春节很应景,有雪,有亲情,有友情,有游历…… 于是乎,多了几个关于春节的“关于”。 01 关于“生死” 今年除夕是立春,年将新始,四季轮回。 六九看柳,这样的节奏踩点很准确,更让人对阴阳轮转多了几许感慨。 春节前和节日中,既有曾经同事的父亲去世,也有现有同事孩……

成长就笑过,痛过,哭过……觉醒后的释然和依旧的热爱

文/老姜 我从小就听我妈说我,过年生的,就是爱热闹,这么多年里,我也一直以为自己是喜欢热闹的。也就最近几年,或许真是年龄的压力,开始不喜欢节日的闹。一到冬天就开始焦虑症倒计时,尤其快过年就更是精神紧绷。 2019了,按照自己的习惯,是该写点什么。脑袋里有条理的时候算是总结,如今……

愿你不做常亮的那盏灯

文/一小点 刘墉先生说过一句话:“一盏一直亮着的灯,你不会去注意,但是如果它一亮一灭,你就会注意到。”我对这句话的爱属于一见钟情型,仅寥寥几笔,却用最平铺直叙的语言把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表述的如此通透。 1. 近网上特流行一个词叫“跪舔”,有人抨击说现在的社会怎么了,把真爱叫的……

语不惊人死不休(244)遥远的相似性

生活: 一处小院,一树繁花。闲时泡茶,晚时看月。听清风细语,见蔷薇爬篱。 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天青一色等烟雨。 你对心智的掌控程度,就决定了你对生活的幸福感 —— 是被外界所驱赶、引诱,还是牢牢将生活攥在手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真正为你自己而活着?……

山村里,一古稀老人的诗意人生

文&图/唐唐 很久以前,村里有这样一对夫妇,太太说着浓浓口音的四川话,丈夫和村里其他人说着一样的话。那时候,不太能见到外地人,加之还是小孩的我,没见过什么世面,觉得这是很特别的存在。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才意识到最特别的是其它。 【一】 这对夫妇其实都是老师,丈夫被大家尊称为唐老……

这个世界乱纷纷,先把自己铸炼成器

文/豆蔻rainy 知识信息时代到来,100%的人能够识文断字。在追求基本的日常生活需要之下,我们渴望能用知识改变命运,做一个有能量的发光体。 各类学习培训兴起,贩卖着人们的知识焦虑。七天教会写作,三天入门编程数不胜数。 可是我们究竟学习到了什么呢?——你拥有了一张改变现状的入场券。 不管外在……

中年眼中的秋天

文/史先慧 如同评价一个人,你不能武断地说他是好是坏,喜欢或讨厌,因为人是复杂的、多面的、变化的。有优点,有缺点,有可爱之处,亦有可恶之点。这是真实的人。张岱言:“人无癖不可与之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之交,以其无真气也。”疵癖不掩,真实得可爱。 季节亦然。存在即合理,四季皆……

优雅的老去并没什么不好

 文/廖超国 人生的绚丽,在于她像自然界一样有四季。不仅有如春光一般美好的天真童年和像夏季一样茂盛的激情青年,而且还有像秋色一样灿烂的成熟中年,更有如冬日一般圣洁的天伦老年。生活的美好,在于她既有阳光明媚、清新无比的早晨,更有夕阳无限、霞光万丈的黄昏。 人生如四季,缺少哪一季都不完……

与其烟雨暗千家,不如赏尽眼前花

文/黄震 少年时代曾经一度超级喜欢苏轼的那首《望江南.超然台作》。“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寒食后,酒醒却咨嗟。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和很多人钟情“诗酒趁年华”这个名句不同,我更喜欢“烟雨暗千家”这句。少年的时候一边念着,……